武汉新型肺炎:为何直到今天才引起更大注意?(4)

2020-01-22 19:50     三联生活周刊

黄昌和李桂芳分别于1月6号、1月11日开始到医院看病,见到医生护士戴着口罩,并无其他防护。李桂芳说,大约看病两天后,她所去医院的医护人员穿上了防护服、戴上了护目镜,裹得严严实实的。医院发热门诊和急诊科的人也越来越多。

1月11日那几天她去打针,从挂号到输液完成只需要三个小时,现在光挂号就要排很久,算下来一天得7个小时耗在医院里。

作为2019年12月22日就"中招"的小吴,年仅23岁。小吴是黄陂人,在汉口火车站附近做销售,那里离他租的地方很近,他每天骑自行车上下班,以前也从未去过海鲜市场。小吴记得那天下了点小雨,他没带雨衣雨伞,就绕了几段路,路过了华南海鲜市场北边的华南水果批发市场,进去逛了一下就出来了。两天后,小吴感觉身体不舒服,开始反复低烧,出汗不止,他觉得是"路上可能淋了点雨,着了凉"。

现场报道 | 武汉新型肺炎:为何直到今天才引起更大注意?

一位戴着口罩的市民骑车经过华南海鲜市场。

几天后就诊时,小吴对正在发酵的肺炎一无所知,在医院做血常规和肝功能筛查,发现有两项异常,医生建议他去大医院。在家又待了一个周末后,2020年1月1日,小吴到了武汉协和医院,情况非常严重后,他被转到武汉金银潭医院(即武汉市医疗救治中心)。在金银潭医院,小吴和两个患者待在一起。"他们的情况比我轻一些。一个是在华南海鲜市场里做搬运工,老板卖生猪肉、排骨,另一个是50多岁的老阿姨,家住在市场附近。不过她后来被证明是感冒,5天左右就出院了,之后很快又转进了一个人。"

小吴告诉本刊,因为病人增多,1月10日,

他所在的金银潭医院将病人分为两类,症状轻的在一起,症状严重的则在一个房间。

小吴与另外三名患者住在一起。"我那时身体状况已经比较好,他们三个人基本全天在吸氧状态,情况很差。"

在武汉某三甲医院的主任医生费青(化名)说,

如果在十多天前就面对真实情况,对这轮疫情严阵以待,情况会好得多。

现在他所在的医院很难接受新来的病人了,因为现有病人已经使得医院在超负荷运转了,医护人员被感染的人数并不少。

现场报道 | 武汉新型肺炎:为何直到今天才引起更大注意?

1月21日,武汉火车站候车大厅,戴着口罩的旅客在候车。(中新社供图)

2020年1月21日,武汉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在当天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陈述了床位紧张的问题。武汉市卫健委副主任彭厚鹏在会上表示,目前武汉安排了三家定点医院800张床位用于收治病人,还将在最短时间内腾出1200张床位,

所有确诊病人均可享受免费救治。

1月22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上午举行新闻发布会,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副主任李斌表示,截至21日24时,国家卫健委收到国内13个省区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病例440例,报告死亡病例累计9例。新增3例死亡病例,全部为湖北病例。

阅读下一篇

患难真情!援助已送达这国,曾打下隐身战机,与我国结成钢铁友谊

作者:虹摄库尔斯克 就在塞尔维亚全国进入紧急状态,总统武契奇含泪向中国求助的第二天,由中国援助的首批物资就火速抵达了塞尔维亚首都贝尔格莱德。 当地时间3月17日晚,武契奇通过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