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婴儿的生命,起始于“越狱”的精子

2019-11-26 10:12     搜狐

文丨陈怡含 编辑 丨 陶若谷

摘要:

巴以冲突已持续了半个世纪。至今,以色列境内还关押着超过5000名巴勒斯坦囚犯,其中500名刑期超过20年,很多巴勒斯坦家庭都有过男性被捕的经历。自2012年开始,不断有巴勒斯坦人避开以色列政府的监控,将囚犯的精子偷偷运出监狱,再通过试管婴儿技术创造新生命。

截至今年5月,超过71名巴勒斯坦囚犯借助“越狱”的精子生下子女, 更多家庭还在尝试。如果不这样做,等丈夫出狱人生已过大半,妻子无法再生育,对一个家庭来说将面临无法存续的残酷现实。风雨飘摇的约旦河畔,一个“越狱”婴儿的诞生与成长,被赋予了比生育本身更多的意义,比如民族生存和自由。

1

这是2013年一个寻常的凌晨。阿萨德夫妇牵着孙女走出家门时,整个城市还笼罩在夜幕之中。街道上一片寂静,除了他们三个,再也看不到一个人影。阿萨德发动了车子,引擎声传出很远。

这个巴勒斯坦家庭从加沙地带的贝特哈农出发,一路向北,到达出入以色列的唯一陆路通道埃雷兹检查站。如果一切顺利,通过检查后,他们会换乘红十字会的巴士,再挨过数小时颠簸,到达旅程终点——以色列境内一所高安全级别的监狱。

阿萨德的儿子法赫米就关在那里。

他入狱5年了。2008年3月,这个巴勒斯坦人被以色列国防军抓捕,那时,他的女儿出生仅40天。5年以来,这对父女从未相见。襁褓中的婴儿渐渐长大,个头已经高过爷爷的腰了,才等到去监狱探视父亲的机会——原本禁止加沙囚犯探视的指令终于取消了。

为了孙女的第一次探视,阿萨德夫妇做足准备:为她换上崭新的红裙,戴上银耳环,在披肩长发中插进大大小小的花朵,又编起几根细小的辫子作点缀。他们提前把孙女的近照寄到监狱,希望法赫米能一眼辨认出她。

“记得和爸爸打招呼。放心,他会认出你的。” 阿萨德一路上嘱咐着孙女,还拜托她替自己亲吻儿子的双手和双眼,因为只有未成年探视者才能与囚犯肢体接触。

这本应是很棒的一次探视。然而,当他们抵达埃雷兹检查站时,却没有看到红十字会的巴士。

“没有探视……我就知道!”

阿萨德和孙女被拦在埃雷兹检查站的铁门外。(图片来源:半岛电视台)

那一天,所有的巴勒斯坦囚犯家属都被拦在检查站的铁门外。

他们的探视时常受阻。有时与宏观局势有关——2007年至2012年,由于巴勒斯坦武装分子囚禁了一名以色列士兵,以色列取消了加沙囚犯的一切家属探视,以示惩罚;有时针对个案,一些囚犯被认定仍与反以色列组织有联系,为避免他们与外界交换信息,这些囚犯被禁止探视。

也许,法赫米也被视为其中之一。去年6月,以色列情报机构专门为他的家族写了介绍:与法赫米同时被捕的,还有他的兄弟、两位表亲以及父亲阿萨德。

法赫米被捕时只有21岁。以色列的法院判定,受父亲阿萨德的影响,他早早投身“反对以色列占领”的行动,14岁加入“解放巴勒斯坦人民阵线”,之后参与了多种军事活动——向以色列国防军射击、参与部署简易爆炸装置、藏匿和转移火箭弹等。

阅读下一篇

美国新增4776例确诊病例 累计确诊19027例

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以及各州公共卫生部门的统计,截至美国东部时间3月20日晚6点,全美已报告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9027例,死亡233例,治愈147例。其中,3月20日新确诊4776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