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个在真实人体身上所进行过的可怕实验

2020-01-05 01:54     今日头条

一直以来,不管承认与否,人类似乎都渴望能够成为无所不能、无所不知的存在。为此,不少人跨越了理性和良知,以科学进步为借口甚至在人类族群身上进行了许多可怕的实验,当然,也有人以身试险,为科学而献身。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许多残酷的实验都被保留了下来,被我们后人所知晓,但是又有多少可怕实验是不为人所知的,我们却无从知晓。而今天,安迪就将要介绍,6个在真实人体身上所进行过的可怕实验。

1、在穷人、黑人和文盲身上进行的梅毒实验

6个在真实人体身上所进行过的可怕实验

1932年,美国政府资助的医生在阿拉巴马州的塔斯基吉进行了这项实验,目的是在无需治疗的情况下研究梅毒的自然进程。

40多年来,有约399名梅毒患者,其中大多数是穷人、黑人和文盲,他们认为他们得到了免费的国家医疗救助,而实际上他们没有得到任何治疗,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患有梅毒。同时,医生继续监测他们的健康状况,看是否有自愈的情况。

在研究结束时,只有74例患者存活了很久,而28例患者直接死于梅毒,另外100例患者死于与疾病相关的并发症,其中40例妻子被感染,19例孩子出生就患有先天性梅毒。

2、对同性恋的强迫性“疗法”

6个在真实人体身上所进行过的可怕实验

在南非的种族隔离时代,南非的军队存在着一种和同性恋相关的非常矛盾的双重政策。该政策矛盾的地方在于,它禁止部队里的士兵为同性恋,但是又允许应征入伍者是同性恋。据说,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如果完全禁止同性恋参军,将会给年轻的南非白人提供参军的借口。然而,在这种极为矛盾的政策之下,针对同性恋的强迫性“疗法”开始出现,例如强迫休克疗法、去势术和其他形式的“疗法”,据说这些疗法严重侵犯了基本人权。

在1971年至1989年之间,受害者被迫接受化学阉割和电击治疗,以治愈他们的同性恋。这种趋势在精神病学家的支持下得到了支持,认为同性恋者患有精神疾病,这一点在美国精神病学协会的《精神疾病诊断和统计手册》中就有阐述。患有这种所谓的“精神疾病”的应征者与其他军人的待遇明显不同。他们没有获得军事领导职务,也没有获得敏感信息的委托。在电击疗法过程中,将电极用电线绑在上臂上,然后穿过刻度盘,刻度盘的刻度为1到10,以改变电流。

在实验进行的过程当中,他们会给同性恋者展示裸体男性的照片,而且鼓励他们进行幻想。一旦他们出现了任何形式的生理反应,就会遭受不断升高电击。随后,他们还会展示女性照片来激发同性恋者的生理反应,但结果是非常失败的。因为没有科学证据可以证明这些程序具有改变性行为的能力,这些“疗法”在20世纪70年代达到了顶峰,当时同性恋心理治疗领域不再支持同性恋士兵的疗法。因此,1973年从《美国精神病学协会》手册中删除了同性恋为精神病患者的定义。

可怕的是,当实验被认定失败以后,一切都没有结束,他们还强迫将所谓的患者进行化学阉割和变形。据说,有多达900名年龄在16岁至24岁的同性恋者被强制变形成了女性,这其中还有不少因为手术失败而死亡。即便手术成功,很多人在退伍之后患上了抑郁症,甚至自杀。

阅读下一篇

美国新增4776例确诊病例 累计确诊19027例

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以及各州公共卫生部门的统计,截至美国东部时间3月20日晚6点,全美已报告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9027例,死亡233例,治愈147例。其中,3月20日新确诊4776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