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奎松谈辛亥:政治变乱未必使社会动乱

2020-01-01 01:00     南方都市报微博

杨奎松:政治变乱,未必会带来社会之乱。社会紊乱,也未必是步政治之乱而来。 比如中国历史上王朝更迭、民间统系、秩序等级、人伦关系、乡规民约,始终传承延袭,少因政治变乱而发生剧烈变化。

孙中山谒祭南京明孝陵后,与众官员合照。
孙中山谒祭南京明孝陵后,与众官员合照。

人心变乱最可哀———辛亥百年,有感于历史与现实的所想所思

杨奎松 华东师范大学特聘教授

今生乱象怪辛亥?

从毒咸蛋、毒奶粉、黑大米、地沟油,到“我爸是李刚”,竟发展到佛山女童小悦悦事件,中国今日社会人心可谓乱象纷呈。此乱由何而来?今人说法不一,但似乎都和辛亥扯得上点儿关系。

有一种说法,认为中国近百年来之乱象,根本上是迷信革命的结果。中国革命自辛亥始,故辛亥革命实为是始作俑者。

另一种说法类似,相信梁启超“人民程度未及格”,不能实行民主之说。认为中国近代之乱,根本上与盲目学西方,引入民主政治有关。说凡动乱年代,大多都是中央集权缺位之时;凡社会稳定之日,一定是强权专制稳固之年。故辛亥革命导致中央集权垮台,难辞其咎。

再一种说法,则肯定辛亥革命不仅无害,而且有功。他们将一切中国之乱,都与改良或革命不彻底挂起钩来。认为辛亥以后中国之所以会陷入混乱,不是因为革了命,而是因为革命不彻底。共产党彻底革命,就有了统一、强固的新中国。

比较清朝统治期间的大一统局面,辛亥革命后的中国确实陷入到严重的混乱之中。只是,把辛亥革命后的政治之乱,与今日中国的社会之乱混同起来,实不相宜。

中国之“乱”,素有两种:一种是政治之乱,一种是社会之乱。前者就像辛亥革命之后,国家四分五裂,任谁都统一不了中国,一切都取决于实力,而实力又依赖于对地方财力、物力和人力的控制,结果就形成了地方军阀割据和凭借枪杆子“打江山、坐江山”的政治乱象。

但是,政治变乱,未必会带来社会之乱。社会紊乱,也未必是步政治之乱而来。

比如,中国历史上王朝更迭、内乱外患不知凡几,民间统系、秩序等级、人伦关系、乡规民约、道德传统等,始终传承延袭,很少因政治变乱而发生剧烈变化。这也是建立在小农经济基础上的中国,两千年来时分时合,却总能够维系其大一统政治文化格局的一个重要社会条件。即使是发生了辛亥革命,国家变得动荡不安,四分五裂,中国基层社会形态虽渐趋恶化,多半也还是维系着传统的结构和秩序。这种情况,读黄宗智、庄孔韶、李怀印、王先明等人写中国农村的书都不难有所了解。即无论国家层面的政治如何混乱,相对于基层,尤其是相对于广大农村来说,哪怕是到了抗战前后,许多地方社会及人心的改变并不大。农民仍旧延袭着世代相传的传统规约、道德和习惯,纵使是农村中那些有权力及有声望者,因为维护传统制度运作需要民心的缘故,想胡作非为者也还是会有所顾忌。

阅读下一篇

老照片:解放军代表团在美国乘坐游览车参观动物园

1980年正是中美关系的蜜月期。当年刘华清率解放军代表团访美,受到美方热情接待。美方安排中国代表团参观动物园,中美两军的关系不像现在那样紧张。中国代表团成员乘坐一辆游览车参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