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么让一些香港年轻人成了“暴力先锋”?这位校长的话值得深思

2019-11-28 09:10     新闻联播

6月以来的“修例风波”在香港已经持续了5个多月。目前的这场风波,已经波及校园,有不少青少年被卷入非法集会,甚至充当“暴力先锋”,加入到扔汽油弹、偷化学危险品、打砸学校、袭击市民等暴力犯罪活动。这样的现象引发香港社会的极大忧虑。

香港的年轻人到底怎么了?香港的教育如何影响了年轻人?这些问题的责任在香港通识教育课本吗?25日,CGTN主播刘欣带着这些问题,对话曾多次与黄之锋辩论的香港将军澳香岛中学校长邓飞。

香港通识教育时事导向让反对派观点流行

邓飞说,通识教育课是香港推行教改的一个核心的内容,它本意是希望从一种填鸭式的应试教育里解放出来。然而,在教学实践中,它却变成了一种时事政治教育。

通识教育的课本其实不是最重要的问题,最重要的还是通识教育的考试。香港教育局是政府部门,管学校和课程;而考试局是一个独立法人团体,由他们来出考试题目、阅卷和改卷。由于没有规定通识教育的课程大纲,考试局将香港的时事政治列为必考题目。在过去8年的考题中,有5年都考了香港敏感的政治话题。虽然没有要求学生一定要回答建制派或者反对派的观点,但是它造成的后果就是强迫高中阶段16—18岁的学生都接受这种时事政治的教育,导致学生在政治方面早熟。

通识教育是时事导向的,学生人生经历不足,往往难以去分析和回答这么复杂的政治时事。而反对总比建设容易,在反对派占据媒体大多数话语权的情况下,他们各种炫目的、花哨的观点和口号相比于建制派来说,更加吸引眼球,因而,对于学生、老师来说,反对派的观点就更容易被吸收了。

阅读下一篇

德部长为华为辩护时戳美国痛处,美大使怒称受辱

【文/观察者网徐乾昂】美国以“国家安全”为由要求其盟友协力“封杀华为”,俨然成为5G时代网络安全的“话事人”。但这种口说无凭的说辞,无法令当年“棱镜门”受害者们信服。上周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