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瑞携白紫等重磅产品角逐第二轮集采 降价压力几何

2020-01-15 15:02     财联社

财联社(上海,记者 徐红)讯,在鼠年春节进入倒计时之际,第二轮药品带量采购也即将来临。根据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联合采购办公室(下称"联采办")公告,第二轮药品带量采购共纳入33个品种,将于2020年1月17日在上海启动招投标。

与前一轮25个药品的带量采购(先是"4+7"试点、随后"全国扩围")相比,第二轮集采不仅是药品数量更多,而且会有更多的上市公司与重磅产品加入,加上上一轮集采中跑出的黑马-齐鲁制药在此次又将携多个产品与恒瑞医药(600276.SH)、石药集团(01093.HK)、正大天晴等业内龙头展开对决。

因此,这一场集采注定会是精彩纷呈。

竞争性品种预计普遍降价50%以上

从2018年12月的"4+7"试点,到2019年9月的"全国扩围",再到这一次即将开始的新一轮集采,"可以看到,集采规则的设计与制定是越来越完善,当然企业的降价压力也可能越来越大。"有现场经历过每一次集采招投标的企业人士如此评论道。(财联社相关报道:https://www.cls.cn/depth/414999)

在公布药品集中采购文件之后不久,联采办又召集企业座谈,并对本次集采的规则做了详细的解读。而据记者了解,与此前的市场认识相比,这次的集采仍有一些重要的规则细节与变化仍旧被市场所忽略,而这些细节可能会对之后的集采结果产生一定的影响。

按照文件,采购品种目录中同品种最多入围企业数根据符合申报品种资格的"实际申报企业数"而确定。某采购品种实际申报企业数为1家的,最多入围企业数则为1家;某采购品种实际申报企业数为2家的,最多入围企业数为2家;某采购品种实际申报企业数为3家的,最多入围企业数为2家…也就是说当实际申报企业数≥3家时,最多入围企业按照N-1原则确定,最多不超过6家。

image

与此同时,文件规定,中选企业为1家的,约定采购量为首年约定采购量计算基数的50%;全国实际中选企业为2家的,为首年约定采购量计算基数的60%;中选企业为3家的,为首年约定采购量计算基数的70%;中选企业为4家及以上的,为首年约定采购量计算基数的80%。"首年约定采购量计算基数"由各地确定后累加得出,各地首年约定采购量计算基数由各地确定。

"如果最多入围企业数是根据实际申报企业数来确定,那么就会产生一个问题,不报价或许比报了价但没能中标更好。"一位企业人士提出。

"打个比方,如果某品种过一致性评价+原研的企业共有4家,如果这四家企业都参与报价,那么中标企业最多会有3家,可以拿70%的市场。这种情况下原研如果因降价不够落标的话(按照以往的经验,原研大多降价不会很多),就只能去争取剩余30%的市场。但如果原研选择不报价,实际申报企业数就只有3家,届时就只有两家中标企业去争夺60%的市场,而不报价的原研反而可以去争取剩余40%的市场。"上述业内人士对记者解释道。

"所以我个人觉得,对于符合申报资格但却不报价的企业应该要有一定的惩罚机制。"他说。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虽然企业有可能已向上反映了该问题,而联采办也一直鼓励更多企业参与集采,但暂时还无打"补丁"的计划。

除此之外,这一次的集采方案还给出了入围企业获得拟中选资格的三个条件,只要入围企业符合其中之一,便可获得拟中选资格。与此同时,在供应地区确认的时候,第一顺位(即同品种中标价格最低)企业可以优先在供应地区中选择1个地区。优先选择完毕后,再从第一顺位企业开始,所有拟中选企业按顺位依次交替确认剩余地区。

image

"在三个'拟中选资格条件'框架下,如果企业无法确定对手的报价预期又想获得拟中选资格,那么降价50%是最基本的。同时,在'第一顺位企业可以获得优先选择权'规则的吸引下,企业也可能会有动力去报最低价,这样一来价格还得降。"前述资深集采人士对记者表示。

