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击长空:陈云与第一批红色飞行师

2020-01-08 03:14     《小康》

“你们将是第一批红色飞行师,是红色空军第一批骨干”。1937年,远在驼峰航线千里之外,中共领导人陈云就在天山脚下筹建了中国共产党的首支航空队。

1921年,意大利人朱里奥·杜黑出版了他呕心沥血、潜心著述的军事理论著作——《制空权》。杜黑预言:飞机在战争舞台上的出现,彻底改变了以往战争的面貌。未来战争将出现一个与陆上战场、海上战场并列的空中战场。

20年后,他的预言成真,二战证明:谁占领了空中优势,谁就拥有了决定性的力量。

“其实好多人不知道,中国在当时航空事业的发展上并不慢。”中国航空器拥有者及驾驶员协会秘书长张峰向《小康》记者介绍到,1924年9月,国民革命政府在孙中山“航空救国”思想的倡导下,在广州大沙头飞机制造厂创办了第一所航空学校——广东军事飞机学校。为在2015年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正在筹备组织多国飞行爱好者重飞“驼峰航线”的张峰在查阅资料中却发现,1937年远在驼峰航线千里之外,中共领导人陈云就在天山脚下负责筹建过中国共产党的首支航空队。也正是在陈云的带领之下,这支被称作“新疆航空队”的队伍成为之后红色空军的最初雏形,1949年之后的首批空军将领大多出自这里。

 欢聚 1937年11月底,陈云(前排左一)等从新疆回到延安时,在机场受到毛泽东(前排左三)等的欢迎。(图片由陈云纪念馆提供)
欢聚 1937年11月底,陈云(前排左一)等从新疆回到延安时,在机场受到毛泽东(前排左三)等的欢迎。(图片由陈云纪念馆提供)

“在三年内培养五千新干部”

1937年5月,历经千辛万苦的红军西路军残部,在陈云的大力营救下到达新疆。

浩浩荡荡的西路军数万精兵,经过旷日持久的大漠血战,踩着西域戈壁上灼如炭火的沙砾,步履艰难地到达了迪化(今乌鲁木齐),其时人员已不足500人。如此惨重的损失让陈云唏嘘不已。

最初,中共中央计划让西路军残部到苏联休整、学习。因此派陈云、腾代远等人到迪化接应西路军。迪化是清王朝派左宗棠入疆后定下的城名,意思是启迪和开化。其时掌控迪化的是“新疆王”盛世才,他深知自己不是蒋介石的嫡系,加之新疆与苏联接壤,远离国民党的统治中心。为了自身的利益和生存空间,遂采取了一些措施,实行“反帝、亲苏、民主、清廉、和平、建设”的六大政策,对中共也表示友好。

正是利用统一战线的这个特殊环境,陈云亲赴迪化,担任中共驻新疆代表。西路军也得以入疆。西路军进入迪化后,接受了盛世才提出的要求,摘下红帽徽、红领章,换上国民党军服,吕黎平等400多名久经沙场的红军老战士被编成了一个“新兵营”。

陈云纪念馆馆长徐建平说,当时盛世才为了扩大自己的军事实力,在迪化开办了一个军官学校,这个学校专门训练坦克、装甲、火炮等特种兵。为了扩建新疆办公署边防航空队,他还在学校增设了一个航空训练班,对外称航空学校,公开招生,培养飞行员和机务人员,还请了大量苏联专家执教,教导队主要训练歼击机飞行员,受训学员从全国招收来,文化程度均较高。

“新兵营”各项军事技术学习全面展开后,一个大胆的设想,在陈云的胸中酝酿、发酵、生成。徐建平介绍说,陈云向中央报告称应“利用新疆的统战环境,借用盛世才的航空队,为我们党培养一支既会驾驶飞机,又会维护修理的航空技术队伍”。

为此,陈云先后两次致信共产国际代表团,提出左支队留在新疆学习现代军事技术,指出“学习军事,包括军事战术和装甲车、火炮、坦克、飞机的操作”。之后,又致电中共中央建议“利用新疆在三年内培养五千的新干部”。

中共中央对此十分重视,明确指出:这是关系到未来建设人民空军的大事,要陈云亲自负责挑选学员。1937年10月初,陈云到“新兵营”选拔派往盛世才航空队学习的人员。经过摸底调查和考察,陈云与滕代远等一起选中30余人,后来选定为25人。原西路军总指挥部情报科科长吕黎平(后任新疆航空队航空班班长)回忆称——1937年10月的一天,陈云同志找我谈话,说:“如果我们党有了一支自己的空军,就能从空中打击敌人,保卫根据地。革命的胜利就会早日到来!空军是很复杂的技术兵种,要建立自己的空军,必须及早培养人才。我想,我们可以利用新疆的统战环境,借用盛世才的航空队,为我党培养一支既会驾驶飞机、又会维护修理的航空技术队伍……现在,需要物色学习航空的人选了。你要有带领一部分同志留新疆学航空的思想准备。” 听着陈云同志深谋远虑的设想,想到自己将成为学习航空的人选,我又惊又喜。心想,若真能插上钢铁翅膀,飞上蓝天,向猖獗的敌机开火,为死难的烈士报仇,这是多么光荣的使命呀!

但这一想法变成现实的过程并不顺利。陈云首先通过苏联顾问向盛世才提出中共有意派人到他的航空队学习。盛世才没有明确表示拒绝,但却称“我们的航空队规模很小,目前所附设的‘航空教育班’第三期飞行班和第二期机械班已招生录取完毕,马上就可以进队(校)学习。”盛世才说,“要为中共培训航空人才,须等两年后的下期才行。”

盛世才的回应,事实上是婉言拒绝。陈云又恐日久生变。遂向盛世才提出在已招收的班期里,插进几个名额,培训一点教育人才亦可。盛世才则坚称:航空教育班规模很小,教学人才和教学器材有限,一期之中不宜招生过多。

阅读下一篇

今天 让我们一起缅怀敬爱的周总理 中国有您 是国之幸运

中国有很多财富您没有为家人留下一分钱财产中国有很多人口您没留下一儿半女中国有很多土地您没有留下一寸墓地……敬爱的周总理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