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黑到绿 腾格里沙漠排污等西部生态问题再调查

2019-11-17 01:34     新华社

原标题:绿色的启示--西部地区生态问题典型个案再调查

新华社兰州11月16日电题:绿色的启示--西部地区生态问题典型个案再调查

新华社记者任卫东、谭飞、王博、张玉洁

山从这里起,水从这里来。透过生态之眼,西北地区可谓极端重要又无比脆弱。

木里煤田超规开采、腾格里沙漠排污、祁连山无序开发、秦岭北麓违建别墅……2014年以来,生态警钟在西北不断被敲响,引起中央和全社会高度关注。

记者长期跟踪这些典型案例,见证了起初破坏的触目惊心到整改治理恢复的步步变化。近期,记者再回访、再调查,当年的疮痍大地伤痕渐愈,阵痛之后再迎新生。

观察、解析这些生态问题的标本,就是为生态文明建设的当下找准症结,为未来探寻出路。

"由黑到绿"的底色之变

祁连山腹地,高耸密林旁,一片低矮云杉正在静静生长。600多天前,这块新绿处却是黑黢黢,深藏地下亿万年的煤炭源源不断地被开掘。

这是甘肃省武威市天祝藏族自治县千马龙煤矿的旧址,其探采历史已有40多年,并数易其主。两年前,煤矿采矿手续齐全,员工有460多人。

2017年7月,中办、国办就甘肃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破坏问题下发措辞严厉的通报。通报称,保护区违法违规开发矿产资源问题严重。

千马龙煤矿的九成区域在祁连山保护区实验区范围内,依规必须退出。当地政府和企业主签订了补偿式退出协议,政府委托,企业出资,边拆除、边清运、边覆绿。

如今,设施设备拆除,矿业权证已注销,煤矿旧址"由黑转绿"。天祝县自然资源局局长赵明军表示,生态恢复验收合格后,这里将移交保护区管理局统一管理。

令人痛心的是,祁连山生态环境问题在西部不是首例、也非个案。前有木里煤田超规开采留下"黑色天坑"、腾格里沙漠企业排污造成巨型"排污池",后有秦岭北麓圈占林地耕地违规修建别墅,各个触目惊心、发人深省。

阅读下一篇

我国非洲猪瘟病毒攻关取得重要进展

原标题:我国非洲猪瘟病毒攻关取得重要进展 为新型疫苗开发创造条件本报北京11月16日电(记者高云才)记者从中国农业科学院获悉:我国非洲猪瘟病毒科研攻关取得重要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