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茧自缚:国民党炮兵是如何在东北走向毁灭的(3)

2019-11-19 09:54     观察者网

而在兵工问题上,国民党军更是远远落后于解放军。

由于不像国民党那样有着外援,因此解放军很早便立足于自给军火,并在抗日战争中取得了不俗的成绩,等到东北解放战争时,虽然因为初期国民党军进攻损失了不少设备,但是在一番努力下依然建设了以地区为中心的九大办事处和数个直属兵工厂,拥有年产数十万炮弹和上千门火炮的强大生产能力,这些是解放军解放全东北的绵绵后劲。

而国民党军对东北地区的兵工设备利用是奇差无比的,虽然经过战火的破坏,但是沈阳兵工厂仍然是整个东北军火制造的翘楚,但是自国民党军接收后,其产量少的令人无法直视。

1947年,国民党军控制下的沈阳兵工厂(当时改名为第九十兵工厂)仅仅制造了各种炮弹12万发,这个数字不仅不能同东北解放区的兵工厂相比,即使同位于关内解放区的军火制造相比,亦是逊色许多。而沈阳解放后,解放军接管了沈阳兵工厂,在1949年一年的时间里,仅105毫米榴弹炮炮弹,便制造了多达20000发,而在国民党军时期,这个数字仅有3000发。

以火炮的生产为例,就能多少看出国共的差距了,1948年,东北国民党军决定生产迫击炮,第九十兵工厂以设备不足推脱,但是在高层的坚持下,最后打算吞并沈阳内的机器厂作为生产迫击炮的分厂。

其手段也是相当简单粗暴,直接入场强抢设备,不做任何补偿。但该厂不仅仅是个单纯的机器厂,同时也是沈阳市民用品的供应商。如此抢夺引发了市民的抗议,在多方抗议之下,第九十厂也只得作罢,改为签订委托合同。但是又苦于资金短缺和物资不足,直到9月份才生产出60门。

而解放军这里呢?1947年,东北军区军工部决定制作60毫米迫击炮,设计完毕后委托给哈尔滨的私营工厂生产,为了刺激生产,军工部直接按照把火炮折算成粮食全额支付给私营工厂,这使得私营工厂热情高涨,全身心的投入到火炮生产中,按照军工部的统计,在短短的一年零十个月之中,便生产了多达2328门60毫米迫击炮,火炮做工精良,以美军同型迫击炮为蓝本设计,性能一致,零件亦可互换,是解放区自造火炮中的杰作。与国统区生产的火炮相比,解放区制造数量是其38倍!

为了歼灭廖耀湘兵团,向辽西进军的东北解放军炮兵部队

辽沈决战

到辽沈战役开始前,东北解放军各个纵队炮兵和特种兵纵队一共装备590门山野榴加重迫炮。而国民党军以炮兵第七团,十二团,十六团为核心的炮兵部队装备694门山野榴重迫炮。

从总量来看解放军并不占优,不过此时国军的炮兵的数量优势也仅仅存在于纸面上而已。国军火炮虽多,但是炮兵分配却异常愚蠢,重要的锦州战前只得到了2个75野炮连和一个105榴弹炮营以及若干重迫炮的增援,而且锦州并没有囤积足够的弹药--因为要优先补充沈阳的炮兵,结果导致锦州防御时毫无抵御力可言,少量的炮弹在稍微抵抗后便被消耗一空,接下来在东北解放军炮兵部队的猛烈炮击之下,只花了31个小时便攻陷了锦州,唯一的道路被封死后,接下来就是困兽们的死亡倒计时了。

在强大炮火掩护下,解放军向锦州城发起进攻

而沈阳守军呢?当廖耀湘兵团出击之时,原本应该带上三个炮兵团的全部火炮。不过,一方面考虑到沈阳城防需求需要留下一部分炮兵守城。

另外一个原因前文已经说过了,炮七团和炮十二团后勤辎重部队车辆维护差,马匹缺少,就算是想都带,也带不出去啊。

只能留下炮十二团的一个营和炮七团全部。

就算是带出去这些炮兵部队也没有全心全意的打仗。此时整个兵团油料匮乏,炮兵团每辆卡车只能带单程油料,随着廖耀湘直奔东北野战军后勤转运枢纽--"林彪的大动脉"彰武。

攻陷彰武后,本应该及时增援锦州时,全军又停滞不前。看着彰武堆积的粮食被服,廖兵团里面的聪明人开始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炮兵团自然也不落后,跟沈阳城内奸商勾结,直接用军用卡车上这点油料做起了生意,将物资运回沈阳城倒卖。

锦州城下,东野炮兵纵队重炮齐鸣,轰轰烈烈。

彰武路上,国军炮兵团用卡车发财,也是轰轰烈烈,连弹药都不运了。

最后的结果不言而喻,廖兵团在辽西灰飞烟灭,沈阳守军束手就擒,所有火炮全部成为了解放军的战利品。

据当时任东野炮纵炮4团政委的张英将军回忆,国军的一整个团的美制重榴弹炮一弹未发,"在东北战场上从来没有使用过,火炮比较新。"36门重炮连带几万发炮弹便被解放军完好接收,完成了物流使命。

国军在东北的强大炮兵就这样灰飞烟灭。纵观这只部队在东北三年解放战争中,一直有着强于解放军炮兵的实力,然而火炮装备眼高手低,人员训练捉襟见肘,后勤维护漫不经心,弹药生产拖拖拉拉。在外援的美梦中忽视了一切应该作为一支军队该踏踏实实做的事情,作茧自缚,最后只有当"运输大队长"的命了。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傅鑫 CM033)

阅读下一篇

服务员被江青骂哭,毛泽东亲自安慰“江青有病,别计较”

江青和毛泽东的合影(资料图)一在“文革”期间,江青主要住在钓鱼台,有时也回到中南海丰泽园住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