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警超生被辞始末:“超生即开除”删除后的顶格处罚权争议

2019-11-14 04:35     澎湃新闻

1、因“超生”问题,广东云浮民警薛锐权在孩子出生前被单位辞退,他的妻子是一位在编教师,也在孩子出生后两个月被开除。去年5月底,广东省修改了计生条例,删除了“超生即开除”的明确表述。

2、被辞退前,44岁薛锐权已经当了19年的民警。2018年的“五一”假期,妻子谢峥玲怀孕,这是薛锐权的第四个孩子,是他与谢峥玲的第三个孩子,二人均称是意外怀孕。

3、二人所在单位多次找他们谈话,给出的选择是“二选一”:要么采取补救措施,要么主动辞职。

4、11月初,感觉体制内的申诉都走完了,都没有等到预想的结果,夫妻俩决定在网络曝光此事,随后引起外界广泛关注。

薛锐权在整理申诉材料。澎湃新闻记者 陈绪厚 摄

因“超生”问题,广东云浮民警薛锐权在孩子出生前被单位辞退,他的妻子谢峥玲是一位在编教师,也在孩子出生后两个月被开除。与此同时,夫妻俩还面临15万余元的计生罚款。

去年5月底,广东省修改了计生条例,删除了“超生即开除”的明确表述。据此,薛、玲二人认为,对他们的处罚过于严厉,遂走上申诉之路。没等来期待的结果,今年11月初,夫妻俩选择在网络曝光此事,并引发公职人员“超生”该如何处罚的讨论。

11月12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向广东省卫健委政策法规处咨询,工作人员回复说,计生条例修改前,公职人员“超生”,处理方式只有开除;修改后,给行政处分,而具体给什么处分,由各单位综合实际情况自行决定,若认定情节严重,还是会面临最严厉的处分,即开除。

回顾薛、谢夫妻因“超生”被辞退、开除一事,不难发现,争议的焦点主要在于单位自定顶格处罚是否合适。

近日,广东地区三名公职人员先后向澎湃新闻表示,他们均因“超生”被单位开除,目前正在申诉中。由此可见,公职人员“超生即开除”的个案并非个例,“超生者”和所属单位对是否要顶格处罚容易产生分歧。

意外怀孕,曾打算流产

被辞退前,44岁薛锐权已经当了19年的民警。他是广东陆丰人,练过散打,于1999年从北京体育大学毕业,随后进入云浮市公安局工作,于2015年9月担任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副支队长。

云浮市公安局。澎湃新闻记者 陈绪厚 摄

从警以来,薛锐权获过1次二等功、5次三等功、2次个人嘉奖、2次先进个人。他自称,在整个当地公安系统中,他都属于业务能力突出、获得荣誉多的民警。

2006年8月,薛锐权与妻子陈某某育有一女。三年后,两人离婚,孩子随母亲生活。2012年1月,薛锐权迎来第二段婚姻,妻子谢峥玲是一名在编教师,她是初婚。同年7月,两人生育一子。

2012年10月,薛、谢二人离婚,并于2016年5月复婚。2016年9月,两人生育一女,这是薛锐权的第三个孩子。当时二胎政策已全面放开,当地计生部门认定,这个孩子属于政策内生育,未“超生”。

作为警体战训学院的“双千教官”,自2017年9月开始,薛锐权到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学,为期一年。2018年的“五一”假期,薛锐权回云浮和家人团聚。当月下旬,谢峥玲没来生理期,一查发现怀孕了。

薛、谢二人均称,这纯属意外怀孕,他们没计划再要孩子。薛锐权还解释说,他们上有4个老人,下有2个孩子,负担已经很重了,也不具备再要孩子的经济条件。

同年5月底,谢峥玲向学校报告已怀孕、请流产假,打算去医院做流产手术。然而,夫妻俩很快改变了主意。

阅读下一篇

腾格里沙漠污染地块 2004年之前曾被倾倒造纸黑液

腾格里沙漠污染 腾格里沙漠污染问题连日来引发舆论高度关注。据媒体报道,腾格里沙漠边缘污染物总面积约12万平方米,污染物为原宁夏美利纸业集团有限公司纸浆生产线早期产生的废弃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