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岁空姐坠楼失忆精神残疾 坠楼原因至今仍是谜(2)

2019-12-12 13:47     红星新闻

5月28日,陈丽丹男友也赶到三亚,谭云凤翻开了两人的聊天记录,最后一条微信语音发送时间为3点48分,两人并无争吵。"但是丹丹说话颠三倒四的,答非所问。"

▲坠楼前照片/据家属

5月27日半夜,远在新疆的陈丽丹父亲陈胜昌、表姐胡瑞耘也赶到了三亚,次日10点多,两人到三亚湾派出所报案,并在隔天做了询问笔录。

"警方认为,丹丹是自杀,属于个人行为,不构成案件。"胡瑞耘说,丹丹坠楼前,曾经和同事们到酒吧喝酒,还有一种传言称,丹丹在酒后遭遇性侵,然后跳楼。"坠楼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对于判断坠楼是否属于刑事案件很重要。"

胡瑞耘说,她明确向警方提出对丹丹展开"尿检、血检、妇科、毒检"等刑侦技术侦查,(但)警方坚持,这是自杀事件。

在胡瑞耘和陈胜昌的坚持下,警方同意向丹丹同事进行询问。

陈胜昌说,事发十几天,他们前往酒店,想进陈丽丹出事的房间,又遭到阻拦。他们向川航索要陈丽丹的行李箱,告知被警方拿走了。

对于警方的态度,家人开了一个会议,(讨论)是否选择从公司入手,找丹丹同事进行调查。谭云凤决定,先放弃原因追查,让川航积极配合治疗。

"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在医院,跟女儿喝酒的同事,我们一个都没有见到,女儿的个人物品被警方收走,我们无从调查起。"陈胜昌说,还有一个顾虑,丹丹生死未卜,自己家庭困难,指望着川航付医药费。

一个月后,川航将陈丽丹的行李箱返回给家属,陈胜昌清点物品发现,少了手机和银行卡。"今年我们交涉时候,警方告诉我们,丹丹手机和银行卡不见了。"

多次申请公开未果起诉公安局

法院判决公开事件前后

当年7月2日,陈丽丹脱离危险恢复意识,却失去了大部分记忆。2018年8月,为了追究责任,追查坠楼的原因被重新提上日程,家人4次往返三亚,要求警方公开坠楼调查记录,查阅当时的调查情况,要求警方返还丹丹手机和银行卡等个人物品。

几次交涉中,三亚湾派出所同意他们查阅了当时部分调查记录,但是禁止拍照和复印。

胡瑞耘说,事发当晚,丹丹和同事7个人前往酒吧喝酒,回到酒店后,丹丹变得亢奋,又是在游泳池游泳,又是在海里大喊大叫,甚至把自己浸到齐腰深的海水里,到7点15分坠楼时,陈丽丹整整折腾了三小时。

家属看到的那部分调查记录,更加重了他们的怀疑。"一个人喝醉酒后,会不会折腾三四个小时停不下来,甚至无法判断自己的行为。"胡瑞耘说,家属推测,丹丹喝酒时被下了毒品或者致幻剂,导致对自己行为失去判断力。

▲坠楼前照片/来自网络

今年年初,陈胜昌从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二五医院获得了一份陈丽丹的检查报告,报告中静脉血是在坠楼后三个小时内采集。"医生说有二十几项指标异常,他让我去找专业人士看看,或许能够看得出来,是否有涉毒。"

去年年底和今年年初,陈胜昌先后向三亚湾派出所和三亚市公安局天涯公安分局申请信息公开,未收到回复。

今年3月,陈胜昌向三亚市城郊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天涯公安分局公开"陈丽丹坠楼事件前后",9月18日,该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决生效之日起20个工作日向原告公开"5.26川航乘务员陈丽丹坠楼事件"前后,天涯分局不服判决,向三亚中院提起上诉。今年11月18日,三亚市中院作出终审判决,维持原判。

胜诉后,陈胜昌联系对方,要求向家属或者法院提供调查情况,但至今,一家人仍未拿到调查情况。

阅读下一篇

南昌警方:劳荣枝拒家人接触警方 拒绝家人聘律师

12月11日,劳荣枝分别以口头和书面形式向公安机关提出,拒绝亲属与南昌警方接触,希望家属摆脱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