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实劳荣枝:背负7条人命,经营温暖形象,月入约万元(3)

2019-12-23 04:17     新京报

劳荣枝经常给客户发微信联络感情,有时候是天气预报提醒,有时候是节日祝福。2017年1月26日,阿强收到劳荣枝的微信:“明天就是除夕了,Sherry提前祝各位亲朋好友,有联系的……没联系的……拜早年了”,紧跟其后的是一串配各种表情的祝福语,文字内容的收尾是“么么哒”。

不久,她的朋友圈内容再次发生转变,经常发卖手表的内容。

12月1日,周末,筼筜湖畔,劳荣枝曾密集活动于这一带。新京报记者 韩茹雪 摄

劳荣枝被抓时,在厦门某商场一层的手表专柜做事。警方证实,该专柜系劳荣枝的朋友经营。2019年以来,劳荣枝多次到该专柜找其朋友,并帮忙照看生意。11月中旬,其朋友因外出多日,让劳荣枝到专柜帮忙。该商场内几个商家告诉新京报记者,该手表专柜老板是一中年男子。

被警方带走时,劳荣枝眉目低垂,对着镜头微微一笑,有几分妩媚。

“她的睫毛做过,显得更‘勾人’。”几位年轻商场女员工闲聊,她们在劳荣枝落网的东百蔡塘广场工作。在劳荣枝落网后,该商场加强了人力统计,对全体员工资料作了进一步核实。

“后怕”是商场员工的统一印象,他们想不到这个温柔和善、有些时髦的大姐,竟身负多起命案。

杀人回忆

20岁之前,大眼睛、五官清秀的劳荣枝是家里学历最高的人,是个乖乖女,擅长跳舞的小学教师,属于家庭的骄傲。

劳荣枝自己比家里人更了解这种骄傲的持久度,没有什么能阻挡时代变迁。上世纪90年代之后,原有的国营体系逐渐松动,劳荣枝工作的国企子弟小学已经不景气了,表面的光鲜什么时候退去,只是时间问题。

就在这时,劳荣枝遇到了大他十岁、已经结婚生子的法子英。在法子英落网后的供述中,他和劳荣枝在一次婚礼宴会上相识,当天他用摩托车送劳荣枝回家,此后两人开始交往。

遇到劳荣枝之前,法子英曾因抢劫服刑八年。他身高一米七三左右,头顶头发稀疏,脸部粗糙、皮肤黑,长着一双小眼睛,右嘴唇有一道明显的竖形疤痕,两撇小胡子。从照片上看,他的长相普通,并不帅气。和劳荣枝相同的是,法子英也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他排行老七,因此大家都称他“法老七”。

在九江当地人眼中,法子英只是个“混混”,而作为法子英的女朋友,劳荣枝后来也被戏称为“大哥的女人”。

与法子英恋爱后,很快,劳荣枝停薪留职,告诉家里人,她交了男朋友,不当老师了,要跟男友出去做生意。当然,做生意只是他们的幌子,真实的目的是犯罪。

至此,“大哥的女人”走出校园,踏入江湖。在原有的生活框架遭到时代冲击之际,在自己的文化水平高于家人而挣得些许自由的当口,在一个江湖“大哥”闯入生命后,劳荣枝选择跟着他走。

3起案件,7条人命,这是法子英与劳荣枝的三年逃亡。

1996年7月28日,法子英和劳荣枝杀死一家三口。当天,劳荣枝把商人熊启义骗至其租房处,法子英将其杀害,再将其肢解。接着,两人拿着从熊启义身上摸来的钥匙,来到熊家,劫财后,法子英将熊启义的妻女杀害。

1997年10月,法子英和劳荣枝又在浙江温州杀害22岁的梁晓春与29岁的刘素清。警方侦查认为,两人先用尖刀逼迫梁晓春交出钱财,又逼迫其打电话叫刘素清前来,抢走钱物后,梁、刘被用电线勒死。

1999年7月,法、劳二人将合肥商人殷建华骗至出租屋绑架。法子英交代,当天,他用尖刀威胁殷建华,并用白布条把他的手脚捆住,锁进准备好的铁笼子里。为了迫使殷建华交出钱财,法子英还杀死了木匠陆中明。

殷建华写下字条让法子英交给自己的妻子,但法子英等来的不是赎金,而是警察。对峙后,被警方击伤的法子英束手就擒,后来被判死刑,但劳荣枝逃脱了。

“大哥的女人”劳荣枝开始独自逃亡。

罪案余波

此后,劳荣枝消失在公众视线长达20年。在劳荣枝逃亡的日子里,遇害者家属们的日子是静止的。

木匠陆中明生长在农村,父亲去世早,家中十分贫穷,上有七十多岁的老母,下有三个幼小的子女,陆中明是家里唯一的劳动力、顶梁柱,农忙时在家干农活,趁农闲几天来合肥打工,惨遭杀害。事发后,七十多岁的老母哭瞎了眼睛。

陆中明的妻子朱大红称,丈夫遇害后,自己曾想过自杀,但想到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已经没有了父亲,未来还需要人照顾,便于2000年在合肥找了个保洁工作,坚持将三个孩子养大,陆中明母亲生前常问劳荣枝是否落网,早些年带着遗憾离世,“我每年都会去公安机关询问劳荣枝是否落网,如今这桩心事终于了却了”。

法院审理法子英时,朱大红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法子英对杀害7条人命没有忏悔的意思。因法子英无实际偿还能力,她并未拿到赔偿。

如今劳荣枝落网,她希望亲眼见到劳荣枝被审判,计划对劳荣枝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索赔。

而在厦门,被确定为劳荣枝潜逃逾三年的地方,曾经交往男友并从黑夜走向白天、一度要栖身之处,她似乎不曾存在。

经营手表柜台的朋友接受警方问询后,拒绝再向媒体谈起任何细节。再去真爱酒吧,员工们态度一致,“我是新来的,之前的事情不清楚”。在不远的酒吧一条街,人们继续深夜狂欢,无人提及劳荣枝。只有在网络上,能找到关于她的信息,混杂着劳荣枝的生活照,真假难辨。

12月5日,厦门市公安局向江西省南昌市公安局移交劳荣枝。12月17日,劳荣枝被南昌市检察院批捕。一场迟来的审判正在前方等待着她。

阅读下一篇

毛骨悚然!智能助手劝人自杀:确保刀能捅进你的心脏

亚马逊智能助手劝主人自杀:活着会给地球造成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