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娱乐圈“封杀”的第1399天,柳岩彻底崩溃了

2020-01-18 06:25     科技生活快报

四年前,柳岩做客《恶毒梁欢秀》。节目名副其实,真的很“恶毒”。主持人梁欢一上来毫不留情,他说:

艺人这个产品,或者这个存在,他(她)受人欢迎,最重要的是你营造一个叫性吸引力的东西。所有的偶像,基本上都是靠性吸引力活着的,那柳岩的性吸引力是来源于你在节目里边,或者是在你的作品里边,营造出了一种可被调戏感。

被娱乐圈“封杀”的第1399天,柳岩彻底崩溃了

话音未落,柳岩干笑了几声,她说:“我好讨厌(可被调戏)这个词。”

主持人没有接过柳岩的话,继续说自己的观点:这种可被调戏感是很多直男喜欢你的原因,你喜欢这种感觉吗?

谁会喜欢被调戏感?这话怎么听都会刺痛某条神经,搁谁都不爱听。许是司空见惯了这样的场面,柳岩顿了一下,还是很认真地回答道:

以前觉得这种想法是可以接受的,但是今年以后,我觉得不可以让男性觉得我可以是被调戏的。

“当柳岩这个人刚刚在娱乐圈里出现的时候,我非常喜欢她,因为我觉得终于中国娱乐圈有一个以性感为卖点的女性了,而且她非常的自信。”梁欢紧接着问柳岩:

“你明明有机会成为一个时代标志的,可是,为什么你不婊了?”

被娱乐圈“封杀”的第1399天,柳岩彻底崩溃了

柳岩思考了一下,答案挺出人意料。

“我不想再成为一个可以被任何人调戏的柳岩”。

她给的理由是,在这个时代,自己不能再展现性感,因为她不想做一个“被物化的女性”。

扮性感我从来不介意,但是物化我,不可以。”

四年过去了,当初在节目上说不想被“物化”的柳岩,似乎还是没能逃脱“被物化”的命运。不久前,柳岩接受了记者的专访,终于说出了近年不太爱接戏的原因。

“有些大导演的戏让我去演,依然要我穿性感的衣服,我就崩溃了。包括一些文艺片的导演,他让我去演一些角色,也是妩媚、风尘、性感的,我就崩溃了。那我做演员的意义和价值何在,于是我就开始很丧,不太接戏。”

阅读下一篇

歌手马爱云《紫萱花》温情发布,青灯古佛祈福人生

2020年新春未至,知名歌手马爱云全网发行最新的单曲——《紫萱花》。该歌曲是由程建萍作词、谢可编曲、彭明作曲的歌曲,最终由马爱云带着淡淡忧愁与怅惘的音调构筑而成,为悼念之人献上最美丽的挽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