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一慰安妇:我不能死 因为我是证人(4)

2020-04-03 02:03     环球网军事

9月3日下午,万爱花突然说想回家看看,于是家人将她接回家。当日是中国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看电视播出后,老人以微弱的气息对养女李拉弟说:“和日本政府打官司,让他们道歉。”次日凌晨,老人便在睡梦中与世长辞。

21年前,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在日本东京首次举办“战争受害女性国际听证会”,万爱花展示身上多处伤痕直指日军暴行。从1992年至今她曾7次赴日维权,在日本高级法院和各个地方法院申诉并出庭作证,法院却每次以失去时效和个人不能起诉政府为由,将其驳回。

中国第一慰安妇:我不能死 因为我是证人(4)

21年中,这些饱经摧残的“慰安妇”幸存者相继离世,痛苦和屈辱伴随她们一生。万爱花去世后,“中国慰安妇民间调查第一人”张双兵叹息道:“这世上又少了一位指证日军侵华的活证人。”

阅读下一篇

二战受降时的三大变故:英国曾强制接管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