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黑土地上的龙旗:马关条约(5)

2020-01-01 13:19     中华遗产杂志

当时,清廷中央和地方的许多大员也是通过《泰晤士报》才知道《增阿条约》的。因为当时东三省受俄国控制,电报不畅通。可李鸿章为什么能先知道《增阿条约》呢?因为在1896年,李鸿章访问俄国,答谢三国“干涉还辽”,俄国遂逼迫李鸿章签订《中俄密约》,在当时,李鸿章与国内的联系,使用的是俄国提供的外交密码,甚至不通过军机处,直接与光绪帝寝宫的密线相连。

俄国历史学家鲍里斯·罗曼诺夫认为,李鸿章早就知道《增阿条约》,但是碍于保密协议,不便公开,可是,俄国“盟友”的卑鄙,让李鸿章忍无可忍。如果听任俄国化整为零地侵吞东北,比如绕过中国中央政府与增祺私下订约,那么最终结果就等于丧失整个地区。所以,李鸿章无论如何也要使俄国外交界回到与北京进行协商的轨道上来。

日俄战争后,为了在东北推行新政,藉以巩固边防,1907年,清政府把东北改设行省,徐世昌被任命为首任东三省总督。在任内,徐世昌指挥三省官吏积极阻挠沙俄在东清铁路沿线设立“自治会”的侵略行径,为外交谈判献计献策,最终挫败了俄国的阴谋。照片正中立者为徐世昌。
日俄战争后,为了在东北推行新政,藉以巩固边防,1907年,清政府把东北改设行省,徐世昌被任命为首任东三省总督。在任内,徐世昌指挥三省官吏积极阻挠沙俄在东清铁路沿线设立“自治会”的侵略行径,为外交谈判献计献策,最终挫败了俄国的阴谋。照片正中立者为徐世昌。

客死他乡的忠臣

《增阿条约》曝光后,杨儒又与俄方谈了三次。俄方提出先批准《增阿条约》,才能商谈正式条约,杨儒则坚持,俄方先废《增阿条约》,才能谈正约。杨儒还警告俄方,如果继续纠缠下去的话,只会“徒费时日,于事无益”。见到平庸的杨儒“超水平”发挥,俄方只好同意先废除《增阿条约》。

良好的开端使杨儒产生了不切实际的幻想。他多次要求会见俄外交大臣拉姆斯多夫,商谈正约条款。但是俄国人却把他“晒”起来,拉姆斯多夫一再推托暂不开议。杨儒只好再次求晤维特。1月17日,维特口述了比《增阿条约》九款更为狠辣的十三款新约,除要继续控制东三省的吏治军权外,还提出“满洲、蒙古暨中国北省,未经俄允许,无论何项利益不得让与他国”。

杨儒当即提出抗议:“照此办法,有类俄之待布哈拉,英之待印度内地,彼二者均是属国,无怪外间议论,谓俄待满洲,竟视同保护之国。”杨儒还提醒维特,“俄不但应为中国留地步,亦应顾各国议论。”

维特在了解到杨儒在国内的个人财产在义和团战争中损失殆尽,他还假惺惺地对杨儒进行安慰,实质是为贿赂杨儒进行试探。杨儒则表示:“国事如斯,家于何有?只可听之。”维特闻之,也“为之动容”。在以后的谈判中,俄方并从未放弃贿赂杨儒的努力,但一直没有成功。

看来他们低估了这个“平庸”的杨儒。1月21日,维特为逼杨儒屈服,突然声称,必须承认《增阿条约》,否则俄方的新条件将更为苛刻。杨儒尽管悲愤交加,但为了完成收回东三省的使命,只得含辱哀求维特,“贵大臣向重邻交,务望代中国筹划,中国到此地步,悔已无及。”在以后的谈判中,杨儒还有一些类似的哀求。杨儒的目的无非是希望能以自己的屈辱来弥补民族与国家的不幸。但对于贪得无厌的俄国来说,杨儒的愿望当然是幻想。尽管如此,在重大原则上,杨儒却表现出出奇的固执。

远在北京的莫理循,仍在多方探听消息。1901年2月16日,俄单独提出东三省交地草约12款。20日,消息就上了《泰晤士报》头条。在2月23日,维特特意为了此事“审问”了杨儒一次。杨儒在俄国的监视下,究竟是怎样泄露的消息,或许永远是个迷。但莫理循对中俄秘密谈判的追踪报道,令各列强尤其是日本和英国更加警惕。

可能是俄国人对北京的政界采取了措施,莫理循在日记里抱怨:“获取情报没那么容易了。曾广铨有一段时间没有新消息了;后来,我想贿赂一下李鸿章的另一机要秘书张德彝,张不为所动。”莫理循打算开辟新的“货源”,1901年10月底,他专门前往汉口,探访了张之洞。张之洞作为政府官员,口风依然严谨。他只说,自己不便透露更多内容,但希望其它列强能够积极干预进来。

阅读下一篇

诸葛亮出山时,他的师傅感叹了4个字,几十年后果然成真了

原标题:诸葛亮出山时,他的师傅感叹了4个字,几十年后果然成真了 网友们都知道,诸葛亮在我们整个中国历史中都是特别聪明的人物的典型代表。在当时可谓是帮了刘备不少忙。他的聪明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