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谊兄弟的生死较量:若2020年再不扭亏 中国影视第一股将黯然退市(2)

2020-01-21 05:38     每日经济新闻

华谊也有特殊情况,我们有非常重要的一些作品,由于种种原因一直迟迟不能正常上映。当然也主要还是我们自己在内容创作上,对当前的宏观环境把握得不太准确。毕竟电影一般都不是说你今年拍今年就能上,都应该有一个提前量。

2019年,冯小刚的一部非常重要的电影,都没有按预期上映。其实这些电影如果按预期上映的话,一个是2019年的春节档,一个是2019年的暑假档,我觉得都应该是蛮好的。

所以要说掉队,原因就太多了,我觉得一个企业总是有起起伏伏,华谊好的时候也很长,不好的时间,现在一算也很长。

如日中天的时候,你自己可能没有那么敏感,但你不好个两三年,就会对企业压力非常大。特别是这两年,经济形势承压、行业整顿、资本退潮,这些都是实际情况。原来一部戏要找个投资人,有太多太多的选择余地,现在几乎是很难。在巨大的变化面前,“掉队”原因确实是很难用一句话来描述。

NBD:2019年初你说开始参与公司所有的电影项目,全面强化对电影业务的管控,正式回到绿灯委员会,这一年回归主要做了哪些工作?

王中军:把一把关,剧本读一读,从预算和对公司的回报方面进行把握,每一部电影的绿灯委员会都参与。现在可能会觉得财务想法更多一些,那种“只想市场占有率、这个戏赔一点也可以做”的想法会越来越少。

当然是因为资金量在减少,印象中我也没太否掉过什么项目,现在中国整个电影行业的产量也在下降,每个公司都在做一定的减量,明后年还会有更明显的感觉。

NBD:接下来对电影团队的规划是什么?

王中军:电影方面,我想着重看看如何集中火力做那种高票房大电影,不要像撒芝麻盐一样,这是个战略。

至于电影团队,我觉得没法对媒体公开评价自己的团队,毕竟是内部的事,做得好的,我可以对媒体公开表扬,做得有些不好,我在媒体上去说,就给他们造成了无形的压力。所以团队问题还是我们内部解决。

其实这也不光是团队自己的问题,公司这两年受各方面的舆情压力、品牌受伤害、股价下行,对整个高管团队的心理也有很大影响,双方都有责任。

盲目乐观以后

回头看当时的尽享繁华和荣誉的时期,王中军承认自己也盲目乐观了,整个社会风气也说企业是靠投出来的。经历了挫折和困难,“我看这两年大家说话都完全变了,现在就是主业为先。”

NBD:去年你在券商交流会上的时候表示,电影业务团队存在花钱大手大脚的问题,这是如何造成的?

王中军:一年多前,我的确说过这话,我也觉得确实如此。当时公司的流动性非常好,我们从2009年上市,从6800万利润冲到2015年的时候,已经连续三年都是近10亿利润。所以自己也是盲目乐观吧,盲目乐观的时候对花钱控制得没那么好,而且我那时候的精力多数放在公司扩展、投资等方面。

我觉得前些年,整个社会风气都是这样的,经济学家也好,企业家之间聊天也好,都说一个企业做大不是靠自己做大的,都是靠投出来的。

我看这两年说话完全变了,对吧?现在都说主业为主、要专注。我那个时候觉得华谊投资很顺利,不管是投资游戏,还是发力实景,都做起来了。

苏州华谊兄弟电影世界

到这两年又觉得华谊投资过剩、商誉压力等等。我觉得还有一个是二级市场的表现,从2015年后半段就开始股市下行,这个周期很多企业都倒下了。华谊的市值也从800多亿跌到了现在的100多亿,这个时候看到的就都是投资、商誉的另一面了。

NBD:但其实那个时候如果谁说要冷静,并不容易听进去。

王中军:没错。高估值掩盖了这些东西,就像有些人说潮水退去的时候会见到谁在裸泳,我觉得很多话说的都是有道理的,但你在那个时期你不会想到,有朋友提醒的时候,你也不会往心里去。

阅读下一篇

619个楼盘价格全公开 “颠覆者”恒大底气何在?

自打响“线上卖房”第一枪以来,恒大“无理由退房”、“最低价卖房”、“3000赚35000”等一系列创新举措层出不穷,成就地产界教科书级别的营销范例。而自3月18日以来,恒大再使出一招“杀手锏”:房价全部线上公开,把“线上卖房”推至高潮,掀起了又一场行业变革的浪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