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期间陕甘宁边区的石油工业发展(3)

2020-01-05 01:02     观察者网

为了保障和促进边区石油工业的生产和发展,一方面,边区贸易局按照边区政府的指示,多次派人到国统区的西安、武汉等地,冲破种种阻挠和封锁,想方设法购进石油生产所需的机器零件及工具等;另一方面,石油工人们发扬艰苦创业的精神,通过开展技术革新先后改造和制造了一批石油机械设备,如石油厂的炼油设备就是边区自己设计制造的,保障了边区的石油生产。

到1941年10月,延长石油厂的生产设备有打井工具1套,蒸汽机3部,锅炉3个,炼油锅4口,仅在当年上半年就生产石油7225桶。尽管边区的石油生产“设备虽技术条件极为困难,但仍有增加,如以三八年为100,则四四年时动力为290,打井设备为200,炼油设备为346,储油设备为475。”由此可见,边区的石油机械设备的发展指数在不断增长。

在边区石油工业发展的过程中,边区石油工人发扬了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创业精神,他们在生产实践中,大胆地对生产设备和生产流程进行技术革新,不断提高和改进了生产技术,促进了石油生产的发展。如在对原油的提炼中,为提高石油产品的质量和产量,采用了新的炼制技术,以“改良滑机油质量,用过热蒸汽或真空节筒以提高机油质量,另将高沸点油如柴油重油分解后为汽油、特甲与普甲,增加这类低沸点上等油产量,以应供销。”通过这项炼制技术的改进,提高了石油产品的产量和质量。

边区石油工业建立后的布局简单明了,延长石油总厂设在延长县县城西3.5公里处,原油的加工炼制设在延长石油总厂;在永坪、七里村(两地均在延长县境内)设立了石油分厂。

边区延长石油总厂的永坪、七里村等分厂生产的原油,都集中用毛驴驮运到延长石油总厂炼制,在原油的运输中,工人们克服了种种困难,“组织毛驴用大小油桶,甚至装酒的篓子”装运。

延长石油厂的炼油设备也十分简单,采用单一的蒸馏法提炼原油,所用的燃料为木材,有时也用煤炭,后来不断地对炼油设备进行技术改造,设计制造了新的提炼设备,采用了新的提炼技术,大大提高了提炼水平和产品质量。延长石油厂生产的石油产品有汽油、特甲油、普甲油、白蜡油、滑机油、洋烛、烟子等多种产品。

仅在1941年上半年,就生产了原油7225桶,延长石油厂原油炼制的情况大致为,“汽油每月平均70桶,特甲油146桶,普加油282桶,白蜡油150桶,柴油44桶,机油18桶,洋蜡20箱。较去年平均每月增加:汽油336%,特甲油220%,普加油384%,白蜡油384%,柴油29%,机油50%,洋蜡233%。上述产量较去年增加3倍,如果只算延长油井产量,则较去年增加18倍。”可见,边区石油工业已经具备了一定的生产规模。

边区的石油生产在发展中也出现了波折。从表1中可以看出,边区1943年原油产量为6.34万余桶,1944年降为2.58万余桶,1945年继续下滑,下降到1.13万桶,仅相当于1941年的产量。边区石油生产下滑的主要原因是:由于生产技术、钻探设备落后,缺乏熟练技术工人,缺乏探明新的油矿的能力,只是在原来旧矿的基础上开采。

1943年在七里村打出的第三号井,“这是延长地区一口空前的旺井”,打井时“油流喷射而出,直冲井架顶部。”同时在“继续打原产量较低的七里村一号井,也出现了喷射情况”。因此,在1943年边区的原油产量突破6万桶。

但是,由于边区的石油提炼加工能力有限,“延长炼油厂每月提炼80吨”,剩余的原油无设备储存,最后只好“在窑洞里挖大土坑,涂敷一层红胶泥用以储油”,这样仍然不能满足储油的需要,后来又只好在“延长东厂挖了几个1丈见方、6尺深的大窖,铺上边区大量出产的石板,用石灰胶泥勾缝”,用来储存原油。

由于储存原油的条件简陋,安全设备不完善,引发了1943年冬天的原油储存库的火灾爆炸事故。1943年冬天,由于原油结冰,提取原油提炼必须通过蒸汽把原油融化开,再进行提炼。

管理员用马灯去检查原油融化情况时,不慎发生爆炸而引起火灾,在灭火的过程中为避免引起油池附近的大油罐爆炸,用淋湿的32床被子扑灭了大火。这次事故使石油厂受到了严重损失,除一些原油及财产损失外,有2名职工死亡,多人被烧伤。鉴于这次事故,1944年“经上级批准,七里村一号井暂停抽油。”

但是没有料到的是,在“两个月后试抽时,产量减少了很多,同时三号井也在缓慢递减。”这就使边区1944年的原油产量大为减少。之后,虽然石油厂在七里村新打了四号井,又在七里村附近的槐树坪打了五、六、七号井,但是,由于勘探技术落后,打井设备陈旧,钻井深度不够,这些新打的油井出油量始终都很低。这种石油生产状况一直持续到1945年抗战胜利。

从抗日战争时期陕甘宁边区石油工业建立和发展的历程可以看出,当时,边区在自给经济建设中对石油及其产品具有迫切需求,也显示出了中共中央和边区政府对建立和发展边区石油工业的重视,因此,就使边区石油工业总体上呈现出持续发展的趋势。

但是,由于发展资金、机器设备和生产技术等方面的限制,1944年以后,边区的石油产量出现了下降;特别是在国民党顽固派对边区实行军事包围和经济封锁的环境下,加之边区使用石油产品的汽车数量有限,现代机器工业不发达,能源需求量有限,就使边区的石油工业的发展始终没有再度出现高潮,这也充分体现了当时边区现代工业整体建设尚处于初步发展阶段的特点。

