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马俑中出土的这些武器,藏着中国大一统的秘密!

2019-11-08 14:08     瞭望智库

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统一六国,天下归一。无论是统一帝国的恢弘气势还是刚刚稳定的政局,都促使秦始皇开始考虑如何在制度上完成最后的统一。

《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秦始皇)分天下以为三十六郡,郡置守、尉、监。……一法度衡石丈尺。车同轨。书同文字"。

其中,统一车轮的距离和文字的"车同轨""书同文字",成为秦始皇统一天下最重要的标志性功绩之一。

然而,回到历史的文本之中,我们发现中间的那句"一法度衡石丈尺"往往被世人忽视。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排在书同文车同轨之前?秦又是如何保证这个制度的实行的?

为什么有人认为,18世纪被西方国家誉为生产技术革命的标准化制度,秦朝在两千多年前就通过这个规定建立了。

今天,库叔就带着库友们穿过历史烟云,寻找答案。

文|王凯

编辑|谢芳瞭望智库

本文为瞭望智库书摘,摘编自《邂逅秦始皇》,中信出版集团2019年7月出版,标题为《统一技术标准:

最为世人所忽视的一大重要统一》,原文有删减,不代表瞭望智库观点。

1

何为"一法度衡石丈尺"?

首先要弄清的是"一法度衡石丈尺"的含义。颜师古注:"法度,丈尺也。"衡、石是重量单位,丈、尺是长度单位,法度即是重量单位和长度单位的总称,或者说是度量单位的总称。"一法度衡石丈尺",其实句读应为:"一法度:衡、石、丈、尺。"意为:衡、石、丈、尺都将按照统一的技术标准来规范。这也反映在秦琅琊刻石的内容中。

公元前219年,秦始皇曾东临琅琊(今山东省青岛市南),在琅琊台上刻石纪功。刻石文中说到:"器械一量,同书文字。"《史记正义》解释为:"内成曰器,甲胄兜鍪之属。外成曰械,戈矛弓戟之属。一量者,同度量也。"这里的"器械一量"也就是前面所说的"一法度衡石丈尺",器械在此处应当取其广义,不单单指甲胄兜鍪、戈矛弓戟之类的兵器。由此可知,"一法度衡石丈尺",其实就是在全天下的范围内,对重量单位、长度单位等实行统一的技术标准,再以此作为一切工程制造的技术规范。

秦始皇曾多次强调统一技术标准的重要性。正如琅琊刻石所载:"日月所照,舟舆所载,皆终其命,莫不得意。"意思是只要统一了标准,日月所照的地方,坐船乘车的人,就都有了行为的准则。

2

南征北战的技术保障

那么,统一技术标准究竟有何实际意义呢?除了对经济方面的贡献,在那个金戈铁马的时代,最重要的贡献莫过于体现在兵器、军事器械的标准化生产上。

例如,箭是秦始皇兵马俑中出土最多的一种兵器,目前,考古工作者已经清理出土了箭镞4万多个,这些箭镞就是按照统一的技术标准来进行生产的。

(图为秦青铜箭簇,图源:纪录片《如果国宝会说话》)

从外观上来看,这些箭镞的大小和形制几乎没有任何差异,对它们的误差只能采用更加精确的方式来测量。

据专家抽样测量,不同箭镞的主面宽度的平均误差为±0.267毫米,而主面长度的平均误差为±0.572毫米。要知道,兵马俑出土箭镞的平均宽度和长度分别为9.801毫米和27.586毫米,这些箭镞的误差竟然只有2%左右!

而且,在兵马俑里发现的这些箭支是用于弩机的,因此弓弩机也需要按照统一的技术标准来制造,以便两者更好地契合。根据测量,兵马俑中出土的弩机关键零部件都做了非常精细的打磨,平均误差仅约±1.9毫米,悬刀(扳机)、望山(瞄准器)等零部件甚至可以在不同的弩机中替换使用。

(图为弩机示意图,陆丹逸绘)

在当时,箭与弩机是需求量最大的兵器,在战争中被广泛地运用,而秦所生产的任一弩箭,安装在任何弩机上都可成功发射,并且相同的弹射力和空气阻力可以保证最终的射程和命中率相近,从而使之发挥出巨大的战斗力和战场威慑力。

同样令人瞩目的还有战车。车属于乘载的工具,秦的战车分为两种,一种是作战的戎车,一是运载的辎重车。

目前,考古学家在兵马俑中共清理出了战车上百辆,这些战车都是用木头和金属制造而成的,由于受到过焚烧,再加上后来坑顶坍塌受到重压,出土时几乎重叠和挤压在了一起。但经过研究,我们仍然可以确定这些战车的形制、规格和标准都是完全一致的。并且,包括毂、牙、辐、衡、辀等在内,战车的关键零部件的几何形状、尺码、表面质量和机械性能都几乎完全一样,因此同样可以替换使用。

(图为秦铜马车,图源:王魏总编.中国考古学大辞典[M].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14.)

阅读下一篇

麦克阿瑟叫嚣扫荡东北基地 摧毁中国军队 然而一场大战骗了西方媒体

文|回家种菜张钰涵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