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妮同款糖果代工厂赴港上市,融资为还银行贷款(2)

2019-11-27 15:01     蓝鲸财经

正因为如此,久久王的偿债能力指标都不好看,2016-2018年久久王速动比率分别只有0.6、0.9和0.5,简单地说,短期内久久王能够快速变现的资产只有其负债规模的一半,2019年5月末依然维持在0.5的水平。

另一方面,长期来看也并不乐观,2016-2018年久久王资产负债率分别为110%、110%和130%,全部负债规模是绝对超过资产规模的,并且这不是某一个时刻的困局,而是长久存在的问题,2019年5月末,这一比率虽然略微有所下降,但是资不抵债的情况依然在持续。

再加上前面提到的,久久王营收增长的同时应收账款规模也在大幅增长,也就是说,即使销售额不断增加,久久王实际收到的回款并没有多少,事实上,近年来久久王应收账款周转天数也是在不断增加,2016年还只有63.3天,到2018年则增加到了80.7天,涨幅达27%。

如此恶性循环,也就难怪久久王要费力上市募资了,而募资用途中"偿还银行贷款"的需求又何尝不是一种"求救信号"。

"代工厂"属性衍生的强依赖性

久久王目前的"代工厂"属性就导致其对于客户有很强的依赖性,久久王的话语权仅仅来源于它的生产能力和消费者对于糖果的需求,而之前也提到,越来越多消费者在从心理上戒掉对甜食的需求,另外久久王对生产能力提高的需求也体现在此次上市募资用途中。

从招股书披露的信息来看,2016-2018年以及2019年前五个月,来自前五大客户的营收分别占到久久王整体营收的35.1%、46.7%、48.8%和44.9%,接近一半的收入依赖着大客户对久久王来说就像是一种慢性"毒药",销售额越多反而应收规模就越大,收入不能转化为现金流入就只好通过借款来维持生产运营。

2016-2018年以及2019年前五个月,久久王向第一大客户格瑞兄弟糖果销售额分别占总营收的13%、22.2%、25.1%和23.1%,据久久王所称,由于向格瑞兄弟销售的都是压片糖果等产品,于是格瑞兄弟凭借一己之力提高了久久王压片糖果的营收占比以及整体销售额。

值得一提的是,久久王的执行董事、实控人之一的郑国思拥有其15%股权,属于久久王的关联方。

另一方面,久久王对供应商也是十分依赖,2016-2018年以及2019年前五个月,久久王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占总额的36.5%、40.5%、42.3%和49.5%,而向其第一大供应商的采购占比则分别达到10.4%、13.8%、12.4%和16.3%。

久久王也提到其并未能与客户与供应商签订长期合约与最低采购金额,因此其采购与销售金额都是跟随市场境况变化,这样对上下游的高依赖度让久久王十分被动,一旦大客户丢失或是原材料市场有较大变化,其业绩必然受到明显地影响。

自有产品不给力,久久王看起来也并没有投入资金进行新品研发的打算,那么就只能靠大量营销投入来维持业绩增长了。

近年,久久王营销和推广费用虽然略有下降,但还是维持在很高的水平,每年都有超过1100万投入营销活动中,占全部销售费用超过32%。

各项费用的支出让久久王本就不高的利润率进一步下降,2019年前五个月久久王净利率仅9.2%,较上年同期下降1.9%,在同行中也相对较低。

如今二次申请上市的久久王不知能否成功,而靠代工勉强维持业绩的久久王又能走多远……(蓝鲸产经徐晓春xuxiaochun@lanjinger.com)

阅读下一篇

5G双模全国通+相机矩阵 荣耀V30系列手机正式发布

荣耀旗下首款5G旗舰荣耀V30系列手机于北京正式发布。其中,荣耀V30有6GB+128GB、8GB+128GB两个配置,分别为3299元、3699元;荣耀V30 PRO有8GB+128GB、8GB+256GB两个配置,分别为3899元、4199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