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黑土地上的龙旗:马关条约(3)

2020-01-01 13:19     中华遗产杂志

《增阿条约》实际上废止了中国在东三省南部的军权(在营口连民政管理权也被废止),堂堂大清国的盛京将军变成了俄国的“马仔”。

然而,东北这块肥肉实在是太大了,列强特别是日本对她也垂涎欲滴。为让其他列强死心,俄国决定抢在列强和中国缔结共同和约之前与中国单独缔约,把它对东北的占领“合法化”。

1900年12月22日,俄国驻华公使格尔斯忽然向中国提出,由杨儒担任谈判全权大使,赴俄国谈判。

这是日本画家笔下的《马关条约》谈判情景,李鸿章与伊藤博文等人会面。画中故意丑化歪曲李鸿章,把他画成奴颜婢膝的样子。沙发上坐在最后面的中国官员叫马建忠,就是他在1878年将西欧的“均势”外交思想引入中国,使之成为李鸿章外交思想的基础。
这是日本画家笔下的《马关条约》谈判情景,李鸿章与伊藤博文等人会面。画中故意丑化歪曲李鸿章,把他画成奴颜婢膝的样子。沙发上坐在最后面的中国官员叫马建忠,就是他在1878年将西欧的“均势”外交思想引入中国,使之成为李鸿章外交思想的基础。

杨儒是从哪冒出来的,为什么俄国人要求这么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物去担此大任呢?为什么不是李鸿章呢?

杨儒,字子通,汉军正红旗人,做过几任道员,没有突出政绩;也出使过美、日、秘鲁等国,1897年以后出任驻俄、奥、荷三国公使,任内也比较平淡。总之,杨儒在当时被认为是“素有非赫赫之名”的“平庸之辈”。然而俄方看中的就是杨儒“素非有赫赫之名”,有利于对其操纵和愚弄。

清政府也认为杨儒“难膺大任”,准备另择良才。但俄方执意要杨儒为全权代表,清政府又不敢不从。何况,清政府也一时找不到更合适的人选:被认为“通晓俄情”的李鸿章,要坐镇北京与侵华各国谈判,无法赴俄;另一个俄国通,前任驻俄公使许景澄,因在对待义和团问题上与慈禧太后意见相左,已被杀掉。这样,1901年1月1日,清庭正式下令:“杨儒授为全权大臣。”同时指示杨儒,“此事俄廷深敦睦谊,允许交还,一切办法须臻妥协。杨儒审时度势,悉心筹划,随时电商奕劻、李鸿章,互相参酌。”清廷从一开始就对俄国充满了幻想,并把对俄交涉的指导权交给了庆亲王奕劻和直隶总督李鸿章二人。对于杨儒,清廷并没有抱多大希望。

杨儒接到指示后,不敢懈怠,当即与俄国积极交涉。从1901年1月4日开始到3月26日,杨儒先后和俄国的财政大臣维特进行了7次谈判,与俄国外交大臣拉姆斯多夫进行了15次谈判,饱尝了“弱国无外交”的辛酸与屈辱,承担了他人难以想象的压力与痛苦。

图为马关谈判中,中国和日本对于割让辽东半岛的几次讨价还价的不同边界范围示意。
图为马关谈判中,中国和日本对于割让辽东半岛的几次讨价还价的不同边界范围示意。

莫理循暗助中国

从未去过俄国的杨儒,带着翻译陆征祥,从上海出发,经印度洋到黑海,绕了半个地球,抵达了零下二十多度的圣彼得堡。他的谈判对手比起李鸿章当年的伊藤博文有过之而无不及,他就是沙皇财政大臣维特,俄国历史学家认为,维特是19世纪末俄国东方政策的“总导演”。由导演亲自操刀,杨儒焉能不败?杨儒死后,他的朋友把他这次出使的日记整理成《杨儒庚辛存稿》,我们才得以窥见那场置杨儒于死地的谈判,是何等的凶险。

1901年1月4日,杨儒与维特一见面,杨儒就单刀直入,质问维特:“外国报章纷传,贵国在满洲已派武员治理地方”。《增阿条约》一直被俄国封锁消息,维特没料到怎么就被杨儒知道了,一向冷静的他,开始支支吾吾,但在杨儒的一再追问下,索性承认“确有其事”,并要求中国政府加以追认。杨儒干脆地表达了中国政府的立场:绝难接受。

维特下去查到了杨儒的消息源,原来不仅杨儒知道了,地球人都知道了——《泰晤士报》1900年终专稿,爆料了《增阿条约》主要内容,作者是一个叫莫里循的记者,他恍然大悟,这一定是李鸿章搞的鬼。

图为莫理循像。
图为莫理循像。

莫理循,澳大利亚人。1897年2月被《泰晤士报》调往北京,直到1912年,一直担任《泰晤士报》驻北京记者,从此与中国结下了不解之缘。

莫理循具有一个优秀新闻记者所必须的珍贵品质——认真细致,追求准确。他总是想方设法深入实地调查,弄到第一手情报。这一点被他的同行评价很高,也使他成为远东最有名的外国记者之一。

莫里循之所以被委以重任,不仅是个人能力卓越,更源于他坚定的大英帝国态度。

莫理循在给朋友的信中写道:“一旦(俄国)在那里(东北)落脚,她将坚不可摧。她将占有一大片物产丰富,气候适于人类健壮成长的肥沃土地。它可以在那里训练数以万计的士兵,然后就可以琢磨‘吞并亚洲’了。可以想象,俄国起码将成为英国和平统治华中的难以对付的敌人。但这是绝不能允许的。必须千方百计地遏止俄国。必须阻止她完成东清(中东)铁路。必须阻止她在一个不冻港(旅顺)设防……”。为此,莫理循到东北旅行半年,对俄国在东北的活动作了大量的报道,揭露俄国在东北的行动和野心。

莫理循发表在《泰晤士报》上的《增阿条约》,使列强开始注意到这项谈判。这份电报是莫氏于1900年12月31日从北京发出的。根据莫理循的日记,早在12月21日,李鸿章的机要秘书曾广铨就把条约内容给他了。义和团运动后,曾广铨作为李鸿章的翻译,参与了中国与列强的和约谈判。曾广铨敢把如此重要的协定内容泄露给莫理循,必然是李鸿章授意的。李鸿章欲借《泰晤士报》的舆论力量,引起列强的干涉,“以夷制夷”。这种策略,以前是有过先例的,之后也时有发生。

莫里循日记记下了李鸿章的多次“泄密”。

阅读下一篇

老照片:解放军代表团在美国乘坐游览车参观动物园

1980年正是中美关系的蜜月期。当年刘华清率解放军代表团访美,受到美方热情接待。美方安排中国代表团参观动物园,中美两军的关系不像现在那样紧张。中国代表团成员乘坐一辆游览车参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