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给 ETC “添堵”?

2020-01-16 04:46     虎嗅APP

1996 年,北京首都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与美国 Amtech 公司在首都机场高速公路进行 ETC(即不停车电子收费系统)试运行,此后广东、北京等地率先进行 ETC 实地试验。得益于改革开放的红利,广东、北京两地在 90 年代车辆保有量多,ETC 成为替代人工的创新技术。

然而 22 年过去,这种缓解高速拥堵、提升通行效率、降低物流成本的设备却没能推广开来。

据统计,截止 2018 年底,全国高速公路里程达到 14.26 万公里,收费站约 9400 个,其中省界收费站 244 组。而全国 ETC 用户仅 7656 万,不到汽车保有量的 1/3。

ETC 推广 " 变味 "

2019 年,ETC 突然 " 加速 "。

5 月,国务院发布《深化收费公路制度改革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实施方案》,提出基本取消全国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实现降低物流成本的目标,其中普及 ETC 是关键;6 月份,交通运输部印发《加快推进高速公路电子不停车快捷收费(ETC)应用服务实施方案》,提出到 2019 年底前,ETC 安装率和使用率要提升至 80% 以上和 90% 以上。

两份文件初衷皆为实现不停车快捷收费,提升人民群众幸福感、安全感,但政策落实到基层,执行的主观能动性就变了 " 味 "。

2019 年,天津滨海等 6 个收费站贴出通知:自 2019 年 12 月 15 日起,仅供 ETC 车辆驶入,不再保留人工收费车道,高速 ETC 缴费处还挂起诸如 " 未安装 ETC 禁止驶入高速 " 的横幅;湖南沅陵收费站打出 "1 月 1 日起,未安装 ETC 设备车辆,不得上高速 " 的口号;甚至有银行工作人员身穿 " 稽查 " 服装,假装交警在收费站前拦车要求办理 ETC,完全混淆了执法和商业的边界。

截至 2019 年 12 月 18 日,交通部数据:全国 ETC 客户累计达到 1.92 亿,完成发行总目标的 100.72%。ETC 2019 年的推广工作在争议中如期完成。

不过,针对推广 ETC 过程中存在的乱象,交通运输部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会上回应:" 严禁通过任何方式强制或变相强制安装 ETC,严禁以任何方式对非 ETC 车辆通行高速公路或者办理涉车业务设置障碍。"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马亮说:"ETC 推广过程中的问题,暴露出有的基层行政部门存在形式主义、懒政怠政问题 "。

一项好的改革必然是制度和人情之间的反复调试,相关部门开展工作一定要做好科学论证,各种方案广泛征集讨论,而不是个别地方用行政命令 " 一刀切、运动式 " 强推 22 年前的技术。这样虽然能短时间完成任务,但社会心理的创伤难以愈合,有些还会带来更大的治理成本。

正如侠客岛评论:"ETC 的推广是件好事,但要全国上下在短短几个月内补上过去十几年的历史欠账,还是容易操之过急。"

阅读下一篇

苹果5G版iPad Pro将采用毫米波技术 或将10月推出

据DigiTimes报道称,苹果公司正在开发一款支持5G毫米波技术的iPad。鉴于5G目前还属于高端功能,生产成本较高,这款iPad将属于是iPad Pro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