三、抗日战争时期陕甘宁边区石油工业建立与发展的意义

抗日战争时期陕甘宁边区石油工业的建立和发展及其所取得的成就,对于促进边区建设,以及争取抗战的胜利都有着如下重要的作用和意义。

一是边区石油工业的建立和发展,增强了边区军民坚持抗战的能力。中共中央和边区政府在边区的自给经济建设中,从边区现代工业生产发展落后的实际出发,把石油生产放在突出的地位,使边区的石油工业得以建立和发展。

边区的“原油产量满足了军民的需求”,为边区的机器工业、军事工业、化学工业以及纺织工业等方面的建设和发展,以及汽车运输等行业提供了能源,从而粉碎了国民党对边区的经济封锁,克服了边区出现的严重财政经济困难,较好地解决了石油产品供给问题,为争取抗战的最后胜利奠定了物质基础。

值得一提的是,在边区石油工业的建立和发展中,边区在自身石油机械设备严重不足的情况下,还从全民族抗战的大局出发,积极支援国统区的石油工业发展,以增强全民族坚持持久抗战的能力。

1938年9月,由于沿海援华抗战物资的通道被日寇封锁,为了解决抗战急需的油品,国民政府在后方扩建甘肃玉门油矿,经中共中央副主席周恩来的同意,边区政府将延长石油厂的两套冲击式掘井机,以及锅炉蒸汽机等全套设备拆迁调往甘肃玉门石油矿区,以发展石油生产,为争取全民族抗战的最后胜利做出了贡献。

二是边区石油工业的建立和发展,保障了边区工业生产和建设中对石油产品的供给。边区石油工业的建立和发展,以及生产的石油和众多的石油产品,“百分之百的保证了无线电台及各机器工厂所需之各种产品,并供给了一部分汽车及点灯用油。”“石油厂所生产各种油类除煤油可全部自给外,其他油类亦可解决公家之大部需要。”

边区石油工业的发展,也促进了边区化工、机器、纺织、造纸等其他工业和手工业生产的发展,为争取实现边区工业品自给或半自给发挥了积极作用。“经过边区军民的努力,到1944年底,在工业方面,生活日用品之毛巾、肥皂、火柴、袜子、纸张、陶瓷、纸烟、蓝靛等,已能全部自给或部分自给。”“石油、肥皂已全部自给,且有能力供给临近和前方需要。”

边区生产的石油产品主要是保障工业生产和建设的需要,一些产品还通过边境口岸对外贸易,换回边区所急需的电讯器材、西药、布匹、纸张等,一些产品也供应民用。如烟子是炼油剩下的油渣,可以用来做肥料,农民一般用来伴种冬小麦,还可以用油渣熏取炭黑制造油墨。

石油厂生产的煤油是上好的点灯用油,1939年至1945年共生产煤油56809.5桶;白蜡油是边区民间纺织生产中纺车最佳的润滑油,石油厂“且月产百箱洋蜡向外推销,”以满足边区群众生产和生活的需求。

三是边区石油工业的建立和发展以及所取得的成就,彰显了边区石油工人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创业精神,成为新中国石油行业的宝贵精神财富。抗战时期边区的石油工业是在极端艰难困苦的条件和环境下建立和发展起来的。边区石油工人为促进生产发展,发扬了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创业精神,克服了技术落后、设备陈旧老化、生活环境艰苦等种种困难。

在原油的生产中“打井钢绳折断不能再用,设法箍起重新使用,缺乏洋灰则用三合土代替,缺乏石棉则用帆布代替。”石油厂厂长陈振夏是一位从上海到边区参加革命工作的工程师,他不仅带领职工为克服技术和设备落后的困难积极开展技术革新,改造生产设备,而且为克服生活中的困难,带领职工上山砍柴、开荒种地,解决燃料和粮食的问题。为促进石油工业的发展,增进各生产部门的团结协作,延长石油厂时常组织劳动竞赛。

1943年4月,延长石油厂成立了竞赛委员会,制定了增产节约、技术革新、团结协作等各项竞赛的具体条件,组织各生产部门相互挑战开展劳动竞赛,各生产部门都取得了显著的成绩。如打井抽油部在竞赛期间生产效率大大提高,钻探速度提高了61%,节约石炭37800斤,并“培养打井与烧锅炉新手8人,一般已能单独工作。”劳动竞赛活动的开展,提高了生产效率,促进和增强了石油生产的发展和各生产部门之间的团结协作精神。

四是边区石油工业的建立和发展,为新中国石油工业建设中开展技术革新和工艺创新奠定了一定的基础。边区石油工人在生产实践中,不断地对旧有的生产机器设备进行改造,大胆地对生产工艺流程进行技术革新,不断提高和改进了生产技术。如在打井钻探中,技术工人不断提高改进了勘探技术和方法,创造了石油生产中的空套堵水技术。

这项生产技术不仅克服了缺乏水泥的困难,而且使用效果很好,促进了原油产量的不断提高。新中国建立以后,中国的石油工业在建设和发展中对这项技术和方法加以改进,一直沿用到现在。

这是在当时物资和生活极端困难的条件下,边区石油工人对中国石油开采技术的一大贡献。在对原油的提炼中,通过炼制技术的改进,提高了石油产品的产量和质量。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石油工业的建立和发展,为新中国石油工业的建设和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

阅读下一篇

林彪的两封信与毛泽东的经典之作《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1991年出版的《毛泽东选集》第二版曾收入《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细心的读者可能会发现,该文下面的注释写道:“这是毛泽东给林彪的一封信,是为答复林彪散发的一封对红军前途究竟应该如何估计的征求意见的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