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总理有多喜欢粟裕?为保他,总理罕见震怒(2)

2020-01-16 04:19     人民网

林彪欣赏粟裕的才能

粟裕得以保全可能还和林彪对他军事才华的欣赏有关。林彪欣赏粟裕是众所周知的,解放战争中其他战区的战况通报林彪基本不看,华野的战报林彪都认真研读。豫东之战胜利后,林彪感慨地对刘亚楼说:“粟裕尽打神仙仗。”见刘没听懂,就解释道:“像豫东战役那样的仗,我是不敢轻易下决心打的。”林彪自比天马,从不夸赞其他人,惟独对粟裕是个例外,而且把粟裕的用兵比做神仙。

1958年,中央军委扩大会议批判粟裕时,站出来替他说话的主要是林彪四野的将领。1965年10月,当时主持军委会议的林彪特意找到在上海养病的粟裕说:“你现在身体不好,好好养病,病好了后要多到军队走走看看,了解军队的现状,有什么建议就对我讲。”粟裕感到林彪当时还是比较真诚的,就提出了自己的建议,林彪表示同感。

周总理有多喜欢粟裕?为保他,总理罕见震怒(2)

11月叶剑英到上海,粟裕向叶汇报了林彪找他谈话的情况和原准备回军科院换其他同志休息的想法,叶表示:军事科学院就让宋(时轮)、钟(期光)去搞,要准备打仗,你是战将,要把身体养好,准备打大仗、接大班。叶还要军事科学院组织一个班子,随粟裕下部队去搞调查研究。

1969年,中苏边境紧张,在林彪的同意下,由时任北京军区司令员李德生、政委纪登奎出面把粟裕大将请出来,由其出谋划策。粟裕果然不辞劳苦,带了几个军事参谋跑到中苏、中蒙边境防区漫山遍野地转了几个月,搞出了一份防御作战方案,经军科院等所谓专家看过后予以肯定。

可能是这些原因,林彪集团在“文革”中没有猛烈地打击迫害粟裕。庐山会议上“一声不吭”

1970年8月的庐山会议,是在浓浓的云雾中召开的。没有参加那次会议的人是很难理解当时山上的气氛的。

在那白色恐怖的日子里,一些受难的老同志托粟裕转信。粟裕处理的原则是,凡是托他呈送周总理的,他都转上去。但是一些军队干部托他向林彪及其死党转呈自己的申诉时,他都一律拒绝。当然在当时的情况下,他并不能直言,推脱说:“我很难得见到他们,要相信党,问题总会解决的!”有时引起一些同志的误解而伤心,他亲自看到有的含着泪水离他而去,只能叹一口气,来控制自己抑郁不平的心情。

粟裕是带着军事科学院的中央委员上山的,他们被编在了西北组。在周恩来宣布了会议议程以后,毛泽东问:“谁还讲话?”林彪说:“我想说两句。”

于是林彪就在开幕会上作了一个很有点火药味的发言。他攻击那些同意不设国家主席的人说:“毛主席的这种领导地位可以说是我们胜利的各种因素中间的决定因素。”“这个领导地位,就成为国内国外除极端的反革命分子以外,不能不承认的。”

粟裕听了林彪的这个讲话以后,并没有引起更多的重视。但他隐约感到这里面有点什么潜台词。

第二天,就有人开始串联了,吴法宪要求全会听林彪的讲话录音,还说,有反对毛主席当国家主席的人等等。到了8月24日的下午,陈伯达、叶群、李作鹏、邱会作等人分别在华北组、中南组、西南组和西北组发言,支持林彪的讲话,不点名地攻击张春桥等人。会议的气氛越来越紧张。

这时候,粟已经预感到这里面有名堂,是两个集团之间的斗争。而对这两个集团,粟裕都有自己的看法。对林彪、江青的所作所为,他是怀有高度警惕的。

阅读下一篇

撒旦重回人间!杀人如麻的香港"贼王"就要出狱了

2020年1月17日是季炳雄在监狱度过的最后一天。18日一早,香港惩教署、警方及入境处共三个纪律部队将对其出狱全程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