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期间陕甘宁边区的石油工业发展(2)

2020-01-05 01:02     观察者网

1941年1月,边区政府在经济建设计划中提出:“扩大石油的产量,最低限度应比去年提高3倍”的计划和要求。1942年12月,毛泽东在边区高干会议上论述边区经济问题与财政问题时指出:在发展边区的工业经济建设中,要把“增加煤油出产,保障煤油自给,并争取一部分出口”作为边区经济建设中的一项重要任务。

中共中央和边区政府对石油生产予以高度重视,不仅在财政极为困难的情况下投资石油生产,在每年的边区经济建设计划中都对石油做出了生产计划和要求,而且在生产物资和粮食供给上也给予照顾,以保障边区石油的生产。边区贸易局多次派人到西安等地,为石油厂购买生产机器设备及零件工具等,边区政府还指示当地政府为石油厂代购粮食等。

1935年,中国工农红军接收了延长石油厂,油厂广大职工积极研制了汽油、煤油、蜡烛、蜡片、擦枪油、凡士林等石油产品,有力地支援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延长石油成了陕甘宁边区政府主要经济支柱之一。
1935年,中国工农红军接收了延长石油厂,油厂广大职工积极研制了汽油、煤油、蜡烛、蜡片、擦枪油、凡士林等石油产品,有力地支援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延长石油成了陕甘宁边区政府主要经济支柱之一。

(二)抗日战争时期边区石油工业的发展

在边区政府的直接领导下,边区的石油生产得到了迅速恢复和发展。边区的石油产量1938年至1943年一直处于持续上升的发展状态,见表1。从1939年开始,国民党顽固派对陕甘宁边区开始实行军事包围和经济封锁,禁止一切工业品、生活日用品、工业生产材料及工具等进入边区,甚至扣押和暗杀边区派出的采购人员,“四〇年曾派人至西安购买机械被国民党扣留,至今生死不明。”

由此给边区石油工业造成了严重的困难。为克服国民党政府对边区实行军事包围和经济封锁而造成的边区财政经济的严重困难,中共中央和边区政府领导边区抗日军民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大生产运动,以发展边区的自给经济,坚持持久的抗战。在这种情况下,边区对于石油的生产及其产品的需求更为凸显,发展边区的石油工业也就显得更为重要。

1939年冬天,陕甘宁边区正处在极度困难时期。为了自力更生解决延安炼铁厂急需的焦炭问题,边区政府决定在子长县西川因陋就简开小煤矿。
1939年冬天,陕甘宁边区正处在极度困难时期。为了自力更生解决延安炼铁厂急需的焦炭问题,边区政府决定在子长县西川因陋就简开小煤矿。

从1940年开始,边区石油工人积极响应党中央“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开展大生产运动的号召,发扬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创业精神,克服技术落后、设备简陋、技术工人少、生活条件差等种种困难,不断改进生产技术,努力发展石油工业,使边区的石油产量不断上升。

1941年在延长七里村打出了新井,年产原油达1.24万余桶,1942年以后又打出新井,年产量增加到1.63万余桶,1943年的石油产量激增到6.34万多桶,石油生产呈现出逐年上升的趋势,“若以三八年产量为100,则三九年为114,四〇年为118,四一年为450,四二年511,四三年2295,”由此可见,此时边区的石油工业得到了迅速发展。

抗日战争期间,边区的石油工人队伍不断扩大。延长石油厂的技术工人大多数是原来旧厂留下来的,随着石油生产的恢复和发展,石油厂自己不断地培养了一批技术工人,使石油职工队伍逐渐扩大。如在1937年,石油厂仅有职工24人,到1941年工人有58人,1942年技术工人达到68人,1943年职工人数达到126人,1944年达到了159人。

最初,职工实行津贴制,1943年初开始实行工资制,以技术水平、工作时间及工作实际评定级别,最高月工资为1.2石小米,最低为7斗小米,平均月工资约为1.09石小米。

边区石油工业是在原有油矿废墟的基础上建立的,石油机械设备也是在艰苦创业中添置的。由于原来油矿的石油“机械设备大多数已废旧,经多次修理勉强使用。”

阅读下一篇

林彪的两封信与毛泽东的经典之作《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1991年出版的《毛泽东选集》第二版曾收入《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细心的读者可能会发现,该文下面的注释写道:“这是毛泽东给林彪的一封信,是为答复林彪散发的一封对红军前途究竟应该如何估计的征求意见的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