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身体里藏着弹片、胡子里长满故事……(2)

2019-12-06 13:54     央广军事

时光如流水,倏忽半个多世纪。曾经驰骋沙场的小伙子,如今健在的已不足200人……

心起波澜,源于见证,更因感受。作为一名土生土长、深受红色文化熏陶的武安人,从2009年起,刘军昌开始关注红色遗址和红色文化。

"谁对红色遗址最了解?是那些曾经历过战火的老兵。"那些和战友一起挖过的战壕、住过的山村、爬过的山梁、穿过的树林、渡过的江河,如今成为红色旧址供后人瞻仰,但对老兵来说,那是一段早已尘封的峥嵘岁月、一段沉甸甸的家国记忆。刘军昌决定把镜头对准在乡复员军人。2013年开始,他选择与时间赛跑,扛着"长枪短炮"跋涉于武安的山村街巷,一场以"铭记"为主题的抢救性采访之路开始了。

风云激荡,犹记得当年金戈铁马烽火

张先的老人爱笑。发黄的老照片中,桃李年华的张先的,梳着两条油黑的麻花辫,微微弯起的丹凤眼传递着一名女兵的乐观与自信;彩色的照片中,耄耋之年的张先的,一头干练的银色短发,岁月刻下的皱纹爬满了脸庞,但她依旧笑容灿烂。

但这位爱笑的老人,最近总是愁容满面。原来,老人家中遭窃,装着军功章和证件的皮箱也不翼而飞,这可把她急坏了。老人的儿女告诉刘军昌,她把这些荣誉看得比什么都重,平时很是珍惜。

1948年7月,新婚不久的张先的跟随丈夫张庆贤报名参军。丈夫随刘邓大军南征北战,而张先的乘敞篷小火车,转道平汉铁路,一路南下到广西南宁,后又转战四川重庆开展土改和剿匪工作。当时,四川渠县青龙乡一带,土匪猖獗,民不聊生,并不时袭击乡公所和工作队。她到寨子里发动群众,搞"双减"运动,在区公所工作时,还以区公所妇女干部的身份,主持公判大会。1952年,张先的退伍返乡务农,深藏功名,默默奉献。

阅读下一篇

写《半夜鸡叫》的高玉宝走了!只上过1个月的学 却激励几代人

作家高玉宝因病医治无效于12月5日16时12分逝世,享年92岁。遗体告别仪式将于12月7日在大连市殡仪馆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