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宪法发生“根本性变化”,普京将扮演新的角色

2020-01-16 16:00     观察者网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强舸】

一、从强人政治到政党政治

2020年1月15日夜间,时任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突然宣布自己和所有内阁成员集体辞职。从时间点来说,本次事件发生确实比较突然,此前少有相应征兆,不免让人浮想联翩。但是,从大趋势来看,这一事件发生又早已注定的,无非就是早一两年、晚一两年发生的区别而已,并不是什么政局巨变。

俄宪法发生“根本性变化”,普京将扮演新的角色

正如俄罗斯官方(普京和梅德韦杰夫的口径一致)所言,本次事件的起因是俄罗斯正在进行的宪法修改。而修宪的核心内容是要将现在属于总统的总理任命权和内阁审批权(内阁提名权属于总理)移交给议会(国家杜马),根本目标是要解决俄罗斯在后苏联时期从强人政治到政党政治的平稳过渡问题。

实际上,类似过渡在中亚数国已经发生过一遍了,当然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等国远不如俄罗斯吸引眼球。但在舆论操作之外,从俄罗斯长远政治发展来看,今后有两个值得注意的问题:普京的新角色、统一俄罗斯党的"党的建设"。

俄宪法发生“根本性变化”,普京将扮演新的角色

俄罗斯总统普京与被提名总理的联邦税务局长米哈伊尔·米舒斯京

二、普京的新角色

大家都知道,普京在接下来一些年里会继续担任俄罗斯总统,这是"旧角色",我们不必多说。但是,即将发生的宪法修改和俄罗斯政治转型,马上就会要求他承担一个新角色:统一俄罗斯党党主席。

这会对俄罗斯政治发展至少造成三个影响:

第一,在上世纪九十年代苏联刚刚解体时,前苏联地区多国一度流行的模式是总统不属于任何一个党派,并且宪法中往往会有明确禁止总统加入任何一个政党的条款。

在这种模式下,总统超然于政党乃至国内各股政治势力之上,俨然是国父般的存在,但这种模式显然是不能持续的。现在已经不是封建时代,国家元首并非世袭产生,没有血统提供的"神圣性"保证,显然只有最早的领袖可以成为"国父",凌驾于其他政治势力之上。而在他之后的国家元首必然是从某股政治势力之中成长起来的。

阅读下一篇

美伊冲突正火热,普京使出一杀手锏:结局却事与愿违

美国-伊朗的危机暂缓,但中东动荡持续。美国在该地区的政治信誉滑落之际,俄罗斯总统普京动作不断,发出“俄罗斯不缺席中东博弈”的信号。作为中间人为利比亚局势“降温”,是普京落子中东“棋局”的最新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