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墙倒塌30年,美国在建一堵更可怕的“墙”(3)

2019-11-10 04:54     补壹刀

面对美国的政治困境,福山认为,美国两党竞争导致政治极化,而民主的泡沫导致政治衰退。他认为,美国的民主政治演变成了一种否决政体,政治被“党争民主”或极端思潮俘虏,难以自拔。欧洲政治观察家也认为,“民主变质”“民主泛滥”“过度民主”的欧洲将会陷入恶性循环之中。

于是,如何保住自己的霸权优势?如何让日益走向全球化的世界,笼罩于只能对自己有利,其他国家不能“占便宜”的单边主义之下?

美国如今的选择是“建墙”,跟当年的东德何其相似。

为了不让其他美洲国家的人进入,美国在美墨边境建了一道隔离墙;为了伊斯兰国家的民众来往美国,华盛顿一度发出“旅行禁令”;为了把本国的制造业留住,不惜对自己欧洲盟友实施制裁;为了挽回自己的经济颓势,向世界上大多数经济体发起了贸易战。

最为重要的是,为了保住自己在科技上的优势,美国出台了大量法案,限制自己的大学、科研单位与其他国家的学者进行交流。甚至,不惜重拾“麦卡锡主义”,给本国华人学者扣上莫须有的“间谍”罪名,在国内制造红色恐惧气氛。

这道隐形的“美国墙”,其实比物理上的那道墙更厉害。

但是,这道“美国墙”并未挡住世界发展的大势,也未能强留住人们的心。

从1980年到2007年,发达经济体平均占据全球经济总量的59%(以购买力平价计算),而发展中经济体的比重总和为41%。

如今,这个比例已经发生逆转。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新预测,2018年,发达经济体占41%,发展中经济体占59%。世界经济的版图体现了全球发展的大趋势。正是这个大趋势决定了冷战的结局,并决定着冷战之后全球格局的走势。

美国一边希望欧洲国家站在自己的意识形态大旗之下,一边又对欧洲采取“贸易勒索”。就连法国总统马克龙都说,“北约已经脑死亡”。因为在失去军事的敌人之后,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武装集团的军事之“脑”开始停摆。

阅读下一篇

深夜香港黑衣暴徒疯了,纵暴派伺机吃起了“人血馒头”

据香港《文汇报》报道,香港科技大学22岁学生周梓乐日前堕楼身亡,纵暴派伺机吃起“人血馒头”,以悼念为借口,策动昨晚在全港各区挑拨仇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