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是真正的女 中国女人从来没有在战争中走开(3)

2019-11-08 08:37     共青团中央

1940年4月6日的深夜,望都五区柳陀村,鬼子汉奸围村抓人,带路的女汉奸,指认了妇女自卫队中队长和15名队员。在县城的监狱里,她们相约:"我们只有干下去,无论是谁不能投降敌人。"还通过内线传话回去:"让同志们放心,我们决不投降!"

受尽酷刑后,汉奸逼问:"招不招?好受吧?拥护八路军,还是拥护新中央政府?"

同月16日,16位民族英雄壮烈牺牲,敌人一个字的口供都没得到。

灵丘的河浙村,有姐妹三人,一起参加革命。先是担任六区妇救会干部的二姐陈莲雄,1942年春,遭遇日寇大扫荡,坚决不投降,跳崖自尽,年仅21岁;到了夏天,鬼子又一次大扫荡,为掩护同志突围,时任应(县)山(阴)联合县一区妇救会主任的大姐陈先,拉响最后一颗手榴弹,闯入敌群,壮烈牺牲,年仅22岁。

同样是妇女,看看这群宣抚班的女汉奸

听到两个姐姐的噩耗,小妹陈书叶擦干眼泪,要求到游击区去,到最危险的一线,她也成为了一名妇救会干部,是三姐妹中唯一活下来的一个。

说到跳崖自尽,我还想提到22岁的吕秀兰烈士,井陉县一区妇救会的武装部长,1940年9月5日,她自告奋勇,带队死守挂云山高地,掩护群众撤退,鏖战一昼夜,弹尽粮绝。最后关头,吕秀兰带着仅剩的五名队员,其中还有两位十五六岁的少年,摔碎武器,抛弃山谷,高喊"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纵身跳下悬崖。

"狼牙山五壮士",人人尽知,然而早他们整整一年的"挂云山六壮士",却鲜为人知。

妇救会干部和妇女自卫队,她们也是华北敌后抗战的主力

在晋察冀北岳区,牺牲在抗战时期的区,不是大区,而是县乡之间的那个区级,妇救会干部烈士名单中,化名"王海英"的陈先和二妹陈连雄,还有吕秀兰,赫然在列。据不完全统计,八年抗战,仅北岳区就牺牲了55位区级以上妇救会干部。她们牺牲时的平均年龄还不到19岁,真正是如花似玉的好年华!

而这还只是北岳区,只是区级以上,大量村级妇救会的烈士,比如大名鼎鼎的刘耀梅烈士,阜平县罗峪村的妇救会主任,并没有记录在内。

牺牲时22岁的刘耀梅,摄影记者叶曼之有张她牺牲后拍摄的照片,惨不忍睹。鬼子把烈士凌迟处死,火烤人肉、包人肉饺子,无所不用其极。同时遇难的,还有她的父亲刘龙帮、十岁的弟弟刘耀新,以及丈夫齐尚书、公爹齐老末。

刘耀梅烈士纪念碑,恕我不放《刘耀梅之死》,看一次心疼一次,落泪一次

阅读下一篇

暴徒刺杀何君尧 人民锐评:明目张胆的政治迫害

来源:海外网 香港立法会议员、区议会选举候选人何君尧当街遇刺,让香港社会各界倍感震惊,让内地人民愤慨不已