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期间陕甘宁边区的石油工业发展

2020-01-05 01:02     观察者网

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在战争废墟油矿的基础上,不仅很快地恢复了石油生产,而且迅速地建立了边区自己独立的石油工业。这不仅增强了边区抗战的能力,也为新中国石油工业的建立和发展培养了技术和管理干部,提供了艰苦创业的宝贵经验。

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以下简称边区)政府从边区经济建设的实际需要出发,在战争废墟油矿的基础上,不仅很快地恢复了石油生产,而且迅速地建立了边区自己独立的石油工业,为边区工业建设提供了能源保障,促进了边区经济建设的发展,打破了国民党顽固派对边区的经济封锁,增强了边区抗战的能力,为争取抗战的最后胜利做出了很大的贡献。抗战时期陕甘宁边区的石油工业,也为新中国石油工业的建立和发展培养了技术和管理干部,提供了艰苦创业的宝贵经验。

抗日战争时期的陕甘宁边区地处中国内陆西北高原的腹地,早在北宋时期,这里就发现了石油。
抗日战争时期的陕甘宁边区地处中国内陆西北高原的腹地,早在北宋时期,这里就发现了石油。

一、抗日战争爆发前陕北地区石油开采的概况

抗日战争时期的陕甘宁边区地处中国内陆西北高原的腹地,早在北宋时期,这里就发现了石油。在陕西北部的延川、延长、永坪、宜川、安塞等地有着丰富的石油储量,属于中国西北主要的产油区。

1907年清政府设立“延长石油官厂”,聘请日本技师,并从日本购买了1部蒸汽钻机开采石油。同年8月,在延长成功钻凿了中国大陆第一口油井——“延1井”。而后又开掘了2口油井,均因原油产量不丰以及运输困难等问题而放弃开采,所有打井机器工具等因运输困难大都留于延长。

1914年,北洋军阀政府与美商美孚公司签订《中美合办油矿》的合同,联合开采陕北的石油。同年成立了中美油矿事业所,在延长、延安、洛川等地勘探油矿,由美孚洋行运来打井、采油、炼油等机器设备,经过3年的开采经营,至1916年先后打了7口油井,均因出油量不高而终止。

所有开采石油的机器设备等均被收归陕西省地方政府管理。陕西省政府也曾联络一些地方绅商出资,利用遗留下来的油矿机器设备开采石油,但都未取得较大的业绩。

1934年,国民党政府成立陕北油矿探勘处,从国外购置了一批掘井机器工具及材料,又先后在陕北的延长、永坪两地各打了4口油井。截至中共中央和中央红军到达陕北前,陕北共有油井20口,除永坪一口井出油较多外,其余均未有大的出油量。

1933年底,刘志丹、谢子长等领导的陕北地区的土地革命战争迅速发展起来,因延长、永坪产油区处在陕北革命根据地的边缘地带,也处在红军开展游击战争的地区,由于持续的反革命“围剿”与革命的反“围剿”战争环境的影响,陕北的石油开采基本上处于停顿状态。

1934年底至1935年春,陕北红军相继解放延长、永坪等地区后,由于战争影响和缺乏石油生产及管理经验,石油的开采和生产处于停止状态,“机器工具材料有破坏者,有失散民间者,也有移到机械厂作修理材料者,余留部分也不全。”

1935年10月,中共中央和中央红军长征到达陕北后,为解决军需困难和增加财政收入,中华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克服了种种困难,组织力量重新开采石油,迅速恢复了石油生产。

据时任中华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国家银行行长、中央政府国民经济部部长的毛泽民的报告记述:仅在1935年12月至1936年2月的3个月中,延长油矿共生产原油约7万余斤,炼制的石油产品有挥发油400斤、汽油2000斤、头等油2.5万余斤、二等油1.35万斤,以及大批油墨、石蜡、凡士林等,“除充分供给了红军与机关需用外,最近还大批运输出口。同时,在这一时期,打完了永坪第三井,现在正着手打第四井。三个月共盈利2000余元。这是全中国仅有的石油矿。”

