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年后再次“加力起飞”的航母舰长班 那些前辈和他们的时代

2019-12-10 11:02     帧察点

今日看到这样一则新闻。

新闻提及,我们要探索建立我军特色舰机融合发展人才培养体系了。对我来说,是我们"又"要探索建立我军特色舰机融合发展人才培养体系了。

28年后再次“加力起飞”的航母舰长班 那些前辈和他们的时代

海军舰载机航空兵某基地参谋长,曾任歼-15舰载战斗机团团长的徐英,之前我们写舰载机夜间起降使用的"灭霸手套"时候的主角

我想起小时候,驻地小学的同学们,会用大诗人陆游的《示儿》调侃,"家祭无忘告乃翁",意即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才有航空母舰,而我也在一旁苦笑着附和。如今的我们终于有了真正的航空母舰--作为一个错过了前两次工业革命的国家,我们在现代国家几乎所有领域的可怕落后,到1949年以后才有了实质性的追赶。

大约在2008、2009年,那时候"瓦良格"号的何去何从尚不明晰,她还趴在大连港里。还是本科生的我,在朋友手中见到一本他外祖父在某观通站当兵时的旧手册,在这成书于上个世纪50年代中期的手册里,其记录图标范例赫然有我军航空母舰、我军战列舰、我军巡洋舰的标记。彼时的我无比唏嘘:老前辈们怀着大无畏的乐观精神,作出如此热切的期望,我们还在辜负。

28年后再次“加力起飞”的航母舰长班 那些前辈和他们的时代

所以又要提到红军与航母的故事了

航空母舰,是当前海上最庞大的作战舰艇,其复杂程度高,舰员众多,如同一座浮动的城市一般。然而即使作为最大的作战舰艇,作为一个需要具备完整功能的飞行场站,航空母舰还是太小太小了。相比广袤的大海,航空母舰仍然如一叶扁舟,加上无情的海况影响,能在航空母舰上起飞、着舰的人,都是了不起的勇者。而能够指挥、驾驭一艘航空母舰的人,不少就是从舰载机飞行员成长起来的,是勇者中的佼佼者。

一如施老考证过的,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707工程与891工程那样,我们的航空母舰计划经历了几番制订,又几番取消。而每一次严肃认真的探索,都是一套非常庞大的系统性工程,人才队伍建设,是奠基铺路级的准备工作。开头说到的"又",指的就是曾经在海军里鼎鼎大名的"飞行员舰长班",或者叫"航母舰长班"。

28年后再次“加力起飞”的航母舰长班 那些前辈和他们的时代

当年施佬做的关于891工程的视频~http://www.pearvideo.com/video_1030088

在那一代海军家属而言,流传着上几代航母舰长班的故事,而不少飞行员舰长,以及他们的家属儿女,就在我们身边。其中最著名的,就是连驻地小学老师在授课时,都会引用柏耀平舰长的"百万富翁"理论,即舰上的每一个水兵"按造价算,每个人都是百万富翁"。

28年后再次“加力起飞”的航母舰长班 那些前辈和他们的时代

作为当年的全国模范典型,柏耀平舰长非常著名。然而在全国人民感叹他"上天能驾机,下海能操舰"的才能时,即便是驻地的、不是部队家庭的普通小学生,也一早就明白,柏耀平代表的是一个非常特殊的群体。"航母舰长班"所培养的那些老一辈人才,正是当年积极寻求获取与装备航母的那个时代的浓缩。

28年后再次“加力起飞”的航母舰长班 那些前辈和他们的时代

我们不堪回首的屈辱近现代史,便是强权从海上开启的。航空母舰,是现代海权的象征,是现代海战的核心舰种。美国航母的罪恶航迹,始终居心叵测地在我们周边出没。在当年的我眼中,这便是历史照进现实,也有了我极为强烈的"航母PTSD",总是试图以十二万分的热情否定航母的重要作用,总是热衷于一切可以反制航母的手段。

我又何尝不知道,应对敌航母为中心节点的敌海上制空权,好的应对办法是争夺制空权,更好的应对方法是以机动作战的形式,前推我海上制空权--即我方航空母舰。但是,我们的航空母舰在哪呢?

