押金难退已持续一年时间 戴威的坚守与ofo的下一站(5)

2019-12-12 07:57     新华网

就这样,戴威带着从各处借来600万资金,踏上了ofo的创业冒险之旅。幸运的是,没过多久,ofo的业务就铺到了北京的五所高校,日订单量达到了两万笔。2016年1月,从金沙江创投的办公室走出来,戴威和他的伙伴张巳丁站在国贸三期的地下一层搜索了朱啸虎的名字,然后决定接受对方提出的A轮融资。

2016年上半年,有了资本"弹药"的ofo开始大举进军各大高校,不少在校大学生也成为平台入校的管理者。在中部地区某高校读大三的小杨就是其中一位,"当时还是挺幸运的,负责学校的运维管理。"当时ofo小黄车处于如日中天的快速发展阶段,毕业后,小杨顺利加入了所在城市的分公司。

"横向来看,这个团队本身已经足够优秀了。"吴华这样向新京报记者评价ofo的创始团队,"一批初出茅庐的北大人做这种事情,能做到这么大这么快,甚至还真正的跑了那么两年,真是很不容易了。"

然而,戴威曾在访谈中坦承,自己创业很大程度上

是"为了面子"。此时的戴威或许不知道,在这个路口的后面,他将会怎样狂奔,跌倒和丢"面子"。

资本裹挟下,ofo"一路狂奔"

ofo业务持续增长,一切似乎都很顺利。不过随着资本一起来敲门的,还有发展观念的分歧。融资进入B轮时,腾讯投资合伙人夏荛表示了意向,前提是ofo走出校园,进入城市。但是戴威认为,校园是ofo最擅长的地方,他想用两年的时间,占领2000所大学的市场。双方没有谈拢。一个月后,腾讯宣布投资摩拜单车。

错失进城的先机,被许多人认为是ofo最终命运的伏笔。不过,同为创业者的吴华,对戴威的想法更能感同身受一些。他还记得在那天的课堂上,ofo的早期员工分享了共享单车的财务模型。在校园这样封闭的环境中,ofo财务模型是能走得通的。运营成本主要来自校内人流的潮汐运动,是很容易算清楚的一笔账。然而一旦进入社会场景,要在巨大的城市里调配单车,初始的商业模型就不成立了。成本成了无底洞,事情麻烦起来。

阅读下一篇

春运火车票开售 12306系统日售票能力提至两千万张

2020年春运火车票将于12月12日开始发售。2020年春运,全国铁路预计发送旅客4.4亿人次,同比增长8.0%,日均发送旅客1100万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