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价18亿?北大才子十六年后靠卖猪肉 “人生翻盘”(3)

2019-12-02 05:28     上观新闻

和解

公司的 90 后,几乎人人从小是听着 " 北大毕业生卖猪肉 " 的故事,被鞭策着长大。很多人进了公司才知道,原来公司的副董,就是故事里的主人公。

在当年出名的那张照片里,陆步轩穿着背心拿着烟,面前一张北大的毕业证书比他更夺人眼球。

陆步轩依旧爱抽烟,最凶的时候一天 2 包打底。前不久被查出颈动脉斑块,在医生的劝诫下收敛了些,但烟瘾上来,依旧一根接着一根,止不住。

北大毕业生的身份曾经像一把枷锁,陆步轩被困了十几年。2013 年,陆步轩和陈生一起回北大,受邀演讲。开场时,陆步轩直言 " 给母校丢了脸、抹了黑,我是反面教材 ",一句话引起舆论哗然。上台前,有看过演讲稿的人劝他不要说,可他执意要讲," 不然就不发言。" 陆步轩坦诚," 当初心里的的确确就是这么想的,放在现在想法早已改变,但说出这话,也从没后悔。"

十几年前媒体找他采访,陆步轩会下意识想躲。有电视访谈节目的记者找来西安,告诉陆步轩,他是唯一一个没在北京棚内录制的采访对象。

但他如今对媒体却再无排斥,他毫不避讳,自己的命运某种程度上也被媒体改变。

陆步轩爱喝酒,每次接受采访前,他都得喝上几瓶," 这样才能放开了说。"

他一度嗜酒,每日把白酒当水喝,十几年前的酒里尽是郁郁不得志的消极颓废。本是众人眼中的 " 天之骄子 ",命运却没有给陆步轩一帆风顺的人生。

北大中文系毕业后,陆步轩规划中的美好蓝图被现实击个粉碎。打道回府,工作中几经碰壁,搞过装饰装潢,开过小卖部,但都一无所成。1999 年,为了糊口,不得不和妻子做起了 " 门槛低、周转快 " 的猪肉生意。

北大老校长许智宏回应过 " 陆步轩现象 ":" 北大毕业生卖猪肉并没有什么不好。从事细微工作,并不影响这个人有崇高的理想。北大可以出政治家、科学家、卖猪肉的,都是一样的。"

但彼时的陆步轩,打心底里难以接受这个身份。他承认受了社会传统观念的影响,很长一段时间,陆步轩都坚持,作为个体户卖猪肉,是件 " 低端 " 的事。他感觉自卑,毕业至今,陆步轩没参加过同学聚会。今年毕业 30 周年聚会,恰好赶上猪肉相关新政发布,公司高层研究对策,又因此错过。

当初卖猪肉,他把自己藏得深,他在肉店旁边卖书报的老头那儿,只买烟酒,从不买报纸。他怕给北大丢脸,对外都装成文盲。每天天不亮就得起床,屠宰场一送货,过秤、付款、分割猪肉,往往得忙到下午才吃上一天第一口饭。频繁与刀和肉打交道,一双曾经握笔的手常年沾满猪油,遍是旧痕新伤。

过往卖猪肉的那段日子,在陆步轩口中,全都化为一个 " 熬 " 字。即便后来靠着卖猪肉收入不菲,陆步轩也没想过要一辈子干这行,他当时想着,等到积累够了,就去做点别的。

他坦然承认,自己心里始终有体制情结,而现在,陆步轩也能彻底放下这个心结。他骨子里认为自己是个文人,是过去的读书经历和北大生活给他留下的烙印。重提 " 读书无用论 ",他说:" 北大教给我的是思维和知识,用这点,才在猪肉行业能够做到顶尖,如果不是我的教育背景,我今天可能还是个小贩。"

这几年,陆步轩偶尔也会亲自操刀上档口。

陆步轩总是强调自己浪得虚名。他被广泛报道后,每年到了高考前,总有西安当地的考生家长为了图个好彩头,特意去他的肉店买肉,甚至有人从很远的地方赶来,要的就是这个北大毕业生亲自操刀分的 " 状元肉 "。即便这几年在广州,陆步轩一有空回西安,也总有家长拉上他讨教经验,请他喝上几杯。

如今的酒里,对于陆步轩来说,已然再也没有苦闷。

转身之间

来到广州三年时间,陆步轩几乎已经把广州大大小小的菜市场都跑了个遍。眼下,公司的社区生鲜店,正在以一天一家新店的速度在扩张。

只要不出差的时候,每天早上 8 点不到,司机开车接他出门,随后两人兵分两路,司机为生鲜店寻觅店面,陆步轩就巡视各个门店和档口,从肉的质量到货物的摆放、生鲜价格,事无巨细。每天晚上,家楼下的生鲜店关门前打折促销,人手不够,陆步轩也会在店里帮忙。

阅读下一篇

美国小型客机坠毁至少9人死亡 其中包括飞行员以及2名儿童

美国小型客机坠毁 当地时间11月30日,美国南达科塔州张伯伦市附近一架载有12人的小型客机起飞不久后坠毁,截至目前,至少9人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