28年后再次“加力起飞”的航母舰长班 那些前辈和他们的时代

当年明斯克号航母公园刚营业的时候,那么多的参观游客里,有很多人都是曾经或仍然胸怀航母梦的

当年,我们这些基层部队的家属,并不知晓整个国家意识到敌航母的威胁后,已经全力以赴着手发力。在我们眼里,是自己的父兄子弟频频装载实弹出海,是自己的父兄子弟看着"塑料袋"(指装殓烈士遗骸的裹尸袋)常常上舰,还以讹传讹为,支队政治部已经存好了自己父兄子弟出海前写好的血书诀别信云云。

依然记得当年常常将人民海军描述为海上长城。时至如今,翻越过往的资料时,见到这四个字我便会皱眉,会想起生命里的那一段时光:每当周一唱国歌时,唱到"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时,内心便堵得发慌。

28年后再次“加力起飞”的航母舰长班 那些前辈和他们的时代

这就是"海上长城"在那个年代的具体形象

随时准备用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海上的长城……当年的方法虽然是实施攻势防御、主动防御,但是具体执行上......因为现实原因,必然相对被动些,很难攒出还手之力。

也许如今看来,这只是历史的一个瞬间,但是这个瞬间对于亲历者,却是无比的漫长与清晰。记得驻地小学的同学,都能罗列出世界上有航母的国家,都在长吁短叹: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有航母,都在不解,为什么就连泰国都有航母,我们却没有。

28年后再次“加力起飞”的航母舰长班 那些前辈和他们的时代

反正,这所学校的小学生们经常拿《示儿》开航母的玩笑

我们这些海军家的孩子,一般也就陪着笑,也跟着说什么"待到航母服役日,家祭无忘告乃翁"。因为我们知道,飞行员舰长班毕业的海军军人们,有着如此优秀的素质,却前往各部队的驱护舰履职了,这说明--不仅仅是我们的航母还遥遥无期,更是又一次航母计划走到了尽头。

正如前文,家属们的专注点,往往更加倾向细节,或者说俗套点就是家长里短。在母亲群体的关注里,她们更加在意的是自己丈夫为此蹉跎的青春。因为家属期望丈夫转业另谋出路,丈夫想要留在部队,争吵到整个小区听得见的;部队想要把人才留驻,人才坚决想要离开,闹出一堆奇怪笑话的……一如之前文章提到过,那个年代的人们心中,充满了迷茫与犹豫。我听见阿姨们在闲聊时说过,某某人呆在航空兵部队不好么?非要在舰长班耽搁那许久,才终于当上舰长。

28年后再次“加力起飞”的航母舰长班 那些前辈和他们的时代

再怎么说,在熟悉的航空兵部队,个人发展也比在完全陌生的舰艇部队容易

我也听到叔叔伯伯们闲聊时说过,柏耀平的事迹报道传遍全国的时候,虽然已经是航母舰长预备人才了,但他终究不是以航母舰长出名,最终也无缘航母舰长......个人的奋发还是抵不过时代的无奈。

我有两位同班同学的父亲,都是飞行员舰长,一位是柏耀平舰长,另一位伯伯我则更熟悉一些,他的身材非常高大魁梧,双眼总是神采奕奕,脸庞严肃而坚毅。知道他也是航母舰长班的,是因为一次非常偶然的闲聊,我们小时候还会枚举自己坐过的不同交通工具,哥们就提到他小时候坐过轰炸机--不过是还在娘胎里的时候,是他爸爸开着的轰-6,家属跟着部队转场。

28年后再次“加力起飞”的航母舰长班 那些前辈和他们的时代

海军航空兵早期装备的轰-6丁,外挂的是我国第一代的鹰击-6空舰导弹

在惊愕地发现这位伯伯也是飞行员舰长班毕业的同时,就问了不少轰-6的驾乘体验,比如哥们说他的母亲觉得轰炸机机舱里非常吵,哪怕是自家丈夫在飞,依然很颠簸很不舒服之类的……

说起来,人生的第一款正版游戏,是《捍卫雄鹰:伊尔-2》……而那时候我家里电脑都没有,就是在他家里安装着玩的。

28年后再次“加力起飞”的航母舰长班 那些前辈和他们的时代

当年花真金白银买这么个盒子,和如今在steam上花钱的感觉又不一样

对我来说,这个游戏,除非把一整个页面的真实性选项都关掉,变成纯粹的街机爽游(包括血量无敌、无限弹药),真实性选项开的越多,就越难。加上用键盘操作,实在是太过硬核,几番尝试过后,我们都觉得兴味索然。

伯伯正好休息在家,便把那本挺厚的游戏说明书要了过去,坐到了电脑前。不多久,伯伯就开始尝试这款游戏,并且特意打开了所有的真实性选项。我们这些好歹爱玩游戏的孩子,开后三点起落架飞机起飞都对不准跑道,经常撞到机场障碍物飞不起来。伯伯不仅起飞升空了,而且加入并保持编队,与敌交战并脱离如同行云流水。

