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索里尼女儿暗恋张学良 临别赠言:戒掉毒瘾,积极抗日

2019-11-11 10:51    

图片说明:张学良与墨索里尼之女

我的烟瘾和我的这个大夫有关系,我犯了鸦片烟瘾,他就打一针解药。问题就在这儿,开始一天就打一针两针就行了,后来越打越多。烟瘾发作是什么感觉啊,难受啊!我那时候用句土话说,是活人叫死东西给管着。你要不能跟它应付完了,那你什么都做不了。

戒烟要靠很大的毅力。我跟你说,不是我吹,一个人如果能把这烟戒了,那这个人就了不得!

我跟你说,烟瘾一犯,难受得像什么似的,那肉就好像没皮肤一样,就好像烫了以后没有皮肤一样。尿尿、大小便都不敢坐,烫得难受。那滋味呀!

这个人是外国人,德国(裔)的美国人,名叫米勒。他给我打一种药,我连着三天处于昏迷状态,什么都不知道。要是中国医生,就不敢那么做。这个人他对我很好。他胆大。我那个部下跟他说,你要是把他治死了,我可救不了你,你的命可就没了!

这事是这样的,早先在奉天时代,米勒是孔祥熙认识的朋友,我不认识他。他到奉天为他的医院募捐。我就帮上他点儿忙,捐了十万块钱。后来他用募捐的十万块在奉天建了一个小疗养院。后来,他又在汉口也搞了一个疗养院,我又捐了十万块钱。替老先生捐的这二十万块钱。这样,我跟米勒也算是相当好的朋友了。

不过,他后来写了一本书,说了好多话,其中有一些不应该说的话。

我跟墨索里尼小姐(墨索里尼的女儿),我俩是好朋友。

她的先生,就是齐亚诺,在中国当公使,后来叫墨索里尼给枪决了。

阅读下一篇

顾顺章叛变后为何对党中央“一号机密”只字不提?

1931年4月24日,顾顺章在汉口被捕,旋即叛变。当时,顾顺章在中央特科是仅次于周恩来的二号人物,掌握了大量重要机密。他的叛变极有可能给中国共产党带来灭顶之灾!周恩来得知消息的第一时间,立刻部署了一场大转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