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中日军在重庆制造何惨案致朝天门到处死尸

2020-01-08 07:06     环球网

每年的6月5日,重庆市人民政府都要连续三次拉响警报,以悼念在“六五”大隧道惨案中死去的同胞,明示牢记历史,勿忘国耻。

1941年6月5日,日本飞机轰炸重庆市的大隧道,死伤了很多很多人,所以,称为重庆“六五”大隧道惨案。要知道惨案的详细情况,就必须寻找目击者和这场惨案的幸存者。

2015年4月20日,全国政协抗战遗址保护与利用专题调研组来到这里调研。翻开日本飞机轰炸重庆的历史,找到“六五”大隧道惨案的史料,那一幕幕尸横遍野,尸体堆积如山的悲惨场景,无不使人悲泪即下……

抗战中日军在重庆制造何惨案致朝天门到处死尸
本文摘自:《人民政协报》2015年10月15日第9版,作者:胡平原 黄典,原题:《难忘重庆“六五”大隧道惨案》

《重庆文史资料》记载的“六五”惨案

《重庆文史资料》第31辑上发表了当时重庆的《新民报》记者陈理源先生写的回忆文章《重庆“六五”大隧道惨案采访记》。这一篇文章较为详细地介绍了惨案发生后,国民党当局如何处理“六五“惨案的全部情况:

惨案发生后的第二天,国民政府的防空司令部立即发布公告:“宣称死亡461人,重伤291人”。但是,当时经历过的目击者认为,大隧道的死伤人数远远不止这些,国民政府防空司令部欺骗老百姓,致使民怨沸腾,舆论哗然。

就在第二天我们《新民报》派我亲临现场,我亲眼看到尸骸累累并向附近居民了解情况后,深深感到防空司令部难免没有“以多报少”的行为。于是我回到报社后便与《新民报》主持人陈铭德先生等谈及此事。陈铭德在当时是“民意机关”重庆市临时参议会的驻会委员之一,恰好该会根据各方面情况的反映,决定举行驻会委员会议,讨论这一惨案的有关问题,出席者有议长康心如,驻会委员陈铭德、温少鹤、宁芷邨、漆中权、王鸣岗等。会议由康心如主持。

这次会议经过讨论提出四点要求。一是:肇事之原因及其真实情况,请市政府迅予查明,报告本会;二是:肇事责任究竟谁属,应请政府严加惩办;三是:请市政府严加注意,勿使今后再有此类事件发生;四是:善后办法及死伤者抚恤,请政府从优办理。

抗战中日军在重庆制造何惨案致朝天门到处死尸

以此同时,当时一贯以关怀人民祸福为己任的———中共中央南方局主办的《新华日报》及时在6月7日进行了专题报道,并用大字标题谓:《前晚空前惨剧,各方极为重视,市参会请惩办肇事者》。但是,当时皖南事变的余波尚存,国民党当局对《新华日报》仍压迫、摧残不已,禁止它对此案发表评论。《新华日报》忍无可忍,用刊登“本报启事”的方式,于8日向读者作了揭露和控诉:“关于防空洞惨案,6日本报遵命不作评论,而7日各报对此都发表意见,本报即撰写时评一则,又奉命免登。特向读者致歉!”

被当局控制较松的《新民报》,在陈铭德与总主笔罗承烈等的商议后,由罗承烈执笔撰写社评发表,要求当局“查明真相,让民众不受蒙蔽,使死者得以瞑目。”

阅读下一篇

120年前李鸿章访英是一种怎样的体验:高不可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