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一慰安妇:我不能死 因为我是证人(3)

2020-04-03 02:03     环球网军事

“我宁愿自己受苦,也不愿意让身边人受罪。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就要讨个公道。”万爱花曾说。作为中国首位实名指控日军性暴力的女性,她愿意抛开歧视为自己及有相同遭遇的姐妹维权,希望通过日本政府的谢罪弥补她们心灵的伤痕。

中国第一慰安妇:我不能死 因为我是证人(3)

但随着时间流逝,以及近期日本右翼政客在“慰安妇”问题上的谎言,万爱花的心愿成为泡影。“只想听到日本政府一句道歉。”今年7月20日,再次重病住院的万爱花躺在病床上说,“他们真赖,他们就是要拖垮我们,等我们都死了,他们就不承认了。”

阅读下一篇

二战受降时的三大变故:英国曾强制接管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