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人按摩师"反杀"醉酒男 死者家属索赔82万余元(2)

2019-11-15 13:36     北京青年报

庭上,于海义认为起诉书起诉内容并不全对。于海义表示,之前他们从未给其他顾客提供过过夜的服务。事发时已经凌晨2点多,他和店内其他人已经休息,且他当时已经处于熟睡状态,是被吕某敲门声吵醒的。吵醒后,他告诉吕某,已经过了营业时间,但是,吕某仍不离开。吕某强行要进入店内时他觉得很害怕,而且当时没有反应时间,无法判断对方是否有带工具,觉得对方可能是带了工具,所以才进屋里拿了刀。于海义说,他和吕某并不认识,只是见过,因为他曾给吕某做过足疗,在足疗时也没有与吕某发生过冲突、口角等。事发时,因为店内已经关灯,且店外没有路灯,他无法辨认吕某的身份。

于海义的辩护律师则表示,案发时,于海义心里是极度恐惧,非常慌张的,所以持刀防卫是可以理解的。同时,于海义有救治吕某的行为,且随同救护车去了医院,并交纳了医药费,说明当时于海义是主动承担了责任的。希望司法机关可以考虑当时于海义所处的环境换位思考,设身处地的,并对比双方的实力对比,对防卫人有利的分析。

同时,本案在公诉的同时,死者家属还提出了附带民事诉讼,要求赔偿丧葬费3万余元,死亡补偿65万,精神抚慰金10万,总计82万余元。

死者家属的代理律师认为,于海义虽有残疾证,但是其生活行为都未受到残疾的影响。按摩店虽然不是24小时开放,但是曾经有顾客在12点之后在按摩店接受过服务。所以不应按照正当防卫和防卫过当来追责,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庭审结束后,法庭宣布休庭,本案将择期宣判。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王天琪

(责任编辑:李平书 CN080)

阅读下一篇

女子怀疑男友变心,花一万多查其开房记录,结果令她后悔不已……

在我国,公民个人信息是受法律保护的,并且不容泄露,所以无论是泄漏还是私自查询,都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在浙江宁波东部新城工作的小河就想通过网络来查询男友的个人信息,不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