1936年6月,由于战争形势的变化和影响,中共中央领导机关和红军大部队主动撤离了瓦窑堡,暂时放弃了延长油矿。国民党中央军和东北军进驻后,延长油矿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破坏。

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中共中央领导机关进驻延安,中央经济部接手整理延长油矿,开始了恢复原油的生产工作,并制定出生产计划,以留下来的部分工人和残旧机器设备,“恢复永坪第一号井,开始抽油,并开始打永坪第四号井。”

由于经过战争的破坏,许多机器设备的零部件散落于民间,大多数油井无法生产,仅有个别油井出油,石油产量极低,“当时每日原油产量多至500斤,少至100余斤。”这种状况直至抗日战争爆发。尽管当时原油产量极低,但这些石油的开采和炼制生产活动,为抗日战争时期边区石油工业的建立和发展奠定了基础。

1942年,朱德(右三)、贺龙(右四)在八路军三五九旅旅长兼政委王震(右二)陪同下,视察南泥湾。
1942年,朱德(右三)、贺龙(右四)在八路军三五九旅旅长兼政委王震(右二)陪同下,视察南泥湾。

二、抗日战争时期陕甘宁边区石油工业的建立与发展

(一)抗日战争时期边区石油工业的建立

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陕甘宁边区政府建设厅接管了延长油矿,在延长正式设立了石油厂,先后设立工务、总务、会计、材料四科,开始迅速开展了恢复边区石油生产的工作,至年底共投资10574元,对个别油井进行了清理修复,并准备新建四号油井。

由于战争的影响和破坏,油矿打井和炼制原油的机器设备遭到破坏,一些机器零件散失于民间的也较多,石油厂协同当地政府“召集群众大会,动员群众,把在红军撤离时失散的机器零件,向乡、区、县政府报告或送归油厂,政府分别给以奖励。

因延川是老苏区,群众都有组织,在大会上,好多群众自动报告,将机器送归油厂。”为促进恢复和发展石油的生产,边区贸易局也为石油厂从西安等地购进了一批机器零件。经过边区石油工人一年多时间的修复之后,一些旧有的油井开始出油,新打的1口油井也开始出油,不仅很快地恢复了石油生产,而且原油的产量也有所增加。到1938年时,边区生产原油3527桶(每桶12.5公斤),炼制汽油167桶、特甲油1381桶、白蜡油856桶,这标志着边区石油工业的建立。

陕甘宁边区的石油是边区重要的工业能源和抗战物资,也是边区自给工业建设中的一项重要产业。由于对石油及其产品的迫切需求,就使边区政府对石油的生产极为重视。

早在1937年5月,在边区政府成立的筹备工作中,后来担任边区政府主席的林伯渠就提出了“在工业上注意发展石油、盐、煤、铁等主要生产”的边区工业建设任务。1938年,为了保障军需公用的供给,延长石油厂移交由中央军委后勤部管理,任命陈振夏为石油厂厂长。石油厂最初实行供给制,1943年初进行了体制改革,“由供给为主,改为企业为主供给为辅的国家企业公司性质,”

基本上实行国家企业化管理,在行政上设生产管理科、经营管理科;在生产部门设有打油抽油部、炼油部、修理部等,并建立和规范了相应的各项管理制度,全体职工均实行集体合同制。

1939 年1月,在陕甘宁边区政府对边区第一届参议会的工作报告中,也明确提出要把“加强对石油、煤矿的管理,增加产量,提高质量”作为边区工业经济建设中的主要任务之一。

阅读下一篇

林彪的两封信与毛泽东的经典之作《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1991年出版的《毛泽东选集》第二版曾收入《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细心的读者可能会发现,该文下面的注释写道:“这是毛泽东给林彪的一封信,是为答复林彪散发的一封对红军前途究竟应该如何估计的征求意见的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