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身体里藏着弹片、胡子里长满故事……(3)

2019-12-06 13:54     央广军事

"这些荣誉,属于那些牺牲了的战友,我能拿出来显摆啊?"要不是刘军昌的刨根问底,儿孙辈还不清楚张先的曾是手拿驳壳枪、飒爽英姿的军中"花木兰"。

和张先的一样,今年88岁的崔井顺,也不愿向儿孙多说自己的战争经历。崔井顺曾参加过大小十几场战役,5次负伤,在淮海战役中被敌人冷枪打中左眼,子弹从左眼进去,左耳穿出。之后,他带伤坚持参加渡江战役和剿匪战斗,于1953年退伍返乡。

"当时敌机就擦着我们的头皮飞过,炸弹投下来,能炸出四间房屋大小的坑,我亲眼看见同乡的战友倒在了我的面前……"每个难眠的深夜,崔井顺只要一闭上眼睛,一幕幕战火纷飞、枪林弹雨、硝烟弥漫的战争场面,便历历在目。向刘军昌回忆起牺牲的战友,崔井顺不禁声泪俱下,"和牺牲的战友比,我是幸福的,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

硝烟散去,卸不下那肩头沉甸甸的责

硝烟散去,英雄隐退。他们有的在部队提干继续建功军营,有的转业到地方成为国家公职人员。但他们中的大多数,或因战受伤,或响应国家号召,复员返乡,封存血与火的记忆,深藏功与名的光环,转身成为一名默默无闻的建设者。

刘军昌走访的169名返乡老兵中,年龄最大的张玘恒104岁,最小的高桂枝也已经84岁了。由于年事已高,他们中有的思维和口齿都不怎么清晰了;有的记忆衰退,难以详细回忆起当年的战斗经历。但当问到如何看待自己的选择时,他们都表示无怨无悔。

今年86岁的曾维纪,1951年入伍,曾任西南军区保育院生活助理员,1954年转业到四川涪陵专署地委幼儿园。当时的新中国百废待兴,为积极响应党的号召,1958年她自愿放弃原工作,随丈夫回老家武安开荒种地,支援农业建设。

阅读下一篇

写《半夜鸡叫》的高玉宝走了!只上过1个月的学 却激励几代人

作家高玉宝因病医治无效于12月5日16时12分逝世,享年92岁。遗体告别仪式将于12月7日在大连市殡仪馆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