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黑土地上的龙旗:马关条约

2020-01-01 13:19     中华遗产杂志

为了守护祖先的遗产,为了大清龙旗依然飘扬在白山黑水,深陷敌境的清国使节,有抗争,有智慧,有泣血,更有阵亡,为子子孙孙、千秋万代留下了那来之不易的黑土地。

19世纪末的东北,成为列强激烈角逐的战利品。国力孱弱,让黑土地真正的主人横遭忽视,甚至满清的祖灵亦岌岌可危。在那无硝烟的谈判战场,弱国岂有折冲的余地?为了守护祖先的遗产,为了大清龙旗依然飘扬在白山黑水,深陷敌境的清国使节,有抗争,有智慧,有泣血,更有阵亡,为子子孙孙、千秋万代留下了那来之不易的黑土地。

甲午战争后,李鸿章利用俄国牵制日本,所以李鸿章被俄国认为是“亲俄派”。为此,八国联军攻入北京后,俄军专门派一队士兵保护他。图为1900年10月,李鸿章(中坐者)与俄国卫兵的合影。供图/上海图书馆
甲午战争后,李鸿章利用俄国牵制日本,所以李鸿章被俄国认为是“亲俄派”。为此,八国联军攻入北京后,俄军专门派一队士兵保护他。图为1900年10月,李鸿章(中坐者)与俄国卫兵的合影。供图/上海图书馆

  血染“停战协议”

“号外,号外,李中堂遇刺!”报童扯着嗓子卖力的吆喝。

那是1895年3月24日下午4时15分左右,大清国中日谈判全权大使李鸿章,拖着73岁的疲惫之躯,与谈判对手第三次不欢而散之后,乘着轿子,行进在日本山口县马关的街道上。

李鸿章的官轿,一直由日方警察稀松地看护着,一路上总有目光怪异的日本百姓夹道围观。忽然,人群中像箭一样冲出一个人,对着轿子开枪。幸好刺客枪法不佳,子弹从李的左脸下颚擦过。李鸿章毕竟是经历过腥风血雨之人,但见他用手按住伤口,虽然血流满面,依然神色自若地下轿安步进门。直到晚上,他才致电总理衙门,报告被刺情况。

李中堂的大公子李经方也随父出征,他在当晚的日记中写道:“家父乃喜,恙中安好。”李鸿章怎么了,受伤反而要高兴呢?

原来,自从甲午战争后的和谈以来,李鸿章按照国际惯例,要求日本必须停战,以创造必要的和谈氛围。可是日本却提出极苛刻的停战条件,主要内容是要中国交出北京的门户——大沽口、天津、山海关的所有堡垒;日军停战期间的军费由中国负担;天津至山海关的铁路交予日本。李鸿章努力与日本讲理,而日本蛮不讲理,其实就是不愿停火。从3月19日到24日,日军强占了澎湖列岛。

李鸿章遇刺后,引起了中日双方及国际舆论的一片沸腾,日本政府非常被动。睦仁天皇甚至面斥首相伊藤博文和外相陆奥宗光。为了避免李鸿章就此回国,使谈判中断或招致列强干涉,伊藤和陆奥连夜商议对策,决定同意李鸿章一再恳请的停战要求。24日、25日,睦仁天皇派特使和伊藤、陆奥等人相继到李鸿章的驻地探视李的伤情,并作出了除台湾、澎湖列岛及其附近地区战事待议外,中国本土其他战区无条件停火。

刺杀李鸿章的刺客名叫小山丰太郎,时年21岁。深受流行于日本的军国主义影响,有意破坏和谈,以便使日本继续对华侵略。自古以来,日本总有一些不顾一切的右翼“幻想家”,想把国家拖入所谓的“圣战”,结果都是引火烧身。小山丰太郎行刺后被捕,3月30日,日本山口县地方法院以杀人未遂罪判其无期徒刑。

李鸿章用血的代价为大清国赢得了喘息时间,所以高兴。

4月1日起,谈判从马关的春帆楼,移驾至李鸿章的病榻前。谈判也进入条约的讨价还价阶段。李鸿章全力以赴,据理力争,连敌人都为之动容。当时李鸿章最难缠的对手、日本外相陆奥宗光在笔记《蹇蹇录》中写道,尤其是4月15日的最后一次谈判,李鸿章根据总理衙门“争得一分有一分之益”的复电精神,进行了长时间辩沦。李鸿章“从来没有像今天会晤这样不惜费尽唇舌辩论的。……最初要求从赔款二万万两中削减五千万两,见达不到目的,又要求减少二千万两,甚至最后竟向伊藤博文哀求,以此少许之减额,赠作归国的旅费。此种举动,如从他的地位来说,不无失态,但可能是出于‘争得一分有一分之益’的意思。”

在这里要指出的是,日本之所以坚持要求谈判地点在日本,是因为日本已经破译了中国的密电码。因而可以悉数截获李鸿章与总理衙门和军机处的密电,大清国的谈判底限全被日人所知,这也是马关谈判非常艰苦的原因。

阅读下一篇

老照片:解放军代表团在美国乘坐游览车参观动物园

1980年正是中美关系的蜜月期。当年刘华清率解放军代表团访美,受到美方热情接待。美方安排中国代表团参观动物园,中美两军的关系不像现在那样紧张。中国代表团成员乘坐一辆游览车参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