28年后再次“加力起飞”的航母舰长班 那些前辈和他们的时代

大概就有点这个意思了......当然跟他们比,伯伯仍然很年轻

要知道,为了模拟老式飞机,几乎整个键盘上都有对应的按键,他竟然简单翻了翻说明书就全都记住了,有且只有一个时候会低头看一眼键盘,伴随着脚上动作不停--刻苦训练形成的肌肉记忆,让伯伯想要蹬舵时会习惯性动腿而不是动手。

伯伯的评价是,这个游戏不错,他以后有空会玩的。这和我们几个孩子操作到一半就手忙脚乱,猛翻说明书找键位,可谓云泥之辨。按照哥们的说法,他的父亲年轻时还曾经背下整部字典,而我也是第一次在现实中见到如此博闻强识之人。

当初换发07式军服时,我曾与哥们聊天,提及如果伯伯能把舰艇指挥章和特级飞行员章都别在常服上,会非常好看--当然这也只是年轻人的想法了。一如家属间碎碎念的那样,那一时间里聚集起来的优秀海空两栖人才,因为航空母舰计划的再一次搁置,如同无本之木、无源之水……话很难听,但也是事实。

28年后再次“加力起飞”的航母舰长班 那些前辈和他们的时代

从它回家,到048工程启动......中间又等走了好多人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记忆,许多人并不喜欢苦涩的过往,但在铸就魂魄、锻造精神的过程里,回忆不可或缺。我国航空母舰计划一而再、再而三的中止,背后是一代又一代海军军人奋力燃烧的青春年华,但是,"功成不必在我,功力必不唐捐";这些优秀的人才,虽然大多没有走上航空母舰舰桥,成为人民海军航空母舰的指挥员,但是总体来说,他们的才华仍然挥洒在了祖国的万里海疆上。

比如那位伯伯,担任过人民海军相当长时间以来最强反舰力量--956E型导弹驱逐舰的舰长;而辽宁舰(当时还叫航母平台)组建时的首任舰长,便是那一代航母舰长班里的李晓岩。1996年3月,李晓岩前往俄罗斯库兹涅佐夫海军学院学习,1999年6月,以《海军联合战役打击航母编队》论文毕业,获海军军事学副博士学位。

28年后再次“加力起飞”的航母舰长班 那些前辈和他们的时代

28年后再次“加力起飞”的航母舰长班 那些前辈和他们的时代

短暂的航母舰长生涯之后,再到成为2015年9·3阅兵时两栖突击车方队的将军领队,李晓岩又经历了一次华丽转身

我们的航空母舰,是为了抵御美国海军的侵略,是为了维护祖国的统一与领土完整;而被逼出来的独门绝技"反航母弹道导弹"也已经开花结果、枝繁叶茂。为这一切作出不间断努力的,不仅仅是那一代飞行员舰长班毕业的海军军人,也包括他们的子女,他们都以最光辉灿烂的姿态,投身到了航母与反航母事业之中,成果斐然。

事到如今,探索建立我军特色舰机融合发展人才培养体系,终于有了坚实的基础--我们的航母事业正在以举世瞩目的惊人速度,坚实迈进。我还是一定要说:我们的第一艘航空母舰"辽宁"舰舷号16,是2012减去1996。

28年后再次“加力起飞”的航母舰长班 那些前辈和他们的时代

我必须承认,直到现在看到这种图,我都还会觉得这是不是谁用库兹涅佐夫的图PS的

曾经的我天真的觉得,我早就在小学之初时流干了泪水,不会再为了航空母舰而哭泣;直到我看见"瓦良格"号,开始刷上人民海军的舰艇灰涂装;

曾经的我自以为成熟,觉得激动的劲头早就过去了,直到我去读研报到的那天,看着屏幕里的16舰服役仪式,抱着新买的料酒瓶子猛灌,舌根涩到灼烧,跌倒在地也不愿意爬起来,就在地上打着滚、流着泪笑个不停;

而当我成为一个新闻编辑,认为自己见惯了好消息,第二艘航母插满红旗下水时,依然觉得脸部充血,热泪盈眶。

28年后再次“加力起飞”的航母舰长班 那些前辈和他们的时代

想想这都是两年半以前的事儿了

以宏观视角,中华民族的复兴潮流,是如此的磅礴浩荡、势不可挡,所有的付出,所有的期待,都是那样值得。

就像2012年9月25日那样,我几乎是报复性地在同学群里发了一句:"什么'家祭无忘告乃翁',其实很快的嘛,真的快,大家要高兴,都要高兴!"

今天,我更高兴。

阅读下一篇

FBI将美海军基地枪击案定性恐怖主义行为 调查其他在训沙特人

德媒称,美国联邦调查局当地时间12月8日称,已将一名沙特阿拉伯飞行员枪杀3人的海军基地枪击案视为恐怖主义行为,同时对正在该基地训练的沙特学生进行问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