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崇禧之子:父亲没有选毛,也没有选蒋,他选的是民国(7)

2019-11-14 17:23     人民网

白先勇对记者再次谈到这一点:"国就是'民国',那是他心中的,从辛亥革命、武昌起义以来,他保护的'民国'。他一生都是为了保护'民国'打仗。"

台湾岁月:在监视中度过余生

白崇禧到台湾之后,并无高位还一直被监视。白先勇不知道监视何时开始,但是觉得"在我们发现之前就开始了,也许刚到台湾就开始了"。刚刚知道有人监视自己时,白崇禧非常不高兴,写了长信给蒋介石表明心迹,问他为何有跟踪一事。蒋介石派出当时的"副总统"陈诚来解释,说那些人是来"保护"的,陈诚还说自己后面也跟了人。白崇禧回答说:"'副总统'需要保护,我没有这个必要。"

尽管不愿意,监视的人还是跟着白崇禧全家多年。白先勇清楚地记得那辆车的车牌号是"15-5429",黑色吉普车。他在新书中记了这样一个花絮:母亲马佩璋爱看京戏,有一天晚上大雨,白崇禧带全家一同看戏,刚到戏院门口,跟踪的车也跟了上来。马佩璋往车外瞥了一眼,叹道:"真是辛苦了他们!"让白先勇多买三张戏票给车内的三个人,让他们一同进戏院。三个监视人员慌张了一阵,还是接受了戏票。

丢掉大陆是心中的痛

1996年白崇禧心脏病发过世,关于他的死因民间有多种说法,传言他被毒死,面色发绿,床头有半瓶酒,床单有撕裂的痕迹,又称医生赖少魂在他的药酒中下毒,更夸张的说法是有一个护士对他用了美人计,趁机谋杀。白先勇说这些都是子虚乌有的事情:"我弟弟看到了遗体,很平静,完全没有这些迹象。他确实是喝药酒的,没喝完的酒杯放在那里,就传出来毒药一说。那个医生赖少魂,是很有名的'国医',人家大'国医'还会这样下毒吗?"

白崇禧的葬礼是"国葬"待遇,在市立殡仪馆举行公祭,"总统"蒋介石以下,党政军高级官员及各界人士前往祭悼的达千人。出殡时,蒋介石早上7点50分就到了,白先勇指着他在葬礼上的照片说:"照片脸上的悲哀是真的,那时候感受是真的。"白先勇在书中用汉高祖对韩信的态度作比,描述蒋介石对白崇禧的心态:"韩信打天下功高震主,吕后设计把他给杀了。《史记》里说,高祖知道了,是'且喜且怜之'。一方面心腹之患被除掉了,他高兴,另一方面他为自己打过天下,这是将才。"来源:人民网

(责任编辑:费琪 CN001)

阅读下一篇

张国焘曾试图拉拢彭德怀:给你三个师 听你指挥

杨尚昆与彭德怀是长期合作的黄金搭档,也是感情深厚的知心挚友。在几十年的相处共事中,两人互相信任,互相支持,患难与共,亲如手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