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伊朗开战会怎样?美媒:比入侵伊拉克还要糟糕……(2)

2020-01-15 11:40     参考消息

此外,任何认为在伊朗的军事行动"会非常迅速"的美国总统都应该记住1980年4月的教训。为了结束伊朗人质危机,卡特总统下令三角洲部队派遣8架直升机进入伊朗解救人质。由于遭遇沙尘暴,8架直升机中的3架发生机械故障,1架直升机撞向1架携带燃料的C-130飞机。该计划失败了,8名美国特种作战人员丧生,卡特的总统任期也到头了。

最后,出于目前仍然令人费解的原因,萨达姆·侯赛因在2003年让他的部队为一系列迟滞美英军队的行动做好了准备,伊拉克军队选择固守十字路口和战略要点。他可能认为,这些行动可以让入侵的代价超出华盛顿能承受的底线。但面对美英军队机动的地面战术,伊拉克军队被击败了。伊朗不大可能会犯这样的错误。它的军事学说中有多得多的不对称战术。正如孙子警告的那样:"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不要指望对手会按照你的规则作战。

如果伊拉克战争能提供什么教训的话,那就是即便作战任务完成,战争也不会停止。正如已故英国战略家巴西尔·利德尔·哈特爵士所说:"如果你只关注胜利,而不考虑其后果……那么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和平会是糟糕的和平,蕴含着另一场战争的胚胎。"入侵伊拉克后,伊拉克残酷的叛乱和相应的维稳行动连年不断。

从地缘政治上讲,与伊朗开战将是一场灾难性的战争选择。伊朗人可能不是朋友,他们对地区稳定的看法可能不同,但伊朗和美国有一些共同利益。他们暗中合作对抗"伊斯兰国";他们都将从石油在海湾地区的自由流动中受益;他们都害怕塔利班在阿富汗卷土重来。

推翻伊朗政权可能会架起一座从伊拉克和叙利亚沙漠到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山区的"不稳定之桥"。如果像利德尔·哈特指出的那样,"战争目的是为了获得更好的和平",那么这是华盛顿不希望看到的世界。

只要华盛顿和德黑兰还在进行边缘政策的较量,双方就应该清楚地看到下面悬崖上等待着什么。正如特朗普喜欢扬言的那样:"如果伊朗想打仗,那将是伊朗正式的末日。"也许是这样,但他和美国人民应该知道代价。

 1月5日,在伊朗首都德黑兰,人们走过悼念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下属“圣城旅”指挥官苏莱曼尼的海报。新华社发(艾哈迈德·哈拉比萨斯摄)

1月5日,在伊朗首都德黑兰,人们走过悼念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下属"圣城旅"指挥官苏莱曼尼的海报。新华社发(艾哈迈德·哈拉比萨斯摄)

阅读下一篇

拜登:特朗普在苏莱曼尼构成威胁问题上完全撒谎

当地时间1月14日晚,民主党举行党内2020总统候选人初选前的最后一场辩论。据英国《卫报》刚刚消息,美国前副总统、民主党总统参选人拜登表示,他认为特朗普在伊朗将军苏莱曼尼(构成)的威胁问题上“完全在撒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