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上瘾”也有风险?“每周持续跑25英里,死亡风险与不运动的人一样”

2020-01-07 02:36     三联生活周刊

作者: 张晓琦

随着生活压力增大、健康意识及自我需求的提高,这些年来,人们对运动的热情与日俱增。运动对于强身健体的作用毋庸置疑,但它并非可以无限使用的良药,一旦过量,恶性上瘾,也会带来严重乃至致命的后果。

不锻炼就难受

2012年,王彤(化名)突然得了肾病,指标非常吓人,一年半停药之后身体仍旧是病态的,因为药物激素的原因迅速变胖,到单位就坐下来赶紧歇,上两层楼就要坐在台阶上喘半天气。传统观念里,肾病很难根治,最后会得尿毒症透析而死。丈夫压力很大,王彤非常恐惧:“我才43岁,以后就这样了吗?”

她决定锻炼,开始走15分钟都有些吃力,一年后一天能走一个小时。2014年暑假,她和儿子去宁夏旅游,爬了崆峒和六盘两座山都没觉得太累,这给了她信心,回来后决定跑步。从100米到800米……3年后跑到10公里。今年过年跑了一个16公里,她觉得还行,准备去参加半马比赛。2017年,王彤开始参加健身班,加入力量训练。现在每周一、五去上健身班,每堂课90分钟,不上课也会在家做些力量训练,再跑五六公里,每天运动3个小时左右,周日休息。她还报名参加了健身教练考试,已经拿到教练证,最近又上了一个恢复人体最初功能的本源性训练。

“运动上瘾”也有风险?“每周持续跑25英里,死亡风险与不运动的人一样”

王彤觉得自己运动有瘾,超过三天不动就会难受,如果身体或天气不好,她会在家里做力量训练,旅游时如果爬山就不再跑步,但也要拿根弹力带练上身。她把运动生活化,有楼梯不坐电梯,等车的时候会做金鸡独立,做饭、洗脸时也会蹲马步。几年下来,她很少生病,每年体检指标都很正常,便秘也好了,连脂肪肝都没了。有次她碰到以前的主治大夫,医生看到她目前的状态很吃惊。王彤说,医生和健身教练互相不了解对方的领域,自己才是自己最好的生理与心理医生,“我是用自己在做实验,什么可以做,什么要注意。但是能不能突破?我觉得是可以的,医学上不是也有很多突破吗?医学也是要进步的。”

现年70岁的李萍(化名)是一名退休护士,离异无子,因为身体检查出脑动脉硬化,有脑溢血的危险,开始了执着的锻炼。她现在每天走路或慢跑4个小时左右,每天路程20几公里,三九天和三伏天都不间断;旅游去爬山还要每天跑步;血压升高到200,降下来当天就去锻炼;照顾亲人在医院陪床,早上仍旧起来跑步。甚至有一次肋骨骨折,李萍也不听医生劝阻执意要去走步。因为照顾生病的哥哥不能出去锻炼,在接受我的电话采访时,李萍也在坚持走步。不运动她就心理难受,停不下来,也睡不好觉。多年下来再检查,动脉硬化得到改善,医生说像40岁人的,这更加坚定了她运动的决心。

健美运动员夏亮,知道需要控制训练时间令身体恢复,但也有过超时训练、普通感冒不停、得了肠梗阻未出院就溜出去训练的经历。他说长期练的人都上瘾,想征服自己的生理极限。因为需要严格控制饮食,与朋友们聚餐格格不如,社交也开始减少,但他觉得值得。当兵时的战友每年聚会,退役近20年,身体走形的不在少数,还有患了糖尿病大腹便便的,一身腱子肉的夏亮侧身其间,就显得非常不同。他给我看不同时期的照片,身材的塑造令他开心,也觉得自己更健康了。“这种感觉一般男的都喜欢。”“像我们就是爽,就是刺激,就是别的都给不了的那种感觉。真跟吸毒似的,但比吸毒健康,是绿色鸦片。”

阅读下一篇

印尼首都出现水灾 部分机场、铁路和道路交通被迫中断

印尼首都出现水灾 部分机场、铁路和道路交通被迫中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