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8年11月15日:慈禧已死?光绪万岁!

2020-01-03 19:35     新浪历史

恽毓鼎捏着笔的手也许并不如以前一样轻松,尽管他写在纸上的字只有一行半而已,但即使是官场上最愚钝的人也能从这一行半的文字中读出一种异样的气氛。

因为它并不是一张普通的纸,而是记录当朝皇帝起居行止的《起居注》。若在以往,《起居注》会详载当朝皇帝行止、颁布谕旨的全文,甚至是引见臣工的奏对等等。尽管《起居注》看来冗长繁琐,但却可以从其长短看出帝国枢轴是否在正常运转。而1908年11月9日这一天,恽毓鼎记下的《起居注》只有一句话:

“上诣仪鸾殿慈禧端佑康颐昭豫庄诚寿恭钦献崇熙皇太后前请安。”

法国小画报(Le Petit Journal)上关于慈禧驾崩的报道
法国小画报(Le Petit Journal)上关于慈禧驾崩的报道

慈禧去世之清光绪起居注册记载(修改版)
慈禧去世之清光绪起居注册记载(修改版)

没有朝会,没有奏对,没有谕旨,除了皇上去了趟仪鸾殿,向他名义上的母亲慈禧太后问了声好外,天下无事。但例行公事般的文字背后却透露出不祥的信息:皇帝自从1898年那场失败的政变后就已经被褫夺了发表自己意见的权力,即使颁布诏旨,也都是仰承太后之意,所以他无话可说相当正常。但慈禧太后,这位在长达半个世纪中将权力死死握在手中的女人,居然在这一天没有向她的臣民下达任何命令,这真是太出人意料了。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松开了慈禧紧握着权力的双手。

那双手确实无力再握住权力了。就连朝中传出的小道消息也证明了这一点。恽毓鼎在两天前的日记中透露出更多细节:先是慈禧太后因“不豫”停止早朝。“不豫”是仅次于“大渐”表示病势沉重的词,而“大渐”的后面跟着的就是“驾崩”了。接着,皇室中辈分最高的庆亲王奕劻被慈禧单独召见,退出后,便兼程赶往菩陀峪慈禧为自己修建的陵墓——又一个不祥地讯号。最值得注意的是朝中枢臣开始讨论道光庚戌(1850年)和咸丰辛酉(1861年)年间的旧事,知晓前史的人心里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这两年正是皇帝驾崩,权力转移的时刻,而辛酉年更是凶险万分,这一年发生的政变彻底改变了帝国政治的走向,咸丰帝临终前任命的八位顾命大臣被斩首流放,而当今至高无上的慈禧太后,也正是在那时尝到权力的真味的。47年,是否会是一个“轮回”。

6天后,11月15日,答案揭晓。这一天阴风凄惨,刚过五点,天色就已全黑。夜半12点,熟睡中的恽毓鼎被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仆人送来邸钞刊登了一个惊天消息——慈禧太后驾崩了。

“旁皇不复成寐”,恽毓鼎在这一天日记的最后写道。

那一晚,没有多少人可以睡着。

第二天,他们要面对一个全新的旧面孔——光绪皇帝复出了。

慈禧遗旨:改变的开始

好吧,最后一句是我编的。但在无限可能的时空中的某一个时空,这个事件可能已经发生。光绪三十四年之前,大清帝国的臣民已经习惯在一个强权女性的统治下安稳度日,官员不必将牵线木偶一样的皇帝记挂于心,只需讨好那个帘子后面的女主人就可以了。在我们生活的这个时空中,1908年11月15日慈禧太后的去世不仅带走了一个时代,更带走了那位当了34年的傀儡皇帝——光绪死在11月14日,只比他的干妈早死不到一天。这位倒运的皇帝除却在1898年那场乍张即灭的政改中展示了一下自己的政治抱负以外,剩下的时光基本是充当一个忧郁且病歪歪的花架子,等着有天莫名其妙地龙驭宾天(2008年对光绪遗骨和发辫的检测,证实这位皇帝确实死于砒霜中毒,只是不知凶手是谁)。

政治和感情(当然是与珍妃的悲剧恋情)上的双重不幸,再加上死亡时间的(人为)巧合,使人们很愿意将对光绪的同情转化为一种想象,想象这位皇帝同样巧合地躲过了暗杀,耗过了他那位长命又专横的干妈,重登大宝,一扫阴霾,将胸中积压的雄才大略喷涌而出,使帝国重光……也许再顺带生个继承人,以保证国祚绵延。

当然,一切的改变要从11月16日开始,但就像所有的宫廷政治一样,汹涌暗流一定是藏在波澜不惊之下。出现在臣僚面前的光绪皇帝自然应当是全身缟素,并且脸上写满了“呼抢哀号,曷其有极”的表情,在群臣的扈从下前往皇极殿向慈禧梓宫恭行奠礼,隆重悼念。同时颁布大行皇太后遗旨让跪在地上不敢抬头的臣僚认真领会学习。

尽管光绪受到慈禧压制多年,1898年更遭到软禁,形同囚徒一事,早已是朝野皆知。但若藉此挟机报复一个死人,却实在是不智之举。本朝以孝治天下。君者,子也,太后,母也。刚刚复出,就要变天翻帐,实在是有违孝道,显得自己气量偏狭。

阅读下一篇

贺龙巧布“口袋阵”不辱使命声援毛泽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