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岁老兵曾在越南亲历日军投降:日本兵很多是孩子

2020-04-28 11:16     重庆日报

刘永庆没有想到的是,到第60军后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开赴越南接受日本投降。“受降仪式是9月28日在河内越南总督府进行的,日本的投降官兵主要集中在河内、海防、土伦三个区域,称为‘日军集中营’。”“这些日本兵里,有很多还是十四五岁的孩子,他们其实很想家。”

“8年,一寸河山一寸血。经历过,就会刻骨铭心。能打得小鬼子投降,谁不高兴……”

8月21日上午,在位于渝中区七星岗的黄埔同学会,87岁的黄埔老兵刘永庆忆及往事,不禁唏嘘,说到动情处,更是眼含热泪。

窗外,阳光温热,中山一路上车水马龙。

恍惚间,刘永庆又置身于黄埔军校第5分校的课堂里。窗外,昆明五华山麓、翠湖西畔,喜极而泣的人群蜂拥如潮水……时间回到了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

黄埔老兵刘永庆
黄埔老兵刘永庆

刘永庆

云南大理巍山人,现为重庆黄埔同学会会长。1943年考入黄埔军校第5分校,后编入国民革命军第60军。在东北战场上,随部队参加了长春起义后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参加了辽沈、平津、渡江等战役,新中国成立后,又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

凡是能敲响的东西,都可以拿来庆祝

“中午的时候,街上人非常多,听见卖号外的喊,知道日本投降了,当时眼泪就下来了。”出生于云南大理巍山,刘永庆在1943年考入设在昆明五华山麓的黄埔军校第5分校,成为黄埔军校第19期学生,“读军校,就是为了打小鬼子。”

刘永庆记得,在昆明读高中时,为了躲避日军空袭,他和同学们只能躲在农村的茅棚里上课,“那是对小鬼子恨得咬牙切齿。”于是,高中毕业后不满18岁的刘永庆报考了黄埔军校,立志杀敌卫国,“谁想到,还没毕业呢,小鬼子就投降了。”

日本投降,整个昆明城都沸腾了,但校方怕出乱子,不仅收缴了同学们的枪支,甚至不准他们出校门。

“不拿枪可以,不出校门可不行。”刘永庆和同学们冲破卫兵的拦阻,挤出校门,加入了庆祝的人群。

“人们举着各式各样的旗子,奔跑着,欢呼着。沿街店铺里,只要能敲得响的东西,都可以随便拿来敲起,拿来庆祝。”在刘永庆的记忆里,1945年8月15日的昆明,是饱经磨难后的悲愤难抑,是一寸河山一寸血保家卫国后的悲喜交集。

当时在越南的日军,很多还是孩子

“以为日本投降了,也就没机会接触日本兵了,没想到还是遇上了。”日本投降,打破了军校原本的教学安排,原本要学满3年的刘永庆,在日本投降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提前毕业,并被分入国民革命军第60军,成为一名少尉排长。

让刘永庆没有想到的是,到第60军后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开赴越南接受日本投降。

根据《波茨坦公告》,中国和英国派遣军队进入越南接受日本投降。北纬16度以北由中国军队接管,北纬16度以南由英国军队接管。中国陆军第一方面军(包括滇军60军、93军)司令官卢汉上将率部进入越南受降。

“受降仪式是9月28日在河内越南总督府进行的,日本的投降官兵主要集中在河内、海防、土伦三个区域,称为‘日军集中营’。”而刘永庆所在的部队则负责海防区域日军官兵的受降和看守。

“这些日本兵里,有很多还是十四五岁的孩子,他们其实很想家。”连年战争,不仅给中国人民带来深重的灾难,对于日本国内的人民来说,战争同样也带来巨大的创伤,“我和这些孩子聊天,他们说到家人时,都会泪流满面。”这样的情形,刘永庆仍记忆深刻。

阅读下一篇

贺龙巧布“口袋阵”不辱使命声援毛泽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