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驻军权”之争:邓小平称解放军必须进驻

2020-01-18 02:22     环球网军事

在关于香港回归 的历史研究领域,无论是“九七”以前,还是“九七”以后,20世纪80年代前半期的中英两国政府解决香港问题的外交谈判,都曾经是一个“重中之重”的“焦点”问题,学术成果非常可观。但是,囿于政策性、资料性等客观因素的限制,其中,直接与邓小平有关的中英外交谈判中的驻军问题风波,虽然也曾经被渲染得沸沸扬扬,却一直与事实真相之间有非常大的距离。

近年来,随着香港回归的历史逐步“沉淀”,一些重要的当事人回忆录的公开发表和正式出版,尤其是一些原始档案的渐次解密--包括以编辑和出版《邓小平年谱》的方式,公开的一批关于香港回归问题的内部讲话和中央文件,为我们对于这一曾经在种种著述中始终语焉不详的问题,进行了一番粗线条的梳理和阐释。

香港“驻军权”之争:邓小平称解放军必须进驻

驻军问题风波,是在中英两国政府解决香港问题的外交谈判进入到最后冲刺阶段时出现的。

中英两国政府解决香港问题的外交谈判,自1982年9月至1984年9月进行了整整两年,分为秘密磋商(1982年9月至1983年6月)和正式会谈(1983年7月至1984年9月)两个阶段,即所谓“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的外交谈判,其重心和高潮是“第二阶段”,即正式会谈。

正式会谈的时间是14个月,共进行了22轮。其中,第一轮至第七轮,中国代表团团长是外交部副部长姚广,英国代表团团长是英国驻华大使柯利达;第八轮至第二十二轮,中国代表团团长是外交部部长助理周南,英国代表团团长是英国驻华大使伊文思。英国驻香港总督尤德作为英国代表团的成员参加了正式会谈的全程。

香港“驻军权”之争:邓小平称解放军必须进驻

22轮的正式会谈,根据所涉及的内容可以将其分为三个“小阶段”:

自1983年7月至1983年11月的第一轮至第六轮,是第一个“小阶段”,主要议程是1997年收回香港以后的安排问题。

自1983年12月至1984年4月的第七轮至第十二轮,是第二个“小阶段”,主要议程是在中国方面提出的解决香港问题的“十二条”特殊政策的基础上讨论1997年收回香港以后实质性的安排问题。

自1984年4月至1984年9月的第十三轮至第二十二轮,是第三个“小阶段”,主要议程是解决前一阶段遗留的问题,讨论香港过渡时期的安排和政权交接问题,以及拟订协议。

阅读下一篇

皖南事变留下的六大谜团 错选行军路线致全军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