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健康保险助推健康中国战略(2)

2019-12-23 22:03     经济日报

商业健康保险和社会医保是伙伴关系

王向楠: 商业健康保险和社会医保都姓"保",二者是伙伴关系。商业健康保险在精算和产品风险定价、药品的采购和使用、费用的结算、费用的控制以及一些与医保和健康相关政策的评估上,可以帮助医保部门改善效率。当健康保险嵌入到医药健康管理这个大健康产业之中后,能够提高整个医疗系统运行的效率,归根结底是让居民获得更高性价比的健康服务。

何启豪: 我国已经形成了以基本医疗保障为基础,同时以商业保险为补充的医疗保障体系,有观点认为,二者一定程度上是竞争关系或者是有溢出、挤出效应的,但是从我国的医疗保障体系来看,这个观点其实是有一点偏颇之处的。因为我们国家的个人医疗支付占比较高,约占50%,也就是说,还有剩下50%的医疗支付可以由商业健康保险进行补充,或者说是来提供帮助,这种情况下基本医疗保险和商业健康保险如何合作是一个大的课题。

长期医疗险产品费率可调意义何在

王向楠: 很多保险公司都知道长期医疗保险有市场需求,但不特别敢于开发新产品,因为对保险公司而言难以预测未来相关制度的变化,包括医保政策等政策,也难以预测诊断和治疗技术,这些不确定因素在保险公司的可控范围外。而当允许费率调整之后,相当于给了保险公司对保单价格进行再谈判的权利,而人们的健康状况处于变动中,被保险人在转保时也会面临一定成本。因此,保险人的费率调整应受到监督限制,确保其有充分的理由并在合理的限度内行使。

何启豪: 从两个角度来看长期医疗险产品费率可调的重大的意义,一是保险市场供给,二是保险功能的发挥。如果不实行风险费率调整,保险公司怯于开发风险较大的、周期较长的商业健康保险产品,所以导致现在的健康保险市场当中,保险公司扎堆去开发短期健康险,实际上使得很多居民对于长期健康保险的需求得不到满足。如果不规定或者不允许调整风险费率的话,保险公司的风险保障、风险管理的功能得不到发挥,保险公司也没有动力去甄别不同的风险进行产品的区别定价。

健康管理服务有利于社会利益最大化

何启豪: 此次新修订的《办法》,能够把健康管理服务专门作为一章,并用八个条款进行规定是一大亮点。目前可能仍有部分保险公司局限在为客户承保,并在客户出险时给予赔付,而对于健康管理这块相对较为忽视。从节省我国医疗资源的角度来讲,事前预防其实是最有效的方式,也是福利最大化的方式之一,让保险公司积极主动的开拓医疗健康服务,实际上能够有效的实现国家、社会、个人、保险公司、医院之间的互动和供应。

王向楠: 居民购买健康保险是为了支付医疗服务的费用,医疗服务是为了维持自身健康,比起出险后的付费补偿,消费者更乐于能够少得病,从而减少医疗费用的支出。同时,保险公司作为事后付费的一方,有动力督促和帮助投保人采取更健康的生活习惯,来减少或延缓费用的赔付行为,消费者和保险公司的利益是高度结合在一起的。健康保险和健康管理相结合,对于健康中国的建设是很重要的一个部分。

阅读下一篇

准格尔旗纪委回应“内鬼迫害王胜利”:已提请上级纪委核实

近日,网络出现“纪检内鬼充当黑社会保护伞迫害办案民警王胜利致命致残”举报文章(以下简称举报文章),准格尔旗纪委监委高度重视,认真对待,已启动相关监督程序,结果将及时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