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岁的孩子能记得父母的模样吗?”70年前 29岁母亲托孤赴死(5)

2019-11-15 14:17     共青团中央

电影《烈火中的永生》

还原了江姐受尽酷刑的历史

尤其是那一句:

竹签子毕竟是竹子做的

共产党员的意志是钢铁!

江姐坚定的信仰

刚毅不屈的精神

感染狱中所有的难友

甚至连特务都私底下议论

这个女人竟然这么刚硬!

《红岩》一书的作者罗广斌

曾在一份报告中写道:

"江竹筠受刑晕死三次

杨虞裳失明月余

李青林腿折残废"

让人敬佩的是

24位入狱的女性(包括两名幼女)

都跟江姐一样

尽管受尽了折磨

没有一人吐露一个字的秘密

没有一人是叛徒!

作为一个革命者

江姐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了

然而作为一位母亲

她最放心不下

日夜思念的

就是儿子彭云!

1949年8月

一位年轻的女难友被营救出狱

她对江姐说:

你有什么事情要让我办

江姐对她说:

如果我有什么不测

这封信就算是我的遗书……

她取出了一支竹筷子

把它磨出笔尖

烧了一小团棉花

和灰土加了水调整墨汁儿

写下了这封"托孤信"……

竹安弟:

假若不幸的话,云儿就送你了,盼教以踏着父母之足迹,以建设新中国为志,为共产主义革命事业奋斗到底!

孩子决不要娇养,粗茶淡饭足矣!幺姐是否仍在重庆?若在,云儿可以不必送托儿所,可节省一笔费用。你以为如何?

就这样吧。愿我们早日见面,握别,愿你们都健康!

竹姐

八月二十七

江姐把她最放心不下的儿子

托付给了她从未谋面却最最信任的人:

幺姐谭正伦

幺姐本是彭咏梧的原配妻子

因为地下工作隐蔽性的需要

彭咏梧与家乡亲人失去了联系

直到后来有传闻幺姐有可能

已经在战乱中过世

才与江竹筠结婚

1948年2月

深明大义的幺姐

冒着白色恐怖、带着儿子彭炳忠

来到了重庆

从江姐的战友手中

接过一岁零十个月的彭云

江姐信中的"竹安弟"

就是幺姐的亲弟弟谭竹安!

谭竹安流着泪看完江姐的来信

他和姐姐谭正伦一起

立刻带3岁的彭云到照相馆

拍了一张照片

托人捎给了江姐……

1949年11月14日

特务通知江竹筠"转移"

江姐清楚,最后的时刻到了

她脱下囚衣

换上被捕时穿的蓝色旗袍

把她最宝贝的儿子的照片

放在自己温暖的胸口……

阅读下一篇

日军在中途岛的失败是因为“命运五分钟”吗

11月8日,战争大片《决战中途岛》在中国内地上映,再度引燃了人们对中途岛海战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