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伯承抓住国军的一致命弱点:嫡系与杂牌见死不救

2020-01-17 07:15     新浪网军事

刘邓大军在鄄城战役中打了两个日夜,其间刘伯承用于箝制国民党整十一师、第五军的只有一个七纵。

从当年与北洋政府交战开始,蒋介石就吞并收编了许多杂牌,但他又缺乏足够的消化吸收能力,结果这些杂牌编制虽变,但大多与之同床异梦,且各怀猜忌之心。所 谓的嫡系和杂牌之间,更常常是嫡系轻视杂牌,杂牌忌妒嫡系,使得互不相援俨然成了国民党军长期无法解决的痼疾。先前解放军打整十一师、第五军,其它杂牌部 队就不援助它们,到一一九旅这样的杂牌“遭难”,整十一师、第五军同样不愿意倾力相救。

当然,一一九旅本身也多有不济。与邯郸战役时第十一战区的那三个军一样,一一九旅出身于老西北军,但它在战斗力上要相差许多,不仅士气不高,而且还丢掉了老西北军训练有素,擅长近战夜战的优点。

刘伯承抓住国军的一致命弱点:嫡系与杂牌见死不救

解放战争开始后的国民党军除少数部队外,普遍有“三怕”,即一怕夜战,二怕野战,三怕白刃战,第五军这样依赖火力的美械部队是如此,一一九旅类的杂牌亦不例外。解放军针对敌人的弱点,在战斗中大量采用夜战、野战、白刃战,往往具有摧枯拉朽的作用。

一一九旅很快就被打得临近崩溃边缘。10月31日黄昏,二、三、六纵发起总攻,惊慌失措的一一九旅又再次上了“围三阙一”的当,选择向南突围。当突围敌军像受惊的羊群一样往后狂奔时,立即遭到预设的二纵五旅的迎头截击,一个旅基本遭到全歼,刘广信被俘。

刘伯承抓住国军的一致命弱点:嫡系与杂牌见死不救

现代战争中的伤亡很大一部分都来自于火力杀伤。相比于巨鹿战役,鄄城战役战果显著,但自身伤亡大的问题依然存在。据统计,敌我伤亡比为二比一,敌军被歼灭 9千多人,晋冀鲁豫野战军的伤亡也达到了4、5千人。这种持续的高伤亡率,应该说与敌军火力配置强有着直接和密切的关联——一一九旅虽是杂牌,却配属了南 京国防部直属的两个炮兵营。

突围时,这两个炮兵营的火炮由汽车牵引着拖走,结果汽车却陷到黄河故道里不能动弹了。战斗结束后,全部被解放军收入囊中。

阅读下一篇

甲午前美国:利用日本削弱英俄 打开中国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