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职场人也是蛮拼的:拼工作变成拼健康

2020-01-01 14:17     大洋网-广州日报

徐无鬼这个穷鬼于是开始给高富帅上课:你这个有着万辆马车资产的大老板,用魏国人大量的物质财富,来满足自己的身体感官需求,,可这根本不是人类生命最本质的需求,一个人的内心需求不是物质的丰富和奢侈,而是平和。过度物质享受,干扰了你的平和。

笔者中学时代读历史书时,喜欢注意历史人物的生卒年,对那种活过80岁的人,怀有一种敬仰的心情,像庄子、孟子、乾隆等,都超过了80岁,而他们都是名垂千史的人。

庄子(资料图片)
庄子(资料图片)

由此看来,生命的长度,也是人生成功与否的重要指标之一。尤其是庄子,不过一个漆园的小员工,吃得寒酸,穿住也寒酸,在当时绝对不是事业上的成功精英人士,但他在哲学上成功的同时,生命健康也成功了,这当中有什么关系呢?

给高富帅上养生课:

丰富的物质未必利于生命

有个叫徐无鬼的隐士,可算是庄子的代言人,有一回他去见魏国的国君魏武侯。魏武侯见徐无鬼一副穷酸样,优越感油然而生,于是调侃式地安慰他:先生不容易啊,在穷山沟里待着,吃不好,穿不好,现在熬不住来见寡人了吧。

面对魏武侯的这番安慰,徐无鬼不急不恼,也安慰起魏武侯:老大,您更不容易啊,还好意思安慰我?你不大的胸膛里,每天塞满了各种欲望,堵满各种波动的情绪。你生命的本质早就病得不轻了,“则性命之情病矣”。可能你也曾经反思自己是不是被欲望情绪左右得太厉害,也想要清除这些欲望与情绪,但结果往往是,你的眼睛、耳朵等感官都受不了清心淡泊的生活。你说,你容易吗?

魏武侯一下子心塞了,说不上话来,因为他被徐无鬼击中了要害。现代人如果有心读一读这一段出自《庄子·徐无鬼》的对话,估计也会心塞。魏武侯想要从过度的享受中解脱出来,但自己的感官又受不了清淡的罪,就好像你放下手机,三天不看微博、微信,你受得了吗?

关于徐无鬼见魏武侯,还有一段话,更加具体。魏武侯同样用带着优越感的口吻亲切地抚慰了徐无鬼:先生,您待在穷山沟里,成天吃野菜野果,如今想酒肉想疯了吧?“其欲干酒肉之味邪”?

徐无鬼回敬说:我徐无鬼穷惯了,对没肉没酒的生活习以为常,我倒是同情你啊,已经病到神形不和的地步。说得通俗一点,可以理解为魂不附体。

魏武侯问:我怎么神形不和啦?这里的神,放在现代的语境条件下,不妨理解为生命最本质的要求。

徐无鬼这个穷鬼于是开始给高富帅上课:你这个有着万辆马车资产(万乘)的大老板,用魏国人大量的物质财富,来满足自己的身体感官需求,“以养耳目鼻口”,可这根本不是人类生命最本质的需求,“夫神者不自许也”,一个人的内心需求不是物质的丰富和奢侈,而是平和。过度物质享受,干扰了你的平和。什么是病?这就是病。

接下来,徐无鬼将健康养生课上升到整个战国的政治高度,他说,你们这些诸侯国的国君,对物质的索求一旦延伸下去,就会发展到杀人百姓,兼并别人国土的地步,“杀人之士民,兼人之土地”。这样做的目的,也不过是为了满足私欲和自己的成就感,“以养吾私与吾神者。”可以说,整个战国时代都有病。

由此可以看出,庄子讲究的,不只是个人健康,还有社会健康。

关于这一点,孟子、墨子与庄子的观点高度统一。孟子认为,战国时代那些杀人最多,夺取土地最多的国君和将军,必须受刑罚;墨子则主张兼爱非攻,夺取别人土地和偷东西一个性质。战国时候的战争,有它进步的一面,也确实存在不人道的一面。

当然,兼并战争这道理有点扯大了,庄子接下来要讲的,就跟我们平常人的生活有关了。

阅读下一篇

老照片:解放军代表团在美国乘坐游览车参观动物园

1980年正是中美关系的蜜月期。当年刘华清率解放军代表团访美,受到美方热情接待。美方安排中国代表团参观动物园,中美两军的关系不像现在那样紧张。中国代表团成员乘坐一辆游览车参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