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黑土地上的龙旗:马关条约(6)

2020-01-01 13:19     中华遗产杂志

根据多年的采访经验,莫里循断定,需要如此保密的条约,绝对不可能是个公平合法的条约,可是,在英国不知道条约的情况下,他又能够做些什么呢?如何才能不违反国际法的情况下泄露密约内容呢?

还是“老奸巨猾”的张之洞教了莫理循一计:让英国和其它友好的列强公开知照中国,正在讨论中的中俄关于东北问题的条约,不可以加入任何新的条款,因为这将会损害英国根据已签订的《辛丑条约》在东北所拥有的权利,如此一来,中国可以借机把条约拿出来与众列强共同讨论。

图为中国驻美国公使伍廷芳,作为李鸿章重要的谈判助手,他提出“主动开放通商口岸以避免列强进攻”的策略,并在实践中取得成功。1900年义和团围攻外国驻京使馆,他努力向美国输送中国的真实新闻,澄清外媒关于中国的不实报道,使美国对贫弱的中国产生同情。后因美国两次发布“门户开放”照会,才遏制了列强瓜分中国的狂潮。
图为中国驻美国公使伍廷芳,作为李鸿章重要的谈判助手,他提出“主动开放通商口岸以避免列强进攻”的策略,并在实践中取得成功。1900年义和团围攻外国驻京使馆,他努力向美国输送中国的真实新闻,澄清外媒关于中国的不实报道,使美国对贫弱的中国产生同情。后因美国两次发布“门户开放”照会,才遏制了列强瓜分中国的狂潮。

张之洞的“诡计”得逞了。鲍里斯·罗曼诺夫在《俄国在满洲》中,提及了日本的北京声明,它“准备在任何情况下支持中国”,“中国方面的反对意见因此立即增多了,而且变得坚决了。俄国也不得不切实考虑到这些外部的压力,并向日本作出声明,他无意侵蚀中国领土,剥夺中国的主权,也无意妨碍他国在中国的利益”。

杨儒一直拒绝签约,俄国并无大的报复动作。李鸿章“虚情假意”地向俄方表示,等中国和各国和约签订后再和俄方单独签约。这种态度急的俄国驻华公使格尔斯连日向李鸿章催逼。李鸿章本来年事已高,身体欠佳,而“俄使每日恫吓催逼于外,同僚们又多对他冷嘲热讽于内”,结果“忧郁焦劳,肝疾增剧,时有盛怒,或如病狂”,于1901年11月7日病亡。李鸿章临死前一小时,格尔斯仍然跑到李的住所,要求兑现当初《中俄密约》的诺言。

1901年9月,《辛丑条约》签订,中外争端已解决,获得了巨额赔款的列强陆续撤军,俄军也丧失了再赖在东北的理由,列强也要求俄国撤军。1901年10月,俄国不得不再与清政府谈判。此时清政府已摆脱了1900年的国际危机,立场转为强硬,至1901年底,中俄谈判陷入僵局。

杨儒由于交涉中饱尝屈辱,受尽煎熬,在拒签俄约后已经是油尽灯枯,长病不起,最终于1902年2月17日在中国驻俄使馆内病逝。弥留之际,仍不忘嘱咐身边的陆征祥:“可怜弱国外交官,但能为国争得一尺一寸,尽职尽心而已,丢掉头颅,又有何妨!”

杨儒没能等到看到胜利的那一刻,就在他死后4天,1902年2月20日,对俄国忍无可忍的英、日订立了《英日同盟》,共同防范俄国。

4月8日,空前孤立的俄国终于被迫和清政府签订了《交收东三省条约》。俄方尽管保留了一些附带条件,但毕竟做出了“允在东三省各地归复中国主权”的承诺。后来,俄方虽然反悔,却招致1904年日俄战争。日本打败俄国以后,吸取俄方教训,也不得不承认东三省为中国领土。杨儒拒签卖国条约的历史价值,终于在他死后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东北这块热土,在此后的时间里继续动荡着,但是,由于中国领导人现代意识的持续深化,“均势外交”、“以夷制夷”始终是维护中国主权的不二法宝。迟至1950年,面对强大的苏联,新中国依然是个弱国,可弱国并不代表没有外交,新中国领导人纵横捭阖长袖善舞,硬是在两年后彻底终结了残留在东北的外国势力。

阅读下一篇

老照片:解放军代表团在美国乘坐游览车参观动物园

1980年正是中美关系的蜜月期。当年刘华清率解放军代表团访美,受到美方热情接待。美方安排中国代表团参观动物园,中美两军的关系不像现在那样紧张。中国代表团成员乘坐一辆游览车参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