押金难退已持续一年时间 戴威的坚守与ofo的下一站(9)

2019-12-12 07:57     新华网

一个事实是显而易见的:在巨头的碰撞中,ofo只是布局上的一块小小的拼图,是一个随时可以牺牲掉的代价。而戴威面对资本的步步紧逼,选择了玉石俱焚的方式,让ofo的困局失去了体面收场的机会。

2018年9月,美团抢滩港股的招股书显示,摩拜在4月4日到4月30日的26天时间里,总计净亏损为4.07亿元,相当于每天净亏损1565万人民币。共享单车烧钱的剧烈程度,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如此直观地呈现在世人面前。此后,美团将不再单独列出摩拜的运营数据。

一般的人可能无法体会,每天净亏损1565万元是什么感觉,也无法体会戴威在ofo经历的那些关口上,是怎样的惊心动魄。

公司由盛转衰,经营压力与日俱增,创始团队也开始出现不同想法。戴威与薛鼎、张巳丁、于信、杨品杰因自行车结缘,也因自行车分道扬镳。

2019年1月17日,企查查工商信息显示,戴威名下公司北京拜克洛克技术服务有限公司股东变动,股东张巳丁、薛鼎退出,两人历史持股均为10%;新增股东杨品杰,承接张巳丁与薛鼎的股份。此外,戴威持股70%,于信持股10%。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截至今年1月17日,戴威、张巳丁、薛鼎仍是ofo主体公司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股东。ofo表示,上述变动为子公司正常调整。

据媒体报道,张巳丁已开始独立创业,新项目是一个叫做"BLANK"的消费品牌,主要生产销售快消产品。但张巳丁予以否认。

今年5月,企查查工商信息显示,薛鼎成立北京空间共享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00万元。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问题要面对和处理,没有在别人的环境里,体会不到别人的感受,感同身受很多时候真的不切实际。"面对昔日创始团队成员各自创业,简妮如此感慨。

ofo还在继续运营着。2018年底,戴威因为欠款问题收到了法院的"限制消费令"。从小就是好学生的他,如今成了一名"老赖"。在吴华看来,戴威的损失不可谓不大:"毕竟赔上了自己的人生预期。"(记者陈维城许诺程平)

阅读下一篇

春运火车票开售 12306系统日售票能力提至两千万张

2020年春运火车票将于12月12日开始发售。2020年春运,全国铁路预计发送旅客4.4亿人次,同比增长8.0%,日均发送旅客1100万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