"总之,我预期这一次集采的平均降幅可能会比上一轮扩围59%的降幅还低,特别是一些竞标企业在3家以上的品种,压力会更大。"他说。

大佬齐聚,白蛋白紫杉醇市场大战将起

作为医药大白马,恒瑞医药的一举一动也备受关注。在此次集采中,恒瑞将携白蛋白紫杉醇(乳腺癌)、阿比特龙(前列腺癌)、替吉奥胶囊(胃癌)以及曲美他嗪缓释片(抗心绞痛)四款产品角逐集采。值得注意的是,这一次集采,齐鲁制药也将带着多款产品进场,并且会在白蛋白紫杉醇、替吉奥、曲美他嗪三款产品的竞标中与恒瑞对阵。

在上一轮集采全国扩围中,齐鲁有奥氮平、利培酮、替诺福韦、阿托伐他汀、吉非替尼五个产品参与竞标,最后均以第一序位的价格中标,且价格比第二、三序位的企业都低了不少。也因此,市场亦纷纷猜测齐鲁在接下来的这一轮集采中将如何出招。如果齐鲁还像之前一样"霸气"的话,毫无疑问会给对手带来不小压力。

白蛋白紫杉醇本身是个大品种,全球销量过10亿美元,除了原研新基以外,又有恒瑞、齐鲁、石药集团三家"大佬"参与竞标,因此可以说是第二轮药品集采中看点最多的品种之一。

从这次集采的市场份额来看,白蛋白紫杉醇的首年预定采购量计算基数是13.6893万支,按照2400元/支的最高有效申报价计算,采购金额计算基数约3.3亿元。虽然市场有观点认为这样一个集采量太小,各家企业不可能大幅降价。不过,有参与其他品种集采的企业对记者表示,"报量小不代表存量小,主要还是看紫杉醇的市场容量。如果价格能够降下来,市场就会放量"。

资料显示,紫杉醇是一种经典的微管蛋白抑制剂,可以抑制肿瘤细胞分裂,属于极其常用的临床肿瘤化疗药物,目前国内上市紫杉醇类药物包括紫杉醇、多西紫杉醇(多西他赛)、紫杉醇脂质体、白蛋白紫杉醇四种。与其他几种紫杉醇类药物相比,白蛋白紫杉醇的优点概括为"安全性和有效性更优"(具体区别见下图),但其价格也更高,是最高端的紫杉醇类药物。据了解,白蛋白紫杉醇价格一般在2500~3000元/支左右,绿叶力朴素(注射用紫杉醇脂质体)价格为800元/支,普通紫杉醇价格则约200元/支甚至更低。

据光大证券研报,紫杉醇类药物大约占据抗肿瘤药物13%的份额,2017年国内市场规模接近100亿元。并且近年来,高端紫杉醇类药物开始逐步取代传统紫杉醇类药物,品种结构持续优化。

image

image

也就是说,在紫杉醇存量市场较大(国内约100亿),加上白蛋白紫杉醇作为高端品种从疗效与安全性角度看可替代普通紫杉醇,因此其价格一旦下降,或有望迅速放量。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便集采量有限,企业亦有降价动力。

另一方面,从齐鲁这个因素来看的话,由于公司白蛋白紫杉醇于2019年11月刚刚获批,目前市场销售可以忽略不计,因此齐鲁可以说是典型的"光脚者",且公司此前销售主要依赖经销商,如果通过集采进院,只是部分利润发生转移,对公司影响有限,因此可以推测,在白蛋白紫杉醇的竞争中,齐鲁或许对降价也不会手软。

此外,还需注意的是,正如前文所述,由于企业"不报价或许比报了价格但没能中标更好",因此如若原研新基为了维护其价格体系而不参与报价,那么剩下三家的竞争毫无疑问就会更加激烈。

最终,恒瑞、齐鲁、石药三家企业会以怎样的策略与价格竞标白蛋白紫杉醇,新基又会如何出招,让我们拭目以待。

阅读下一篇

金主加持!全球人造肉第一股今年涨超五成 A股追随者进展几何?

《科创板日报》(上海,研究员 何律衡)讯, 美东时间周二(1月14日),“人造肉第一股”Beyond Meat在美股上演跌宕剧情—— 跳空高开9%,开盘后半小时内涨幅扩大至18%以上,股价一度触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