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整容欠债的女主播们,月入几百元,拿命堆时长

2020-01-04 03:28     南都周刊

高晓佳没有想到,自己进入的主播行业,不是那个光鲜亮丽的世界。自己的网红梦没有实现,反而背了一身债务。

“太难了,好卑微。”回顾在四川艺某星影视传媒有限公司工作的几个月,刚从一所大专院校毕业的主播高晓佳说,自己每个月到手薪资只有几百元,压力大到难以承受。

而公司承诺新人主播3000元/月的保底薪资中,有一大半要用于偿还“整容贷款”,剩余部分要缴纳公司宿舍的房租,此外可能还面临各项扣除。

看着直播行业发展红火,主播网红们好像个个赚得盆满钵满,但高晓佳没有想到,自己进入的主播行业,不是那个光鲜亮丽的世界。自己的网红梦没有实现,反而背了一身债务。

应聘主播却被忽悠贷款整容

2019年夏天,刚刚大专毕业的高晓佳四处寻找工作,她不想一毕业就从成都回到老家。但手头没钱 ,高晓佳急于找到一份能够包住、待遇可供生活的工作。

这时候,boss直聘上一家名为“四川艺某星影视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川艺某星”)的企业联系上高晓佳。公司人事添加了她的微信,沟通过程中,高晓佳了解到,只需满足“普通话良好”、“形象好气质佳”、“服从公司与管理人员安排”等很基础的条件,便可以“做主播”。

招聘人员一口一个“小姐姐”,反复邀请她“先过来看看嘛”,态度十分亲和,高晓佳想着也可以试一试,于是便前往位于武侯区的四川艺某星公司面试。

因整容欠债的女主播们,月入几百元,拿命堆时长

面试过程中,艺某星除了与她沟通待遇提成等问题外,还询问她是否会介意微调。

“说是微调,就是整容的意思呗。”高晓佳告诉记者,在人事的描述中,只有接受微调才可以做全约主播,定级更高,薪资提升空间更大;如果不能接受微调,就只能做更低级别的全职主播,即普通主播。高晓佳并不介意整容,只是担心整容费用问题,毕竟自己刚刚毕业、没法负担。

第二天上午,高晓佳应面试人员要求再次来到公司,这一次,她见到了公司的形象顾问张博微,一个大眼睛、嘟嘟唇、容貌姣好的年轻女性。形象顾问先是给高晓佳从正面、侧面各式拍照,然后分析了她眼睛、鼻子、脸型在内的一些问题,并建议她进行调整。

“这位形象顾问就像大姐姐一样,她说医院是正规医院,整容费用会有公司来出,不用我来还。”

随后,在形象顾问的陪同下,高晓佳来到一家医疗美容门诊,见到了美容机构的“美容管家”,他们为高晓佳安排了包括“双侧重睑成形术”、“下睑下至”在内的一系列手术,需要分多次做完。但手术费用方面,二人却让高晓佳用自己的身份证和银行卡,当场与捷信消费金融有限公司签订了一份本金近30000元,月贷款利率1.75%的贷款合同。

因整容欠债的女主播们,月入几百元,拿命堆时长

为高晓佳做整容的美容医院

此时高晓佳尚无任何固定收入,她还是有些担心,但形象顾问再一次告诉她,这钱公司会出,没必要担心。形象顾问、美容管家和捷信的贷款员甚至还“指导”高晓佳,填写贷款申请表要虚报自己的职位和收入,“以免贷款批不下来。”

记者从公开报道了解到,捷信消费金融有限公司是中国银保监会批准成立的外资公司。天眼查数据显示,该公司自2016年8月至今共在3175起法律诉讼中成为原告或被告,案由则广泛涉及“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民间借贷纠纷”,“确认合同无效纠纷”等等。

记者计算后发现,高晓佳与捷信签订的贷款合同,折算年化综合息费率达到了23.808%,比常用的花呗、借呗高出不少。

签完贷款合约后,高晓佳在美容机构进行了初次手术。待手术恢复,高晓佳便前往艺某星上班,每天的工作内容是在陌陌平台直播。

一个月后,高晓佳拿到了第一个月的工资,但原本说好的3000元保底薪资,出现在银行卡里的却只有500多元。

高晓佳感到奇怪,询问后才得知,原来工资的一半要用于偿还1500余元的贷款还款,剩下的一半还要扣除600元/月的公司宿舍费用,此外,公司人事还提出高晓佳没有充分完成合约中规定的直播时长,直播效果不佳,薪资要有所扣除,所以到手仅剩几百。

而和公司里的其他主播一交流,高晓佳才知道,不少主播都在面试签约之后,背上了2.5-3.5万元不等的“整容贷”。即使日后从公司辞职,这个贷款也要一直按月偿还,否则影响的是个人征信。

阅读下一篇

贾跃亭破产重组进入投票程序 贾跃亭微博重新活跃

贾跃亭破产重组 针对贾跃亭破产重组方案将进入投票程序,债权人投票将于4月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